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零三章玉龙泊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金鳞舟乃法宝级数的仙舟,一个时辰能飞遁两千里。任鸿一行人仅仅花费半个多时辰便来到玉龙泊上空。

玉传观是玄都宫分支,三百年前小楼真人以玄都司主的身份在外另开道统,立玉传观。彼时得道君皇帝加封为国师,玉传观正式传道。

三百年过去,玉传观虽说不上香火鼎盛,但也是入世道宗中有数的观院。

“这就是玉龙泊啊。”任鸿一行人站在船头,俯览下方风平浪静的碧泊。湖泊坐落于大地,宛如一块镶嵌在山河锦屏上的碧玉。

任鸿扭头问玉传观两位修士:“两位道友,你们到了自家地方,不应该做做东,帮我们向导讲解?”

玉传观二人面沉如水,这一路回家他俩心情越发低沉,更让任鸿怀疑他俩恐怕犯了什么禁忌,不然为何这般姿态?

傅书宝撇撇嘴,正要开口讥讽。但江焽赶忙打圆场:“我曾跟老师来过玉传观,就由我讲解吧。”

“玉龙泊位于黄河水系。三百年前,玉龙泊恶水泛滥,相传是妖龙作祟。后来小楼师伯来此降龙,在湖心立剑阁飞楼,镇压恶水后,玉龙泊风平浪静,再无洪涛。”

雷凌子:“我听闻小楼师伯乃玄都宫有数的剑仙。不知江师弟是否见过他?”

提及“江师弟”,玉传观二修士脸上多出几分古怪的笑,其中一人不阴不阳道:“这声‘江师弟’叫得倒是动听。只可惜,这辈分不好论了。”

雷凌子眼一眯,盯着玉传观二人,手下暗暗聚拢雷霆。

“好了,好了。大家在玉传观门口,切莫动手。”任鸿赶紧过去,以一道清微法力打散雷凌子聚拢的神霄雷法。

“原是一场误会,何必闹到这步?回头给许观主赔个不是,也就算了。”

江焽也道:“两位师兄,老师虚怀如谷,不会计较这些虚名。”

雷凌子和傅书宝初来乍到,看到许白观主的金丹修为后,直接口称“师兄”。许观主脾气好,也不以自己辈分压人,便默许这个称呼。

可二人跟江焽一路闲聊,从江焽话中才得知不对。

确实,许观主修为不高,他老师也只是一位元神真人。但那位老真人是跟道君们同辈,昔年太清大教主的记名弟子。许白作为这位老真人的记名弟子,论辈分算,等同昆仑二代弟子。也就是碧灵道君、秋玉这辈。

换言之,雷凌子二人应该称呼“师叔”。江焽才是他们的同辈。

但两个傻小子初来乍到,误以为许白观主跟他们修为仿佛,辈分自然类似,闹出一个大笑话。

这一路,没少被玉传观二人嘲讽。

任鸿劝架后,对江焽道:“快些把金鳞舟落下,咱们叩门去。”

江焽手捏法印,操控金鳞舟在玉龙泊畔徐徐落下。然后解释道:“玉楼水榭在玉龙泊中央,被玉传观设下禁法,不能御空而临,唯有驱船泊舟方可靠近水榭。我把金鳞舟化作水船,咱们划过去。”

金鳞舟从飞行模式转变为御水模式,四只巨大的飞轮船桨从舱内冒头,划过水波驱使金鳞舟驶向湖心。

可能是星魔帖的缘故,任鸿看到往来仙家络绎不绝,纷纷驾驭竹筏、木舟、画舫等工具,前往湖泊中心的水榭。

水榭藏身朦胧烟雨中,如幻似梦,远远望去,闪耀五色华光。

“那就是玉传观的玉楼水榭。”

玉楼水榭连绵八百米,一处处精美秀美的楼台回廊立于水中,依稀能看到道士们往来行走的身影。

任鸿一行人到来,任鸿将信函递给看门道士。不久便有知事道人将一行六人请入观内。

听雨堂,任鸿在这里看到如今玉传观的观主,小楼真人的三弟子。

观主刚把信函放下,看到江焽后立刻露出和蔼的笑容:“江师弟,许久不见,看来你也要开始玄都试炼了?”

江焽稽首见礼:“宋师兄好。”

许白、江焽别看境界低,但这一支辈分奇高。宋观主跨入灵胎之境,可按照玄都宫的规矩算,还要称呼许白一声“师叔”。

任鸿和雷凌子三人上前拜见。

看到三人,宋观主目光闪过异色:“本观主从信函上得知,我观两位不肖弟子跟昆仑冲突。在此,贫道先向三位昆仑高足赔罪。”

三位?

任鸿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笑道:“观主误会了。在下身上的清微雷精气息,是近几日得一位前辈指点,并非昆仑天书所授。”

吓我一跳,差点以为身份暴露。

“清微仙府?”宋观主心中一突,面上不露声色,含笑道:“那倒是贫道错认了,望道友见谅。敢问道友在哪修行?”

“在下长青子,无名散人罢了。”任鸿轻描淡写遮掩过去,显然不愿提及。

但宋观主琢磨“长青子”身上的清微雷法,暗暗揣测:此人莫不是清微仙府挑选的弟子?清微派还真打算立起来啊?

昆仑派乾元峰另立清微仙府,在整个玄门都不是隐秘事。

乾元峰一门三道君,外加一位道君级别的顶级妖王。纵然跟东华派、真武阁比,都不见得逊色。如果真立成一派,玄门七大派立刻就是八大派了。

哪怕任鸿只是学了一点清微法门,宋观主也不敢视作普通散修。

观主客客气气跟任鸿等四人交谈,并命人将自家两个弟子送下去。

“师叔书信中说,这俩孽障以法术迷惑凡人。依着观规,罚他们下去思过十年。几位意下如何?”

任鸿扭头看向雷凌子二人。

雷凌子道:“只是一些小事。只要两位道友悔改,全凭贵观自行处置。”

雷凌子和傅书宝出自昆仑,自有大派气度。懒得跟玉传观两个修士揪着不放。能被他们放在眼中加以重视,只有七大派以及魔教五脉的精英。

宋观主和四人寒暄一阵,请道童带他们下去歇息。

在九曲回廊绕了一会儿,道童带众人来到一处小院。

童子行礼:“这几日同道来我观中落脚,地方有些挤,还请四位勿怪。”

“好说,好说。”

任鸿清楚,自己还是沾雷凌子三人的光,才能分一处小院。不然散修过来,怕不只是一间屋子。

雷凌子往小院里瞧了瞧,共计七间屋。再往远处瞧瞧,如今因为星魔拜访,水榭迎接各方仙家同道,把水榭后面的五个大廊庭院全部占满。

“就这里吧,多谢仙童指路。”

四人打发道童离开,入内排布禁法。

雷凌子感慨道:“这玉传观地方可真是狭小。真不知道五百人挤在这里,是什么滋味。”

玉楼水榭中,玉传观弟子共计百人,传承三代。如果再算上火工、童子等,足有五百人。

江焽:“入世修行自比不得出世逍遥。听闻昆仑等仙山大派,都是一真人一山头,每一位真传弟子都有道宫?”

傅书宝拍拍江焽,自得道:“不错。我们这些真传弟子在自家仙峰都有自己的居所,能住数百人。回头师弟修行有成,可来昆仑找我玩。”

……

听雨堂,玉传观主含笑送四人下去歇息,顿时表情一冷,吩咐门人:“去找你们师叔,把那俩不肖弟子关起来好好审问。”

“我玉传观是缺他们日常用度,还是哪里亏待他们,竟然打算偷偷转世?”

小楼真人虽然在闭关,无法出手应援门人转世。但玉传观乃玄都分支,他们这些小楼真人的亲传弟子也没少去玄都宫听道。纵然门徒想要转世,他们舍了面皮去求,也能请玄都宫的道友们援手,需要用碰瓷手段去昆仑讹人?

“真惹怒昆仑,我玉传观如何抵抗道君们的怒火?”

“查——查清楚!贫道倒要看看,他们最近做了什么亏心事,连道观都不敢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