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九十章地动天阴,万鬼返阳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找到了,找到了。挖心杀人的凶手找到啦!”

街道敲锣打鼓,一群捕快推着囚车从官道走过。旁边不断有居民往里面扔臭鸡蛋、烂菜叶。

“所以说,你的主意就是虚构一个凶手?把流言解释清楚?”

东峣城的一座酒楼包间内,化名“长青子”的任鸿正请秋玉吃酒。

秋玉望着下面街道上游行的囚犯。虽然他法力被封,但眼力还在。下头那家伙,貌似是某位修士假扮的?

“想要铲除怪异,一个是解决流言,一个是销毁依凭。目前我们找不到依凭,也只能从留言着手,暂时用这点计策安抚民心。”

距离任鸿收缴美人图,已经过去三天。这三天内,先是李府派人捐赠一百两雪花银。此外还有李璠自己派人补添五十两。毕竟玉樨那件事让他心有余悸,对任鸿这位“小仙长”更加敬服。

然后是任鸿提出的那个建议得许观主和官府首肯,联合演了这一场戏。

而任鸿掐算着时间,在今天请秋玉出来吃酒。

秋玉往下头瞧了瞧,笑道:“那只怪异我也曾私下探查,但我不认为,这一点手段就能化解怪异。”

“没错,本也不指望这点手段能成功。随着我们传播凶手被抓的消息,幕后黑手肯定会行动。”

留言压下,意味着怪异获取的力量削弱。为了防止这一点,幕后之人肯定会继续加大留言,一口咬定官府抓的凶手是假的。

而任鸿他们要做的,就是观察各处酒楼茶馆,寻找这些嚼舌根的人,从而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之人。

只有找到幕后之人,才能摧毁怪异的核心依凭。

“所以,名义上是请我喝酒,实质上是为了查案?”秋玉似笑非笑:“那眼前这一桌,回头官府报销吗?”

东峣城是内陆城市,但任鸿点了一桌子海菜。什么灌汤黄鱼、凤尾鱼翅、四福海参……一道比一道贵。

“官府请我们这些修士帮忙查案,倒是给了不少银两。但……”

官府给的那几两银子够干什么的?

任鸿:“这是我这几日的捉妖报酬。”

相较官府那点微薄的酬薪,他们这些修士外出做活,随便一出手就是几十两银子,那些大户人家可不缺钱。

“所以这一次,是我自己掏腰包请前辈。主要也想问问,关于噬心红衣的底细,你是否清楚?”

“这件事风风雨雨闹了一年,我私底下自己查了查。”秋玉法力全封,连玄都观都没怎么打交道。许观主也只是知道他在人间历练,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因此关于噬心红衣的事,秋玉没有跟玄都观交流,自己暗中调查一番。

“最初那桩案子,应该只是意外。我偷偷看过府衙记录,是仇杀。府衙敲定了几个嫌疑人,但就在他们准备搜查时,第二起案件发生。但这桩案件发生时,这些人都在捕快们的监视下。”

也就是,全都有不在场证据?

任鸿立刻问:“或许是有人伪造证据?如果捕快们作为目击证人,那么会不会被收买?就算捕快没有被收买,也可以制造假象,利用他们制造不在场证明?”

“我也这么想,但事后以先天易算推了一卦。第二桩凶杀案跟他们无关。而又过不久,又有第三个案子发生。三个被害人间毫无联系,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不认识。因为第三个人,是一个从外地过来的商人。”

“也正是这位商人的随从去报官,才把事情闹大,惹得满城风雨。后面府衙顶着压力继续追查,可最初圈定的三个嫌疑人先后死亡。至此,彻底失去线索。”

再往后,就是噬心红衣的流言冒头。信者有之,不信者亦有之。

任鸿听明白后,默默思索起来。

此时秋玉又道:“关于所谓的幕后之人,我的确有一个怀疑对象”

“谁?”

“魔教。”秋玉淡淡说出一个词,让任鸿心神一震。

“前辈是说,魔教卷土重来?”

“从来都没有离开,谈何重来?诚然,魔教的魔君巨擘因避讳玄门上真,一个个遁入八方荒极,但徒子徒孙留在人世,以隐匿之法传承道统。甚至有一些魔徒混入王朝,乱本朝纲常。”

“我怀疑这只怪异就是魔教的试探,试探玄都观的反应能力是否能及时解决。而如果不能解决……”

魔教无孔不入,如今只是死几十个人。等察觉玄都观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势,那时候死的就不是几十人、几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生灵命丧魔教。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秋玉捻着胡须笑道:“或许仅仅是巧合。”

见“长青子”脸色越来越难看,秋玉也不再吓唬这个可怜的小散修。他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你那边情况如何?十个凤命女,找的如何?”

“仅仅找了九个。”

任鸿将包括张家姑娘在内的九个女子一一说了,秋玉眉头一动:“你没去过张家?”

少年一脸茫然:“我跟他们非亲非故,去张家做什么?”

“张家今日有场法事,我想着当初你跟她们母女有缘,兴许会参与。”

“区区举手之劳,何必拿这点事做人情,掺和他们家的法事?”

张家今天做法事,任鸿也知道。是朴春老道接下这个任务,算定今日乃黄道吉时,适合祭祖、法事。

见“长青子”没听出自己的暗示,秋玉索性闭口。

就在这时,街道突然有人动乱。城门口那边,有一个仆人骑马冲过来大喊。

“不好……出……出大事了!坟山那边地动啦!”

此言一出,顿时城内居民哗然。

任鸿和秋玉也是一脸凝重,纷纷往坟山方向看。

“坟山”就是峣山下的一片连绵土丘,因为东峣城百姓祖坟皆落于此,又被称作坟山。

那报信的人是张府管事,回到城内正巧看到捕快押送凶手,上去一把拉住捕快,急切道:“快,官爷快去坟山救人。我们家老爷、夫人、公子、姑娘都在那边啊!”

张府今天为老太爷做法事,一家赶去坟山祭祖。哪知坟山地动,阴气迸发,一群人全陷在那边。

不仅是张家,今天去上坟扫墓又或者挖坑入土的队伍……总之在坟山上的人一个都没跑出来。

一听这话,城内百姓坐不住了。人家还没几个亲朋好友呢。纵然轮不到自家祭祖、埋人,可自己去帮忙,去捧场总也有几个人吧?

如今坟山陷进去百十来号人,牵扯多少户人家?

捕快一听这消息,不敢怠慢,赶紧回去禀报官府。

而秋玉和任鸿坐在酒楼上,默默施展易数。

凡人所谓的“地动”,无非是一场地震。但在秋玉和任鸿眼中,坟山上空阴云密布,煞气森森,显然涉及超凡力量。

秋玉:“我封印法力,此事不好出面。但推算后,依稀跟幽世有关。玄都观定然有消息,你可去那边打探。”

“我省得。”任鸿结账后,匆匆赶回玄都观。

此时玄都观门户大开,许观主敲响玉钟邀请所有修士齐聚一堂。

观主神情凝重:“诸位,坟山有阴鬼出世,欲率大军入阳。朴春道友被困坟山,此时岌岌可危。”

朴春今天一大早出门,本以为能轻轻松松从张府拿到一笔报酬。哪知坟山那边碰到阴鬼返阳,赶紧跟玄都观传消息。

许观主察觉不妙,立刻招呼众人一起赶往救援。

“这件事我会在玄都观内挂任务,算各位的善功。此外,每人赠送飞霞丹十枚,本次行动所受伤势有我派免费治疗。”

“善功?”任鸿眉头一动,扭头看向其他人。包括昆仑二小在内,大家也很意外。

雷凌子:“许师兄要定多少善功?”

“此次万鬼出行,危害极大。我欲定一千善功,此事已上报府司。”

善功之说,是玄都宫鼓励“修士入世”所定下的体系。

在许多玄都观挂出来的任务结算时,都会额外进行善功计算。比如任鸿无意间收缴两幅美人图,在玄都观便记入善功五十。还有去李府净祟,虽然这件事是闹剧,但玄都观按照任务判定,也给了两个点的善功。

这些善功累计起来,可以兑换玄都观列出来的丹药。

其中有一颗“龙虎道丹”,标一万善功。这枚龙虎道丹的作用只有一个,帮助真火境修士顺利凝练金丹,丹成五品。

“一千善功?”燕离等修士听后,纷纷露出意动之色。

玄都观全包事后疗伤,只要自己不当场殒命,这不是白赚一千善功吗?

雷凌子和傅书宝对视,默默不语。

真正入世人间,才能感受到玄都观对玄门仙道的影响力。

雷凌子暗道:我派占据中央天柱,自诩万山龙庭,执掌紫极神图,为玄门魁首。但我们凭借的是十八位道君以及上百位真人的震慑力。而玄都一脉入世修行,则是以润物细无声的手段拉拢修士,将修士纳入他们划定的圈子里。

那些可以获取善功值的任务,不是人间净祟、法事就是降妖除魔,镇鬼安神。总之就是一个核心,维护人道安定,维护人间太平。在玄都观的考评中,就会为你记录善功,可兑换丹药。

虽然看起来玄都宫是亏本送丹药给外人。但维护整个人间秩序,让各方修士顺从玄都观的体系,这也是一种聚势的手段。

因此,玄都道德以无形之相深入每一位玄门弟子心中。

哪怕雷凌子瞧出玄都宫做法,但一千善功对他而言也很心动。要知道,在玄都宫的善功清单上,有一味“神霄五雷丹”,价值两万善功。乃天雷之精所凝,可助雷道修士炼法。

甚至任鸿心中都怦怦直跳,在善功清单内有一颗价值三万善功的“易胎还天丹”。此丹只有一个效果,可自行改变自身道体体质。

也就是说,如果有这颗丹药在。哪怕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也能瞬间拥有五行道体又或者纯阳道体,当然坎元道体也可以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