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三十九章小楼一剑,天外飞仙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鸿跟着星魔来到祭坛,正巧看到星魔把小楼飞仙图塞给小楼真人。

仙灵揣测:“敢情他盗取此宝,就是为救小楼真人?”

“是啊,再想想刚才的玉佛手,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善莱菩萨吧?”

任鸿正感叹着,突然天空中的善莱菩萨腾出手了。

一面演化晓月望海,一面出手攻击下面的“几只蝼蚁”。眼瞧着金光坠落,星魔施展星光遁法逃走,任鸿也干脆用青蛟剑,驾驭剑光离开。

不得不说,剑遁就是快。而且有一口法宝级飞剑在手,任鸿有信心跟金丹大修士搏杀。

“或许,这就是剑仙吧?”

“剑仙?你这手段也配称‘剑仙’?”仙灵蔑视说:“别说你,就连雷凌子也不过是剑道入门。剑仙?得亏上清大老爷飞升,不然这些人物敢称剑仙,还不被他一剑戳死?”

当今玄门,号称剑仙者千人,但放在千年之前的那个时代,真正被尊为‘剑道仙人’的恐怕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但任鸿对此毫无半点负担,不以为然:“我又不是专门研究剑道的仙人,干嘛管这么多?飞剑锋锐,好用就是了。”

在飞剑之下,雉鸡精毫无反抗之力,这就够了。

青光一闪,任鸿回转青龙木前,跟青龙幻灵伪装的自己替换。

杀了雉鸡精,取得九窍丹,任鸿自感这次任务完成一半。

“接下来就是善莱菩萨。”

善莱菩萨堂堂一击轰下,什么雷君、什么天兵,统统消散。眼看金光要轰杀祭坛,夏凌仙子主动上前以清霄玉楼抗衡这一击,保下自家师尊。

金光和玉楼接触,转眼夏凌仙子被冲力撞飞。

任鸿瞧见这一幕,上前抱住夏凌仙子。

冲击惯性连带他都飞出好几丈后才勉强站稳。

见仙子面如金纸、道基浮动,任鸿赶忙注入法力为她疗伤。

真元在夏凌体内刚运行半圈,便感受到一股阴毒而诡异的法力。

外相金光灿灿,正气凛然。可实质混合妖气、鬼气甚至还有魔道真元。

“好古怪的法力,这菩萨修炼这么混杂,不怕走火入魔吗?”任鸿心中暗骂,转而动用天皇真箓。

天皇真箓统御天地万气,任鸿先把这一股诡异法力封神,然后将其召至万神图内,以自身紫极天皇真箓磨灭这一尊外道神魔。

体内冲撞的真元被任鸿抽走,夏凌仙子的气色立时好了几分。

她扯着任鸿的衣袖:“快,道友快帮我将师尊救出来!”

“不用,你家师尊得你这一阻,已经安全了。”

任鸿耳畔,依稀听到清悦的剑鸣。那剑鸣灵音正是当初小楼飞仙图内听到的声音。

天空中,善莱菩萨看到任鸿抱着夏凌。目光突然一凝,脸上多出几分杀意,再度出手攻击二人。

而且这一击跟刚才随手一击不同,这一击蕴含杀意,菩萨御使十成功力,连带二人所在的空间都被锁定。

“去死!”

在这一道金光中,空间已然崩塌!

眼看二人岌岌可危,任鸿抱住夏凌仙子施展剑光蓄势待发。

“孽障,休伤我徒!”

青玉剑光冲向九霄,伴随响彻天地的剑鸣,狠狠斩向晓月望海。此剑一出,任鸿二人立刻安全,施展剑遁来到安全地方。

“怎么样,我说过你师尊没事。”

“师尊醒了?”夏凌仙子又惊又喜,正要赶过去汇合,突然察觉自己在任鸿怀中。她面色一红,赶紧起身道谢。

“没事,没事。”任鸿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倒是恭喜你们玉传观,你师父因祸得福了。”

在小楼飞仙图的帮助下,小楼真人顿悟超拔之道,将自身的龙相悉数褪去,连带束缚他的伏龙金锁也一并斩断。

耳畔,仙灵传音:“任鸿你瞧瞧,这才是剑仙之道。一剑破碎九天,乃玄都大老爷当年留下的超拔之剑。”

一剑飞仙,超拔九霄。

小楼真人以元神御剑,天空乍现九重云楼。随后这至纯至锐的一道青光劈碎九天,一口气将晓月望海击穿。

天空中,象征善莱菩萨本源的精神海域突然暴动,愿力一分为二,有一部分信仰愿力坠入人间。

这一剑的气势,已经超脱元神三境,跨入真正的道君层次!

“孽障,你暗算贫道,今朝就让你偿命!”

小楼真人意气风发,,正要准备第二剑时,突然心口一痛,精气瞬间衰败,吐出黑血后昏迷过去。

“师尊!”

夏凌不假思索,立刻冲过去救人。

“这是怎么回事?”任鸿面带疑惑,跟雷凌子二人对视,也跟上去。

剑势消失,不仅任鸿夏凌吃惊,就连善莱菩萨也愣住了。

女鬼王神魂浮荡在晓月望海,正以愿力重塑佛身,修补精神道域。

目光往人间望去,在小楼真人怀中看到一只小红虫。

“噬心蜂?”善莱菩萨心中一寒:“这是魔教早前预留的手段?”

噬心蜂,乃天下九大异虫之一。这等异虫不食花蜜,专采生灵心血。母虫无需雄蜂即可孕育子蜂,一只子蜂可扎根一位修士体内,不断为母虫吸食心头血。但二子蜂相遇,则双双同归于尽。这也是唯一化解噬心蜂的办法,找来另一头子虫送入心脏,迫使双虫自杀。

如今小楼真人心头有一只子蜂,善莱菩萨瞬间联想到魔教手段。

“噬心蜂若培养起来,能重创真人。果然他们不仅在谋算小楼,更在谋算我。”

善莱菩萨面色阴沉,一缕缕阴识扫视天地,寻找魔教踪迹。在黑山远方的一处山洞口,她看到一位白衣书生。

这书生气息跟焚天火境死亡的鬼书生有几分相似,不,应该说完全一致。唯一奇怪的,就是他没有影子。

“鬼先生,这是你的手段?”

“星魔盗取小楼飞仙图,旁人猜不出他的打算,我如何猜不出来?”书生悠悠挥动折扇:“菩萨放心,噬心蜂只针对活物,对菩萨这等阴灵得道的鬼王,全无半点伤害。”

没有肉身,哪里来的心头血?

“哼!你当我不知?你这是等我证道君之位,重塑神鸟真身时动手!”

九头雉鸡精称呼善莱菩萨一声“姨母”,因为善莱菩萨原本也是一只鸟妖。她千年之前被高人斩杀,阴魂堕入幽世不灭,成就鬼王之身。

晓月望海中金光激荡,一道光柱轰碎山洞。

书生幽幽一叹,化作阴风散去:“菩萨何必多心?在下并无恶意。”

逼走鬼书生,善莱菩萨仍有些不安。

“鬼书生修持《阴魔策》,心思狡诈,定然还有后招。不过我这次证道的依仗不仅是他们,更是这座山脉。只要他们不知晓我的根底,就不怕!”

善莱菩萨闭上眼,继续塑造菩萨法身。

晓月望海在她的驱使下,虽然少了一部分愿力,但已经形成真正的佛国雏形。

而她的鬼王之身,也犹如一轮明月般升起。利用万鬼愿力逐渐纯阳化,成就大日之相。

祭坛上,傅书宝掐指一算,小脸难看起来:“不对!她的祭坛已经捣毁,邪鬼被斩杀大半,怎么还有这么浓厚的愿力?”

任鸿受夏凌仙子之托,将小楼真人从祭坛救下。

他小心翼翼用一道青龙幻灵圈住噬心蜂,将它锁在一个小球内。

然后感应一下四周,发现在大地之下亦有一股股愿力涌入晓月望海。

顿时,他恍然大悟对傅书宝说:“冥世!她的信众是邪鬼。不仅在人间,更在幽世!”

如果任鸿和傅书宝能潜入幽世,就能看到幽世某一方鬼蜮,有百万邪鬼对着一尊菩萨像顶礼膜拜。

善莱菩萨,是幽世鬼国的菩萨,幽世才是她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