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九十九章雉鸡踪迹,菩萨招揽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张源奋笔疾书,写了一晚上奏折。

大早晨起来,就看到自家夫人收拾打点,准备带两位姑娘往玄都观去。

“等等……等等……你们这么早就去玄都观?早饭还没吃呢!”

“我们带着点心,准备路上垫垫。”张夫人说:“人家昨日救了咱们,当然要去玄都观敬香道谢。如今东峣城多少人家得许道长恩惠,咱们去晚了,人家未必有空见咱们。”

有这想法的人可不止张夫人一个。当她们这些女眷打开门,便看到外头街道上密集的人群。东峣城几条大道都挤满了人,纷纷赶着往玄都观去。

不过纵然他们到了玄都观,此刻观门未开,许观主正跟诸修一起研究赫胥晨带回来的情报。

赫胥晨把一群魔头抓回,跟许白审问一夜。当任鸿、雷凌子等赶来询问时,许白道:“没交代什么有用的。只是说了他们安插在城内的几个线人。”

“因为那些线人都是凡人,回头让衙门派人解决。目前的问题,还是噬心红衣。我们昨天带回来的尸体,可能不对。”

“不对?”任鸿转念一想,也想到赫胥晨昨夜的推测:“他们提前掉包了?”

“不错。”

“一具尸体能藏在哪?”傅书宝:“如果他们在守墓人里安插人手,或许还在坟山?正巧今天咱们要去那边做法事,不如再找找。”

道观外头那群人,不就是为了上香道谢,然后请他们去坟山作法,以安慰他们先祖之灵吗?

“再不然就是偷偷运回城?藏在哪处养尸地?”朴春:“回头再跟衙门聊聊,我们去找找?”

赫胥晨:“最佳的藏尸地点就是尸体堆。兴许在仵作存放尸体的地方,又或者义庄。”

许白看到任鸿低头沉思,不禁问:“道友怎么想?”

“任鸿回过神,听许白又问了一遍后,回道:“若是我藏尸体,就把尸体肢解,藏在一个个小盒子里面,然后扔到各府的库房。反正那些大户人家的库房不会每日清点。然后轮换着转移地点,需要用的时候再凑起来。”

肢解?

傅书宝小脸发青,那也太惨了吧?

任鸿:“刚才我在思考一件事。为什么以李斌为源头的流言,描述是一位女鬼?”

燕离:“流言而已,哪需要按照真正性别?兴许是市井传播有误?”

“不,我明白长青道友的意思。”赫胥晨恍然大悟:“既然男女都一样,为什么不选择和原身本相一致的性别?”

“从正常思维来思考,凶手是男人。然后被他们囚禁或者杀害,用来作为怪异的依凭。那么顺着这个思路,直接说是一个男性杀人魔不可以吗?为什么传播流言时成了女性?”

“是他们没有引导,流言自发进行改变。还是这背后有什么目的?”

“对,我就是这个疑问。刻意篡改性别,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赫胥晨低头想了一会儿,摇头道:“这一点,我的确没想明白。不过既然把人抓到,可以再问一问他们。”

他带着狴犴又下去审问。

而任鸿提及另一件事:“观主,昨日那场异动,独角鬼王逃走,不知他可有消息?会不会逃回幽世?”

“幽世里,额头长角的鬼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从玄都宫查了,没找到独角鬼王的消息。只是隔壁玄都观传信,说是昨夜郊外坟地看到鬼火。”

隔壁城镇的坟地?

任鸿若有所思。

人死之后,魂归幽世。坟地这种地方因为沾染阴气,天然形成和幽世连接的夹缝。但一般夹缝太小,难供恶鬼穿行。

“我跟师弟去看看吧。”雷凌子自报奋勇:“今天我去隔壁城镇,尽可能把独角鬼王斩杀,免得为祸。”

燕离:“道友是打算逃过抚灵打醮这些麻烦事吧?”

这一次独角鬼王大闹坟山,城内百姓担忧祖灵被惊扰,纷纷打算请玄都观帮忙做法事安慰先灵。

这件事折腾下来,玄都观自家人手哪够?恐怕许观主又要请他们帮忙了。

而法事、打醮的善功才有多少,那一两点的善功值还不够出力气呢。

因此,雷凌子打算带着师弟避开。

任鸿也趁机道:“我也有点事,昨日有所顿悟,今天功行大进,要闭关修行。”

众人往他身上一瞧,的确感受到一点真元气息的变化。尤其雷凌子二人感觉更深,仿佛在他身上感受到清微雷法的痕迹?

“既然是修行,老道也不便打扰了。只是道友若有空,不妨在城内找一找李斌的尸体。”

“晓得,我晓得了。”

……

昨夜独角鬼王逃走后,躲在隔壁城镇的坟地养伤。就当赫胥晨抓魔人时,他也遇到变故。

坟前有烛火飘动,十八道幽蓝色火焰将他团团围住。

鬼王心中一跳,仔细观看火焰,猛然想到某个传闻,颤声问:“可是菩萨法驾?”

笑声在清冷夜色回荡,女子声音眇眇忽忽响起:“我可不是姨母,你认错人了。”

十八道烛火往前一探,正是九颗模样相似的鸟首,烛火正是九头鸟的十八只眼睛。

九头雉鸡精道:“不过我这次来,的确要问一问鬼王,要不要随我姨母行事。”

“善莱菩萨要招揽我?”

鬼王面露喜色,想到自己兵败之后会被齐王惩罚,立刻动心思再找一个靠山。

善莱菩萨,是幽世某位大妖鬼闯入阳世后确立的名号。她要行神佛之道,证道君位。

这靠山可比齐王硬实多了。

九颗鸟首随风舞动:“正是,姨母晋升果位就在眼前,需各路护法相助。鬼王若肯投靠姨母,未来转为菩萨座前神将护法,不比区区一介阴鬼要好?”

独角鬼王意动,双方一拍即合,打算立刻跟她前往善莱菩萨座前。

但从坟地冒头,鬼王又想到一事:“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在家里排行老九,你就叫我一声‘九姑娘’吧。”

“九姑娘。我从东峣城逃过来,跟两位女鬼失散,不知九姑娘能否随我找一找她们?”

“东峣城?那边正在排查魔修。号称‘空口神断’的赫胥晨在那里守着。本姑娘才不会傻傻撞上去。男人长得再好看,不懂得怜香惜玉又有什么用?”

赫胥晨?

独角鬼王一脸茫然,初来人间的他显然不了解这人的身份。

“再说,嫏嬛阁的人你也敢窥视?”九头雉鸡精笑了:“你就不怕那些女鬼吞了你?嫏嬛姥姥可是姨母都不愿意得罪的经年老鬼。”

鬼王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随后九姑娘又说:“但如果姨母进位道果,你为她老人家立下大功,去嫏嬛阁讨要两个女鬼。相信嫏嬛阁会给这个面子。毕竟在昆仑之外,嫏嬛阁也不乐意多一位道君敌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