足迹

第三十六章南极仙鼎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九天十地,有我昆仑弟子不能去的地方?”

曲师道乘云光而立,一派轻松惬意的仙真高士模样,负手遥望墨色潮水中出现的两位女真人。

追踪钧天仙灵虽然是头顶大事。但这只是昆仑内部矛盾。

碧灵道君临行前刻意嘱咐:徒儿,追踪钧天道友固然重要。但你切记,道友关乎未来仙魔之争的隐秘。其绝对不能落到魔教手中,务必保证他安全!

所以在魔教真魔大修出动后,曲师道反而放弃追踪钧天仙灵,主动帮钧天仙灵拦住魔潮。

至于魔潮中的两位女修,在瞧见曲师道的容貌后,恨不得自家姐妹今天根本没有出宫。

二女心中痛骂自己莽撞,后悔不已:敢来南蛮之地的仙人,岂是等闲?如果早知是他,我们说什么也不出来阻拦!曲师道……这冷面冷心的男人怎么会在南蛮?

曲师道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理了理仪容。

“我酒后和同门对赌,要在今日之内斩杀三真魔。但南蛮广阔,你们这群魔崽子藏得太深,本以为赌约失败。却不想略施小计,自导自演一出追逃戏,就把你二人引出。”

“既如此,你们二人就助我完成赌约吧。”

感知自己附着的那一缕雷霆法力被对方炼化,曲师道心道可惜:多好的机会,白白错过……不知师弟那边情况又如何?

曲师道满脸桀骜,气得两位魔修面如寒霜。

“好一位昆仑高真,真是狂妄!”二女心生杀机,但想起曲师道的身份和经历,又让她们心生顾忌,重新冷静下来。

曲师道,师从碧灵道君,是昆仑三代弟子的四大真人之一。这四位真人修行时间比一些师叔都要长,曲师道更是得玉虚上人亲自指点一年,是有望修成“玉清道尊”的掌门候选之一。

一位女修掀动魔潮,小心翼翼将二人护住,再度合计如何偷袭暗算曲师道。

对此,曲师道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从容问:“如没看错,你俩出自魔魅道?你们大师姐玄阴女眼下如何?从我当年那道番天掌印下逃出一命,她也该自傲了。”

提及这事,两位女修目光冒火。

魔魅道是魔教七十二道之一,也算是规模较大的一脉道统。她们修炼天女道统,并从天女魔魅之相中另有所得。只要能勾引一尊真人,就能轻易夺取对方道基,修成真人境。

不仅是玄门,就连魔教众人也对魔魅道畏如蛇蝎。只是魔魅道虽然真人辈出,可到底没有魔君坐镇,因此算不得南蛮真正的顶级势力。

百年前,魔魅道大师姐深感自家功法缺憾,打算由情入手,勾引曲师道,夺他道基,并借昆仑秘法完善自家道统。

结果曲师道跟魔魅道玄阴女相交三年后,察觉对方意图,反手送她一记“番天掌印”。

虽然当时玄阴魔女逃过一劫。但回到魔教不过五十载,体内番天掌劲爆发,已然兵解转世去了。

大师姐的旧恨,今日羞辱的新仇,两位女修终于压不住怒火,联手杀向曲师道。

……

任鸿和钧天仙灵逃出生天,躲在南蛮一处山洞。

逃出来后,任鸿浑身松快,很想对天长啸,发泄一通。

可想到闭口法门,他又忍下来,问仙灵:让那位昆仑真人对付魔修,没问题?

“你放心。”逃离后,钧天仙灵舒了口气:“昆仑二代弟子中有四道君,三代弟子有四真人。曲师道为三代弟子四大真人之一,神通手段绝非等闲,区区一群魔教真人……嗯……只要不是五大魔教的真传大魔,又或者魔君亲自出手,就留不下他。”

听到这,任鸿稍稍放心。

仙灵又道:“昆仑已经察觉你我在一起。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返还中原。不过黑云山不能走,我们换一条路。”

不——等下——

任鸿拦住仙灵,沉思后写到:再去玄姥峰。

目前曲师道的出现,更进一步将魔教目光吸引,玄姥峰那边无人瞩目,更可以完成他们俩这次出行的目的。

任鸿指尖微微停顿,然后继续写:必要时,道兄以元神法力擒下琵琶精。

仙灵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此刻任谁也想不到,自己二人还会再返还玄姥峰。

于是,虹光裹着任鸿再度赶至玄姥峰。

此刻不仅是三位南岳弟子围困琵琶精,就连贾昱那些散修都赶过来。

当然,南蛮魔教这边也有不少人过来搅混水。虽然各路高人都被黑云山的南岳道相外加曲师道引走目光。但仍有一些魔修打算夺取南岳宝物,过来浑水摸鱼。

倒是宋涵赶去帮忙自家师兄,没有出现在此。

看着天兵天将和魔头们厮杀,仙灵径直带任鸿前往妖洞:“我刚才以元神感应时,发觉洞府之内有一处地界无法窥见,宝物可能在那里。”

绕过九曲肠盘的甬道,一人一尺来到琵琶精的密室。

“区区一件南岳宝物,不是什么重要货色,你扛起来还给南岳道派,换取琵琶精的本体玉——”

突然,仙灵话说不下去了。

玉尺从任鸿怀中飞离,绕着眼前的七尺大鼎猛瞧。

就在任鸿准备询问时,仙灵破口大骂:“狗屁南岳至宝!这分明是昆仑的仙器!”

密室中央,双耳三足的赤铜炉鼎正冉冉吐纳紫雾,隐透仙光。

看到这口搁置在洞府内的大鼎,钧天仙灵大发脾气,直骂南岳道派不要脸。

等他冷静下来,对任鸿说:“那琵琶精暂时不用管了,先把南极鼎带走。这是灵寿子炼丹的炉鼎。”

灵寿子师兄的仙炉?

任鸿露出异色,上前对着南极鼎打出一道紫极真元。

虽然《紫极书》和灵寿子传承天书不同,但同属玉虚一脉,并没有拒绝任鸿的法力。

紫雾悉数回炉,并听到一阵鼎盖挪动的声音。

轻轻推开顶盖,一阵奇香扑面而来。

任鸿心下一喜,听钧天道兄说,灵寿子师兄是昆仑少有的炼丹大家,莫非他还留了什么仙药?

不过待香气散尽,鼎内只有三卷宝册,不见半粒仙丹。

“仙丹应该已经被人拿了吧?既然这鼎是从南岳道派弄出来,想必仙丹被南岳派取走?”

仙灵嘀咕几句,用一缕纯阳法力托起三卷宝册检查。

过了一会儿,他神情古怪:“任鸿,你不是好奇黄符之术?很好,这部《玉清雷经》里就有昆仑派施展神霄雷咒,召唤五雷正神的咒术。”

“此外还有一篇灵寿子的炼丹秘书以及一篇《南极寿老长生咒》。”

此时,洞外的动静越来越大,有几位散修已经着手搜寻洞府。

“快,我们先撤!”

任鸿事不宜迟,卷起南极鼎和道书。再度以虹光溜到外界。

而南极鼎被盗走,玉面琵琶见势不妙,心忖:“该死的小贼,竟盗我成道之宝!”

南极鼎不认妖力,但玉面琵琶参悟数月,反借助南极鼎的紫雾净化妖气。如果再给她几年时间,未必不能彻底洗去妖气,转妖丹为玄门金丹,成就一位妖仙。届时改头换面往碧游宫一拜,谁不称呼自己一声“琵琶仙子”?

“不过成道之物被盗,此刻保命更重要。”

琵琶精玉手轻扬,一枚神火雷珠打向自家洞府。

此雷是当初勾引南岳弟子时,一并搞到手的。

雷珠威能莫大,瞬间轰碎妖洞,炸伤好几位散修。并且她借摧毁“南岳重宝”为由,吸引南岳道派注意,趁机化作妖风仓皇逃离。

看着琵琶精,任鸿目光阴冷,在玉尺书写:我们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