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九十七章五公七侯,十二世家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鸿趁着夜色潜入张府。

进入府宅,他往花园闺阁方向扫了一眼。在那里,有两个身具凤命的少女正坐床榻上夜话。

吕清媛和张清兰长发披肩,仅穿着一袭内衣。二女抱着软枕,裹着床被夜谈。

“姐姐,你说白天救我的人,是当初的小仙长?”

“如果你描述没问题,应该就是他。至少你身边那些婢女是这么说的。”

“是吗。”张清兰抱着枕头,小脸微微泛红。

上次帮自己母女解围,今天又救了自己,莫非这就是缘分?

将表妹神情看在眼中,吕清媛轻叹:“丫头,别怪姐姐没提醒你。咱们这种身份是注定要入宫的。”

“我明白。”提及入宫,张清兰冷静下来。她抱着枕头,喃喃道:“所以我才想学一些仙术。”

“没有大修士的境界,纵然你学会仙术,也逃不过道君陛下的一道圣旨。”

宫闱深似海,不是所有官宦人家的女子都想入宫。但她们的出路很少,除却早早定亲、嫁给他人外。只有踏入修行之路,成就金丹道果。

筑基境界虽然号称跨入仙道门户,但筑基女冠非但不会成为阻碍,反而会成为皇族染指的对象。

一个元阴未破的筑基女冠,可是炉鼎的上等人选。如果有凤命就更好了,可进一步壮大夫君气运,绵延国运。

唯有金丹大修士寿岁数百,才真正拥有主宰命运的能力。

被吕清媛点破小心思,张清兰默默不语。

“表姐,咱们两家追随陛下十余载。纵然进宫后会得到一个好位置,但你真的甘心吗?”

如今的道君皇帝,已经四十多岁,足以当她们的父亲。想到自己未来要跟一群女子争夺一个老男人,张清兰内心涌起阵阵恐惧。

吕清媛轻轻拍抚张清兰的后背,柔声道:“罢了,这些糟心事不要想了。时候不早,明日还要去玄都观敬香,眼下我们早些歇息。芸儿,熄灯——”

……

任鸿在张府转了一圈,查看风水后潜入张家书房。

正巧张大人伏在桌案上书写奏折。

任鸿以金霞遮掩身形,对张大人打招呼。

“张大人,在下有事相询,不知是否有空?”

张源笔一顿,对任鸿到来并不意外。

“当然,在下正等仙长。不知仙长如何称呼?白天仙长走得匆忙,尚未来得及道谢。”

“地动灾后,孤身浪迹之辈,哪有什么称呼?谢字更谈不上,顺手施为罢了。”任鸿淡淡道:“这次来贵府,是询问灵阳县地震事宜。这件事和刚才出没的地魔是否有关?”

“那是用‘覆地魔煞阵’从九地之地召唤的魔头。灵阳县出事时,我岳家也受牵连,的确是这类地魔。”

想到张家姑娘提及的外祖一家,任鸿沉吟问:“不知大人岳父一家姓什么?”

“姓纪。”

“纪?”任鸿表情略有变化:“纪阁老一家?”

“正是。”

纪阁老是三朝老臣,告老还乡后隐居灵阳县。其有一子二女,大女儿嫁给当朝宰相,二女儿则是张大人内妻。

这么说,刚才张姑娘称呼表姐的吕府小姐,应该也是纪阁老的外孙女?

张源见任鸿沉思,没有开口打扰。而是心中暗暗思索:“看这位上仙态度,想必是灵阳县有关人士,那么不妨拉拢一二?”

于是,他试探说:“灵阳县出事时,我与连襟在朝为官。得知此事和乱党有关。”

“哦?说来听听?”

“仙长可知八年前天子登基?”

“清楚,新帝登基,二王叛乱,世人称作齐鲁之祸。”

八年前先帝驾崩,王朝动荡不安。新帝登基,时局不稳,两位王爷起兵谋反。这事发生在任鸿上山前,他当然清楚。自家产业因为这件事亏损不少。

“但仙长是否知晓,二王叛乱背后有魔道影子。”

金霞舒卷,任鸿颔首:“继续。”

“当年齐王本为太子人选。可玄都宫察觉齐王和魔道勾结,先帝才歇了立太子的念头。”

“只是先帝在诸王中偏爱齐王,仍屡屡给予机会,希望齐王主动跟魔道斩断干系。”

听到这,任鸿冷笑:“但齐王不肯和魔道斩断关系,最终被先帝厌弃,选了当今天子?”

“正是。”

“后来齐王心有不甘,又跟魔道联合发动谋反。这地魔所引发的地震,就是他们的手段?”

“是。”

任鸿握紧拳头,胸腔燃烧着熊熊怒火。

本以为自家当初遭难是天灾,可如今看来竟然是人祸?

“不止地震,齐王和魔道掀动叛乱,在各处引发地动、饥荒、洪水,宣称今上得位不正,欲借万民之势杀入京城。”

“后来在今上和玄都宫诸位仙长的辅佐下,才把魔道气焰重新打压。”

任鸿想到秋玉提及的,魔道从来就没有离开。

原来指的是这个?

魔道一直以来,都利用朝廷的力量进行反复,和玄都宫叫板吗?

但仔细想想,这背后又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官员王侯跟魔道勾结?

要是……要是没有……

任鸿眼一眯,无名火牵连到京城龙庭内的道君皇帝。

“恐怕不止齐王吧?当今朝廷里到底有多少魔教弟子?皇宫里的道君难道跟魔教无关?”

金霞暴涨,蓦然间笼罩张源。

“把你知道的魔教和世家勾结情报都给我!”

面对金霞中的仙威,张源满头大汗,苦笑连连:“仙长,您何苦为难在下?想我张源不过一区区凡人,哪知魔教底细?”

“你连对方的阵法路数都清楚,还能不晓得齐王手底下的魔人有谁?”

“老实把情报给我,我不找你们家麻烦。如若不然,我把你家老小都宰了,回头推到魔教头上。相信你主子,皇宫中的道君会帮你报仇吧?”

那时候,任鸿自然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齐王余孽。

张源神情骇然,手颤抖着指向金霞,脸色苍白不已。

过了一会儿,他仿佛彻底散了胆气,老老实实写下十二个世家。

“仙长,我对魔教了解着实不多。但朝廷之中有‘五公七侯’十二个世家传承仙法魔宫。齐王的人手,总也脱不开这些关系。”

“这十二世家是开国时随太祖一起传承的勋贵。太祖许诺,让他们和本朝同荣辱。”

当年开国时朝廷曾缴获一批道藏宝书。因为思慕仙家神通,他们没有把这些东西交给玄都宫,而是收起来自己研究。事后才知道,其中有不少法门并非仙道,而是魔教路数。但魔法上手,魔种入体,已然不可悔改。

“在下听人说,这十二世家中有七家修行魔功。齐王当年是太子人选,世家弟子投入他门下实属平常。兴许就是哪个魔道世家和魔教勾连,诱劝齐王召唤地魔。”

任鸿手一招,宣纸飞到他手中,随后金霞从书房离去。

压力尽消,张源坐在椅子上不断喘气,暗暗道:“希望这一手能把这位仙长蒙过去。”

……

任鸿从张府离开,来到西城门的城墙头。

吹着冷风,少年闭着眼,默默平复心绪。

扫了一眼张源提供的名单,他轻轻一震,宣纸被雷光震碎成齑粉。

仙灵:“张家家主的话,你信几分?”

“原本有三分,但他痛快交出十二个世家名单,我现在只信一分。”

任鸿神情淡淡道:“要是白天得到消息,我兴许就顺了他的心思,跑去京城当枪,动一动那些修行世家。但现在……”

任鸿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那股子杀意经过白天的发泄后,暂时提不起心气去京城杀人。

而冷静下来想,张源作为道君皇帝的人,纵然跟齐王有仇,但把朝廷这边的修行世家名单给他,难道不怕仙道直接动手把这些修行世家给灭了?

旁人不了解,但曾经看过玉虚上人大衍命盘的任鸿、钧天仙灵可清楚。

道君皇帝虽然尊玄都宫为国教,可暗地里的小动作从来没停过。十二修行世家是他们反抗玄都宫的一把刀。

“十二世家和皇族争权夺利,这是皇权和世家之争。但面对行教化之道的玄都宫,却又联合起来针对玄门。”

“张源引我们对抗世家,无非打算让我们杀一杀修行世家的气焰。好让道君皇帝收拢皇权。”

说到“道君皇帝”,任鸿脸带讥讽。

说白了,立场不同。站在三清这一系,任鸿是紫极神图的天然受益者。岂能容忍道君皇帝们另起炉灶的打算。

玉皇?美死他们!

没错,朝廷暗中图谋另立一品大道相,要以“玉皇”替代“天皇”!

这些九五至尊早就不想老老实实当“天皇帝子”,而是要身化玉皇,为万神之主。

钧天仙灵:“老爷遗留的命盘中,有这十二修行世家。加上皇族自身,并称开国十三家。朝廷暗中隐藏的修行势力,都出自这十三家。他们的目的就是立玉皇,开神庭。我相信玄都宫也清楚这一点,只是没打算跟他们撕破脸。”

玄都宫行事高深莫测,到底人家怎么想,任鸿和仙灵琢磨不出来。但他们明白,玄都宫绝不会傻傻让朝廷脱离掌控,在玄门四大道相之外,又弄出一尊“玉皇”。

玉皇在前,把三清置于何地?

“道兄以为,昔年效力于齐王,帮齐王跟魔教搭桥联络,是哪一家?那魔教又是哪一脉”

“恐怕就是现在东峣城里的这群人。”

藏在东峣城制作怪异的魔人,绝对跟齐王余孽脱不开干系。不是当初支持齐王的魔教,就是齐王遗留的世家追随者。

仙灵感受少年的气息越发平稳,暗暗定下心来。

但这时,任鸿悠悠道:“下个月我要上京。”

“去京城?”

“对,我非滥杀之人,但当年参与灵阳县事件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齐王跟他的部下虽然已死,但我不相信他的余孽都死了。”

“借着噬心红衣找出魔人,然后顺藤摸瓜找到当年的那些涉事人员。将涉事几家都杀一遍,至于其他则交给玄都宫吧。”

“可——”

“我意已决,道兄不必劝我。”

这时,玄都观打出讯号。任鸿立刻捏起法诀,配合其他方向的几位修士联手,利用护城河的水汽形成一张倒扣整个东峣城的灵网。

如此一来,天网恢恢,城内魔修再无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