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五十章至高剑诀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司马玄、司马洪以及司马羽三人守在左侧太元九苑的要道。

忽然一片血光闪过,司马空摔倒在地,他下半身拦腰而断。

“这……这怎么回事?”

三人手忙脚乱帮司马空止血疗伤,又把去后面探险的司马隼找来。

等司马空幽幽醒来,勉强说:“澹台家大小姐身边跟着一老翁。此人手段强横,一剑就把我重创。你们务必小心。”

“五哥哥放心,这次咱们司马七骏都来了,等大哥和三哥回来,联手给他们好看。”

安抚司马空后,兄弟四个守在一旁。

不久,骑着白虎的老翁带着三女慢悠悠走来。

任鸿一路观看两侧风景,看到许多横倒在宫殿左右的女性玉像。那些玉像宛如活人一般,身上还有伤口以及武器。

“道兄,这座仙府来历你怎么看?”

“很古早。至少在一千五百年前。”钧天仙灵说:“我从老爷祭炼以来,就没听说过这座仙府。”

何止没听说过这座仙府,他甚至不知道玉虚上人什么时候跟人一起编撰《紫极书》,更不知道自家昆仑天书怎么混入这座仙府的禁法体系。

“不过我能看出来,这座仙府应该是遭逢魔难而毁。这倒在地上的种种玉像,都是当年太元玉妙仙府的宫女侍婢。”

“要论魔难,千年之前算一场大魔劫。而再往前算——”

突然,前方夹道左右两块大石后,暴起一道道白色剑芒。

任鸿不慌不忙,身边三女突然变作三头勾陈神兽。一个撞碎剑芒,一个找出司马四人的踪迹,最后一个当场自爆。

随后,任鸿又找出三头朱雀,两头青龙轮流自爆。

等烟尘散去,地上倒着四个年轻人。

望着昏迷倒地的四人,任鸿不禁感叹:“华山派好弱啊。”

“五岳派虽然体制各不相同,但水平大致齐平。元神三境的人物,他们能往外头来多少?尤其华山派没有一位正经道君,只是五个元神真人依仗帝君玉剑的威能。哦,现在应该是四个了。”

“他们来几个金丹修士寻宝,已经是极限。总不能几个世家长老出来蹦跶吧?当然,他们来也不是不行,只是仙府开启只有六个时辰,等他们过来,仙府已经闭合。”

而区区几个金丹层次,哪怕金丹大圆满又如何?除非七大派的金丹圆满,不然对任鸿而言,一巴掌就能拍倒。

看着四人,任鸿指尖迸发剑气,正要下杀手时,上空太元禁法突然变幻,一重重祥云裹住任鸿。

“咦,不能杀人?”

感受太元神禁的压迫,任鸿不得不收手。

仙灵:“想必是星魔开启仙府时,在禁法中添加了一些东西?”

任鸿试探性再度动手,禁法仿佛有灵智一般,不仅增加排斥,更在他脚下凝聚一座传送阵。

最后,任鸿只得作罢,暗思:这几个华山派弟子不能留。他们看到自己这老翁姿态跟三女在一起。

云嘉和菡萏仙子倒也罢了,吕清媛作为相国之女,根本逃不走。到时候华山派追究,反而给吕家惹来麻烦。

“道兄,先把他们装起来。”

“装起来?”仙灵很不情愿:“我才不想把他们送到我的纯阳空间。这样,你玄武戒怎么样?”

“我这戒指怎么能装活人——”略略一想,任鸿让玄武幻灵吐出寒气,把这几个昏迷过去的弟子冻成冰坨,扔到戒指里。

“里面没有空气,但陷入假死状态应该能撑一会儿。就算死了也没什么。”

他盯着太元神禁等了一会儿。禁制没有半点反应,仿佛这样做不会引发禁法压迫。

“行了,我们去找太元金殿。”

一边走,任鸿一边撤去伪装,展现真容。

“在这处仙府,我隐约有个预感,或许藏着我的机缘,咱们慢慢走。”

仙府中央一列称“七殿”。有朝元殿、含元殿、丹元殿、太元金殿等七座宫殿。

左侧一列称“九苑”,玉华苑、宝林苑等皆在此列。

任鸿一路行走,看到不少在此寻宝的修士。

有些修士三俩合作,一起破解某处建筑的禁法。而有些修士大打出手,最后被太元禁法传送出去。

“果然有灵智。这太元禁法是有人控制的。”仙灵忽然说:“可能是星魔在背后操控,任鸿你小心些。这仙府可能是星魔设置的局。”

“不必,我感应到他了。”

任鸿停在玉华苑前,突然上空星光闪烁,星魔身影乍现。

“星劫元指!”

任鸿不假思索,反手一道“混元剑指。”

两人对拼一指,银色星光罡劲和混元紫极剑气对轰,二人身边狂风涌动,无数金石花木被余波绞碎。

“这么强!”任鸿心下凛然,同时他右手食指传来连心之痛。

在指法对拼间,他的食指指骨被星光罡劲击裂。

当然,对面星魔也不好受。紫极真气极为霸道,虽然他手指没有受伤,但真气钻入体内让他脸色忽青忽白。

“果然,你是北岳那人,真正的陆压!”

星魔退后一步,反手又是一拳。

“疼——”任鸿咧嘴后退,玉尺仙灵立刻传来法力,“你先疗伤,换我来!”

任鸿左手抓住勾状玉尺,对少年方向轻轻一甩,九朵纯阳灵云在星魔身边升起,以昆仑秘传的“少阳先天神禁”将他困住。

但对方身上一片星光闪耀,隐约有旗幡状的法宝闪现,转眼撕碎九朵灵云,消失不见。

“咦?”

少年强行脱困,让仙灵惊讶不已。

要知道,他这攻击堪比元神真人。

“这不是星神剑,而是另一件仙器。他到底带着几件仙器?纵是星宿宫当初也弄不出来这么多星辰仙器吧?”

……

“果然是这厮!”

“陆压是他,长青子是他,而他真正的名号是‘鸿钧’?”

星魔借旗幡溜走,跑到七殿另一侧的“九阁”。

“算了,反正只是试探,知道他底细也就够了。”

星魔打量自己面前的小径。在清幽小径的尽头有一座阁楼废墟。

少年闲庭信步地走在小道上,观察另一头的楼阁废墟。

这废墟似是被一道神火魔雷劈中,遗迹一片乌黑,依稀能感受到上面依附的魔意。

“果然,三千年前那场魔难,太元仙府受损严重啊。而这座仙阁,兴许就是藏书之用?”

星魔顺着楼阁废墟继续前行,来到一处完整的剑阁。

剑阁上方挂着一口仙剑,垂下剑气锋芒阻拦一应修士靠近。但星魔持有天下九剑之一,星光轻轻一动,破开禁法走入剑阁。

剑阁简朴淡雅,左右各有一列木架。

左侧木架上端以大道赤文书写“三清”两字。在这个架子上的剑法,统统都是三清道统。

最上一列记录七部剑诀:《混元一气天道剑诀》《天外飞仙剑经》《太上玄德剑经》《断空剑》《开天剑》《诛仙剑道》《通天剑道》。

七部剑诀风格各异,但星魔能清楚辨认出,天外飞仙和太上玄德皆出自太清一脉,断空剑和掌天剑出自玉清一脉,诛仙剑道和通天剑道出自上清一脉。

“至于所谓的“混元一气天道剑诀”,则是三清宗时代最古老的剑诀。”

“不过这里面残缺很严重啊。”

三清一脉的七部至高剑诀,除却《断空剑》和《开天剑》留有完整的玉简金册外,只有《混元一气剑诀》有传承封存。太清上清的四部剑诀留空,只有名字而无传承。

星魔伸手触碰上面的玉牌,瞬间三道剑气冲入眉心。察觉他身上的星光元力,开天剑气和断空剑气凝成玉清剑光劈向灵魄。

而混元一气剑诀变化五行,演化先天五行剑意,组成一座混元一体的剑阵将他困住。

幻星蝶轻轻一动,星魔溜出剑气包围。

除却三清至高七剑诀外,下面一栏还有诸多天仙级别的剑道传承。什么太清天龙剑法,玉清九转剑诀,上清四灵剑诀等等。这些剑诀传承倒是一应俱全。

末了,他在剑阁边上找到一卷锦帛,上书:“三清一脉,至高剑诀有五,混元、太上、开天、青萍、诛仙。五剑传承高深莫测,可择一修行,不可贪多。”

“五部?”

再看看架子上的七部剑诀,星魔心中泛起嘀咕。

但随后,他转入右侧书架。

这个架子上也是剑法,但并非三清一脉。这上面也有五部至高剑诀。

《太一归元剑》《伏羲天皇剑经》《北辰星河剑》《娲皇补天剑》以及《太元素玲剑经》。

“果然在这!”星魔大喜过望,但仔细一看,除却《太元素玲剑经》外,其他四部剑经一个都没有。

“没有?这里也没传承?那我这套剑法后面该怎么修炼?”

五部剑诀下,亦有玉女剑经,素女九剑,九玄剑道等等剑法。甚至还有一篇完整版的《太元七截针剑》。

但星魔根本看不上这些,转身离开剑阁。

“这仙府毕竟跟我缘法浅薄,还是再看看吧。”。

的确,他的星辰法门跟太元仙府格格不入。跟他有关的那部至高剑诀留空,根本没有传承。

反倒是任鸿,此刻迎来批言中的机缘,终于炼就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