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二十三章上宫天皇,万神图箓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星魔气喘吁吁逃出来,捂着断裂的手臂靠在一处山石。

他不断大喘气:“果然,那家伙身上有‘耀魄宝’。”

“如果他去紫阳洞天,恐怕也会被夫人相中吧?”想到夫人留下的那个诅咒,星魔一阵恶寒。

不行,必须尽快培养紫阳洞天的传人。我可不想自己被扔到坎元仙井内,成为紫阳洞天的继承人。

耀魄宝,又名北辰精,是紫极中宫的象征。在古老时代,星辰和天穹合一时,代指“天帝星”。

只是随着时代变迁,天上帝分离,才有天皇、星主之别。在许多道藏,甚至任鸿本人都清楚一句话:“神人舍于北极紫宫,与天上帝同象,名天心神。”

北极紫宫,就是北极星所在,是群星之主的中宫。而任鸿参悟的大道神相和星主重合,是一体两面的体现。

任鸿和星魔这种星辰缘法,在人间有天子相。在古老时代,则是天帝之相。

当然,在北斗派、星宿宫这些星辰法门派,持有北辰精就意味着妥妥是掌门亲传,整个门派的小祖宗。

星魔前段时间仗着自己持有北辰精,乃星辰道法的不二天才,跑去紫阳洞天冒险,结果撞到紫阳夫人的禁法。

面对紫阳夫人的“好心传承”,他不得已发下誓言,要为紫阳洞天找一个传承。不然的话,他也只能接受紫阳夫人的好意,接受那偌大洞天基业了。

不过星魔也算因祸得福,执掌“大周天离幻星神剑”,纵横天下逍遥自在。

“如果那家伙去坎元仙井走一遭,那张脸……”星魔正想着,看到后面追兵赶来,赶紧再度溜走。

……

钧天仙灵带任鸿赶回莲花山。

路上,任鸿双目紧闭,以浮黎铜镜镇压体内乱象,体悟星主紫微帝君的星光元力。

不论是他,还是星魔,伤势只是外表看着严重,实质并无大碍。

只是星主道相的星光元力和紫极真元交融,让任鸿产生一点别样想法。

一路仔细研究,思索这两股法力的相通之处。

仙灵匆匆带任鸿回到莲花山,惊动静修中的菡萏仙子。

“公子怎么了?”

“不清楚,跟人对了一掌后,就有些不对劲了。”仙灵变回人形,懊悔不已:“也怪我,撺掇他跟星魔对战,本以为能卖玉传观一个人情,没想到反而把他陷入险境。”

任鸿闭目不语,以浮黎铜镜内视。

星光与真元相互击撞,有冲突也有融合

紫极天皇真箓悬在丹田正中,不受影响。可周边五颗外丹就遭殃了。

轰——

清微雷丹受星光和紫极真元波及,在一瞬间破碎。而且爆炸没有停歇,紧接着离火丹跟着破碎。

“五大化身参合金丹的路子,这就直接废了?可惜我的五帝座啊!”

任鸿意识主宰紫极宫,冷静观察丹田内的变化。在浮黎铜镜的压制下,他不担心走火入魔,耐心观察丹田内的变故。

星光元力在一阵变化后,形成一尊紫袍金冠的帝君。

他隐约有种预感,这并非坏事,仿佛是因祸得福?而且自己的天皇真箓和紫微帝君间,似乎还有相通之处?

任鸿甚至能感觉到,紫微帝君有融入天皇真箓的趋势。

离火丹后,地煞外丹、白虎剑胎以及真武丹一一毁灭。那些破碎的丹气法力统统被紫极真元吞噬,重新返还本相,反复在紫极天皇道箓中吞吐,凝练天皇道相。

随着法力增长,星主紫微帝君法相渐渐被天皇真箓压制,偏居一隅。

这时,几个破碎外丹纷纷发生异变。

离火丹碎片中,冒出一尊寿老法相。尤其这尊道相和紫微帝君对立,一个以北斗而立,一个以南斗变化,隐约有所指。

接着清微雷丹,雷丹破碎后也有一道青色法相升起,但很快就被寿老和星神震碎。其中雷精本源被寿老法相吞噬,演化南极长生帝相。

菡萏仙子和钧天仙灵站在两侧,忽然看到南极仙鼎主动飞到任鸿怀中,吐出一股股仙气入体。

仙子舒了口气:“这是仙鼎护主,主动帮公子平复法力动乱吗?”

“不对,有点不对劲。”仙灵眼力高一些,隐约觉得南极仙鼎这一番添乱,仿佛更麻烦了。

南极长生帝相得南极仙鼎的仙气增幅,渐渐压迫紫微帝君和北斗七星。

任鸿体内平衡瞬间打破。星光和火力于丹田震荡,不断冲击撼动紫极大道真箓的中心位置。

若是这点中心被撼动,任鸿金丹之根便随之断送!

“雷祖、星主,同为一品大道相,我的天皇大道未必逊色你们!”

任鸿念头一动,紫极天皇真箓浮现帝君虚影。天皇手持如意,轻轻对下一压。

如意斡旋南北,定十三星序,将两大帝相幻影压服。

可就在这时蛇鸣再度响起,地煞外丹中的地气凝成一尊人身蛇尾七臂的魔神相,也跟着插一脚。

“地煞之灵,幽幽后土,原来如此,四大道相吗?”任鸿恍然大悟。

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凑齐紫极神图上的一品四大道相元素。

若以腾蛇为主,可修持后土法门,炼就地母真身。

地母,虽是女相。但后土神未必是女相,纵是男修也可修持后土之道。

地母、雷祖、星主,三大道相在气海丹田各据一方。而中央天皇真箓之下,有天皇道相被迫显现。

“也好,借此机会炼就天皇本源,一口气压服这三大道相!”

识海紫极宫中,紫极帝君蓦然出手,白光垂入气海丹田,天皇大道相身高暴涨,将其他三尊道相纷纷吞掉。

四大法相,暗合天地星雷,在这一刻统统纳入天皇道相内。

轰隆——

彭磅——

哗啦——

雷霆、地煞、星光同时从天皇道相内迸发,三种截然不同的大道冲撞天皇道相,意欲破体冲出。

“玄元一炁,混沌之先……大罗玉清,虚无自然。”任鸿手捏法诀,引玉清道箓入体。

七品玉清道箓,象征任鸿在紫极神图上的权限。在道箓引导下,任鸿眼前豁然开朗,看到位于昆仑云海的紫极神图。

三尊并立,四御相随,无数神圣围绕这七宝道真顶礼膜拜。

“四大道相平起平坐,我以天皇吞噬地星雷,必受三大道相反噬。但以玉清道箓镇压,借老师的力量压制,才能真正平复体内这一场暴动,顺利炼成天皇本相。”

青光裹着任鸿,钧天仙灵只看到茫茫玉清大道从四面八方涌来,钻入任鸿体内将一切星光、雷火、地煞吞没。

……

至天色渐明,任鸿体内的三大道相残留痕迹彻底消失。连带紫极天皇真箓一并成就一卷崭新的图箓。

万神图!

图卷之上,有四大道相并立。而四大道相之上,有一枚玉清道箓高悬。

以玉清为本,慑服四大道相。同时天皇大道为任鸿根本大道,号“上宫天皇”。

观察紫极天皇真箓演变而来的万神图,任鸿暗暗奇怪:“这是神通?”

神通是赤书道法演化至大成的标志。无需施法念咒,只要意念一动,神通自然感应天地,变化为种种玄妙。

任鸿如今参悟四大道相,在体内凝聚的这一卷万神图正是神通之根,也是他的道箓根本,金丹源头。

“可……可是神通不应该在元神层次才能凝练?”

自己连金丹都没真正修成,居然已经拥有自己的本命大神通了?

不过转念一想,任鸿又高兴起来。

四大道相演化的“万神图”,比五帝座预定的五行神通又高明一筹。

“万神图虽然还没真正琢磨出用法,但作为金丹三境便修成的一门大神通,必然前途无量。”

……

仙灵在旁等了许久,突然任鸿睁开眼,对旁边一块青石射出灵光。

青石立刻变化为石头神,对仙灵发动攻击。

“道兄,陪我练练手?”

“任鸿,你没事?”仙灵面色一喜,听到任鸿呼喊,随手一拍,将石头神打回原形。

但很快,旁边的一颗小草也被任鸿点化为灵神,再度对他发动攻击。

这就是万神图的用法——万物封神!

只要任鸿愿意,可以为万物赋予灵性,将其化作神明。

“紫极神图上的四大道相都是大能从天地自然截取而来。因此我的万神图就相当于紫极神图副本,拥有册封诸神的能力?”

任鸿很快想到另一点:这么说,自己未来参悟道君法门,定道神相时的难度又进一步降低?

总之,虽然五大外丹统统毁灭,但对任鸿而言,反而是好事。

“眼下只要不断吐纳法力,促使万神图进一步演化,就能突破。”

任鸿冥冥有感,当万神图进一步圆满演化后,金丹水到渠成。

而即便是现在,自己也已经半步跨入金丹层次,拥有和玄门大派金丹弟子交手的能力。甚至一些菜鸡灵胎修士,他也能出手拍死。

毕竟,万神图可是一道大神通。

……

当然,天皇道相成就,万神图炼成的影响不仅在此。

在他成功炼成万神图的那一刻,昆仑云海掀起波澜,冥冥之中属于天皇大道相的权能,多出一部分。

勾陈帝御座下,浮现几个由大道演化而来的道神。有六合神兽、勾陈雷神、司法天官……而原本归属于星主之下的勾陈星君也开始挪移位置,归属天皇大帝名下。

“圣哉,神哉,统南北两极中天,掌天地人三才之序,主星辰之缠次,执人道王朝更始……上象巍峨,真元恢漠。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玉虚宫内,列位道君上真闭目围成一圈。在他们中央悬浮一卷紫玉色玄图。

听到那一缕缕微弱而悠长的宝诰赞言,青玄道君眉头挑动。

“怪哉,天皇地母悬空不立,怎么又有人研究天皇大道?不怕死吗?”

青玄道君伸手一抹,把一切恢复原样。将归入天皇名下的几个道神重新打散,回归雷祖、星主名下。

可在他打算进一步追查时,受天皇道光阻隔,无法进一步观测。

这就是万神图好处,万神图既是金丹真箓,也是神通根源,更是紫极神图副本。有万神图护持,避开道君们的追究。如果任鸿愿意,手持万神图的他可以绕开紫极神图,在外私敕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