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九十五章空口断案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飞鸾鬼王分灵破灭,任鸿也没在第五重元气潮汐逗留。

金霞瞬间退去,任鸿以长青子身份溜入坟山,假装搜寻被困者。而一道腾蛇幻灵钻入大地,卷走灵胎真魔尸骸,直接着手祭炼真形。

真魔之尸可是一件好东西,对魔道而言,只需以种魔之法掠夺精元,即可让自身跨入灵胎层次。

任鸿虽然不会魔门的“魔念转胎之术”,但腾蛇幻灵本就是大地之灵,可寄托地煞魔胎为本,凝聚真形神兽。

蛇灵卷着尸骸,张口把真魔吞掉,以自身腾蛇之力摄取地煞,不断增长自身法力。

“真魔身上的地煞精元虽然遗落小半,但剩下的部分足以让腾蛇幻灵真正凝实,成为金丹境的神兽。只是——”

任鸿有感,在幻灵凝实的同时,自己一部分心神寄托在腾蛇处,犹如身外化身。但同时,自己日后召唤幻灵,便相当于少了一个名额。

“但多一个金丹层次的战力,应该算好事。”

任鸿在坟山寻觅,不久后找到被困在一处坟茔中的朴春老道。

老道盘膝打坐,在四周摆下四个香炉,徐徐冒出淡白色烟云形成防御。

“这是驱鬼香?”任鸿走过去,屈指凝聚一缕木气激荡烟云,散去对方的防御:“朴道友,邪鬼已退,你可以出来了。”

朴春睁开眼,从入定脱离。看四下鬼气尽消,连忙起身:“许观主和道友来救我们了?张家情况如何?”

“已经救下山,放心吧。”任鸿跟朴春汇合,前去见许观主。

许观主头颅从阴阳通道遁回人世,重新接回脖颈。

“这次虽仰仗昆仑同道出力,但救助东峣百姓离不开诸位同道相助。因此,善功仍会记录在案,请诸位放心。”

众修把被困凡人全部找回,除却三五人比较倒霉,被邪鬼害去性命外,大多都被救回。

张家因为事前从朴春老道手中得到不少护心丹,倒是一个没死,仅稍受惊吓。

然后,众修将凡人送回东峣城。

任鸿没有召回腾蛇,让它继续留在坟山,于地脉深处幻化地煞元胎慢慢温养。

……

把凡人送还东峣城,百姓们围上来千恩万谢。就连官府也有官员到场,拉着许白的手连声许诺,要为玄都观讨请朝廷加封。

应付一堆凡尘俗事后,众人返还玄都观。

燕离抱怨道:“总算回家了。这趟累死个人,应付那些凡人比跟阴鬼打架还累。”

一位同道微微一笑,拆台损他:“你出了多少力?阴阳通道是昆仑上仙封的,阴鬼是许观主召唤天兵杀的,咱们只管救人,能杀几只鬼?”

“你还别说,我真打死八十多只阴鬼。”

“吹牛。”

“是真的,不信你问长青子。”

众人说说笑笑,走到大厅。

进来后,大家一愣。

一位青年坐在客座喝茶,在他手中还捧着一卷文书。

一瞬间,众人戒备起来,纷纷亮出自己的法器。

“赫胥师弟?”许白看到来人,率先开口:“你怎么来了?”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收起法器。

赫胥晨放下文书,站起来和许白打招呼,解释说:“幽世齐王率百万鬼军冲撞‘后土’,青徐杨荆四州之地皆有阴阳通道开启。我奉命巡查,来此看顾东峣城。只是没想到,竟然有一位昆仑的高真坐镇。”

“瞧见那位道友出手,我便来玄都观歇歇脚。顺带帮玄都观惊走几个来偷东西的小贼。对了,师兄快去看看,是否少了东西?”

“盗贼?”许白一惊,赶紧去查看清点。

赫胥晨相貌年轻,也就二十岁出头,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他对雷凌子和傅书宝稽首:“多谢昆仑援手。”

师兄弟赶紧回礼:“好说好说。”

“不知那位道友可在?”

“那是我们师兄,他出手后已经离开。善后事宜,还需玄都一脉处置。”

“这是自然。”

任鸿暗中拿浮黎宝镜一照,立刻显现他的信息。

金丹一品,太清嫡传。

“而且赫胥这个姓,如果没记错,貌似是某朝皇族的姓?”

双方一阵寒暄,等许白出来后,赫胥晨关切问:“师兄,没丢什么东西吧?”

“师弟可见贼踪?她们是不是女人?”

“看身材纤细苗条,形似女子,而且一个个阴风相伴。”

“果然。”许白道:“其他东西没丢,只是紫棠图没了。”

“紫棠图?”任鸿闻言,立刻开口:“当初那卷美人图?”他赶紧返还青枫院,幸好青枫院中的美人图并未丢失。

等他回来后,对许白微微示意,许观主暂时放心。

赫胥晨听闻美人图,眼珠转了转,暗暗猜测:原来是嫏嬛阁?那群人的手伸到这边了?

见许白不想谈,他也不好追问,索性抛出另一件事:“师兄早前跟我提及‘噬心红衣’,我想在这几天好好查一查。”

“这件事……”许白沉吟说:“方才坟山异动,接下来几日恐怕城内百姓会请我们进行各家抚灵法事。愚兄抽不出太多人手给师弟,师弟恐怕只能自己查。”

“没关系,两件事可以一起查。毕竟噬心红衣就躲在坟山。”

“他在坟山?”燕离、朴春等人异口同声。任鸿和雷凌子等,也露出几分意外。

许白:“师弟这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赫胥晨指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书:“我在这里等候师兄归来,闲来无事就把‘噬心红衣’的案卷重新看了一遍。”

“这些案卷虽然描述各处案发现场,但头绪线索并不多……”燕离:“道友难道有什么新发现?可找到凶手来历?”

“那要看道友问的是哪个凶手。”

“这一系列案件死了二十余人。但如果不将其视作整体,而是拆分成一个个小案子,共有凶手五名。”

“师弟的意思,多人犯案以及模仿杀人?”

“正是。比如第三起案件,受害人是外地商人,除却无序杀人外,如果真要说动机,不就是跟他同行的旅人嫌疑最大?”

“在那个时候,因为流言时间太短,噬心红衣并没有诞生。也就是说,凶手仍然是凡人。”

“从案卷上记录,这一队商旅居住的客栈没有外人靠近,只可能是内部作案。”

“商人跟同行某人发生冲突,然后失手被害。为了摆脱嫌疑,直接推到东峣城内的悬案,模糊官府视线。”

任鸿脑子飞快转动,这并非不可能,只是……

他掐指一算,因为涉及噬心红衣,这一系列案子仿佛被某种无形力量牵扯,统统指向噬心红衣。

这并非真相,而是流言之力形成的假象蒙蔽真实,让一切易算之术统统失效。

炼假为真,是怪异存在的本质。

“如是外来人所为,那么外人如何知晓城中两桩悬案。难道是他们听店小二说的?”

听到任鸿发问,赫胥晨看向他:“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在下长青子,只是一介散修。”

“长青子?”赫胥晨意味深长地念叨一遍,目光看向许白。

许白轻咳道:“长青道友的问题不错,外人恐怕难以知晓城内发生的惨案。纵然商旅擅长打探消息,但也不会有人随便把这种消息外传吧?”

赫胥晨露出爽朗的笑容:“如果有人故意告诉凶手呢?”

“制造怪异的那群人?”任鸿:“赫胥道友的意思,是那群人故意散布流言,并且把几起偶然发生的案子推到同一个凶手身上,虚构一尊凶灵?”

“是真是假,重新查一遍即可。把这些案子拆开来,视作个例重新锁定凶手。”

“但是第一次案子——”任鸿突然停顿:“原来如此,难怪道友说凶手在坟山。因为凶手作为被害人,已经死了。”

第一个案子的三个嫌疑人在后续一一被害。官府推测,这相识四人可能是牵扯到某件秘事,才被凶手一一杀死。而其他人,尤其是第三件案子的外来商人,可能是模糊大家视线的做法。

但如果孤立断案,第一起案子的凶手就在三个嫌疑人中。他们作为被害者被葬入坟山,流言积蓄的力量会归入尸体,形成恶灵。

“因此,只要去坟山查一查,就知道我的推断有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