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一十六章缠人的女仙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鸿接下来几日,专心研究战法,每天都在玉传观演武堂待上大半天。

玉传观演武堂前摆放一个个擂台,修士们可以在擂台中彼此切磋,也可以跟玉传观的木傀儡交战。

这些木傀儡是按照机关仙术制作的道兵,筑基三境到金丹三境不等。

乙号擂台,青龙幻灵蓦然乍现,形成一记清微雷霆将对面的木傀儡击溃。

“玉传观的木傀儡,感觉比龙首岩上的石精厉害写。”

在龙首岩,任鸿这些小弟子都是用石头怪当斗法对象,且次数不多。

“那是,龙首岩石怪是炼妖洞带出来的大石,仅仅沾染一点妖气,拥有些微灵智本能,哪能比得上这些仙术傀儡?”

这些傀儡受机关仙师们设置,自有一套攻击方式,可帮任鸿提升战斗经验。

几日下来,任鸿自感施展法术比原本多了几分如意,且不会因为对方的攻击而惊慌失措。

再度召唤一尊金丹圆满层次的木傀儡,任鸿手捏剑诀。体内白虎剑胎蓦然一动,随后亦有青龙幻灵依附而来。当初仙灵传给他一篇“龙虎合丹之术”,任鸿触类旁通,竟参悟一门“龙虎风云剑咒”。

此咒以白虎剑意加持青龙雷咒。当虎啸与龙吟相伴,有风云雷雨之力相随。

白青剑芒一闪,傀儡瞬间被虎爪撕碎,又被雷霆轰成焦炭。

“这些木傀儡虽然战斗机能不错,但本体太弱,没打几下就碎了。”

“这才符合你们这些修士的身体状况。刚才你那一击,打到你自己身上也活不下去吧?”

仙灵顿顿又道:“而且玉传观傀儡很不错了,你没感觉出来?这些傀儡附着龙气,比一般的木偶傀儡要强点。放眼玄门各派,也唯有他们才会专门制作这些傀儡吧?纵然跟佛宗比,也只有金刚寺的一套十八金刚傀儡阵可媲美。据说金刚寺弟子能闯过这套傀儡阵法,才算真正出师,得‘明王’尊号。”

任鸿又招出两尊木傀儡喂招,眼看日上天中,才从擂台下来。

刚下来,就看到“弥月仙子”贴过来。

“长青道友,你炼法结束了?”

擂台上有禁法,可避免自己的战斗信息被旁人偷窥。“弥月仙子”在外,并未看到任鸿的战斗。

“嗯,结束了。”面对“弥月仙子”的热情,任鸿倍感头疼。

在自己演化“五帝座”的第二天,“弥月仙子”就上门来找自己。

因为“任鸿”那件事,傅书宝和雷凌子心虚,不敢和“弥月仙子”照面。

江焽瞧“弥月仙子”对“长青子”颇有好感,有心成全,便刻意给二人制造机会。

这几天任鸿练功,“弥月仙子”经常过来问候。

眼看“弥月仙子”贴上来,任鸿赶紧闪开,抬头望了望天,打哈哈说:“时间不早,该午食了。仙子不去凌波楼吗?”

“夏凌闭关还没出来,云罗忙着制扇,我们几个便独自行动。道友要午食,那就一起吧。”

这位月宫清虚府出来的仙子对任鸿颇为热情,根本不给任鸿拒绝的借口,直接拉到斋堂莲亭。

仙子拿起食单,大大方方点了十几道菜:“道友想吃什么?”

任鸿象征性点了一壶茶,然后等锦鲤托盘而来。

仙灵悄悄传音:“这丫头对你这么热情,你真不认识?”

任鸿略作沉吟,再度回想一遍,然后回复:“不认识。我脸盲,不擅记这些。”

他从小到大,对旁人的面相记忆都很模糊。在自己这张英俊帅气的脸蛋前,其他人的脸有什么值得记住的?

除却自家亲人和朋友外,外人尤其是只见过几次照面的外人,他根本记不得对方的长相。唯有开始聊天后,他才会渐渐想起来。

而隔一段时间,就会再度忘掉。

虽然弥月仙子当年得任家恩惠,任鸿也跟那可怜的农家女打过几天交道。但那时任鸿年纪小,小孩心性,没几天就把这事忘了。只是因为自家损失不少生意,对这件事才有一个大概印象。而那农家女长什么样……反正没自家爹娘,也没自己好看。

“道友尝尝这道芋团,味道不错。”仙子一脸殷勤,为任鸿加了一道菜。

任鸿小心翼翼盯着菜碟,暗中让仙灵检查。

“嗯,没毒。我说你累不累啊?几天下来,每道菜都要我帮你检查。要不直接让我帮你吃得了。”

“那不一样。到你肚子和到我肚子的区别。再说,你有肚子吗?”

话虽这么说,但任鸿仍时不时用袖子挡住对方视线,偷偷摸摸把菜扔到袖子里。

玉尺表面出现一张大嘴,吧唧吧唧把东西吃了。

跟“弥月仙子”吃饭很难熬,任鸿这几天揣测对方的意图。从求自己帮忙演算功法、禁法,到探查自己跟脚来历。琢磨好多可能性,但最终也没试探出来,这位转修的仙子到底为什么接近自己。

按理说,弥月仙子前世是跨入灵胎层次的女仙。又是清虚府“三月女”之一,有什么事需要找自己这个散修?

思来想去,任鸿只能找到一个原因。

她喜欢上我了。

想想也对,我长得这么帅,被人相中很正常啊。

可任鸿不打算找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仙,也受不了“弥月仙子”的这一番热情。

女仙频频敬酒,任鸿只含糊着拿茶杯回敬,对方的敬酒根本不敢喝。

这万一酒水里面有什么东西,自己被强行来一出酒后什么的,岂非太亏了?

幸好这时,南岳派曹阳和两个同门过来。

“长青道友、弥月仙子,能否拼个桌?”

这几天来玉传观的修士着实不少,其中不乏星魔盗宝的苦主。大家鼓足气力,打算把星魔擒下。玉传观的莲亭早就不够用。

“可以!”任鸿没等“弥月仙子”开口,抢先道:“曹道友快请。”

“弥月仙子”的俏脸带着些许郁闷,但等曹杨等人坐稳,眼珠一转,主动张罗帮他们点酒菜,试探着问:“今日便是十五,不知南岳派几位有什么打算?”

“不论如何,要把我们师门的宝物夺回来。”

“宝物?”仙子和任鸿心中同时一跳。

眨巴眼,任鸿默默对曹阳道了一声抱歉。

南极仙鼎是自家师兄的东西,岂能随便给南岳道派?

“弥月仙子”露出恬静的笑容,上下打量曹杨:“我记得,南岳派丢失那物不是被一女妖得手?”

“是被女妖盗走,但后来在南域不知所踪,且星魔那段时间出现过,定然在他手中。”

“弥月仙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来来,道友喝酒。今夜助道友马到成功,顺利取回师门重宝。”

任鸿端着茶杯,在旁呵呵直笑。

曹杨和两位同门倒不含糊,端起酒杯就喝。

而且他们还豪言道:“玉龙楼中机关众多,这一次定可联手玉传观把星魔拿下。”

“区区一贼偷,哪能逃过我们这么多仙家的手段!仙子且等好消息吧!”

听他们说话,仙子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一杯杯给他们添酒。

而任鸿懒得跟他们纠缠,找机会离席,把“弥月仙子”甩给曹阳,自己终于开始许观主交代的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