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拳九命,九尾狐毙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当年吕氏江山怎么没的。旁人不清楚,钧天仙灵还能不知道?

北斗派支持的吕家王朝在末年越发衰颓,各地魔道作乱割据。到最后,吕家王朝的诏令连京城都不出去,龙气禁封就是一个笑话。

千年魔劫中,三清大教主出世扫荡魔氛。本朝开国皇帝秉持三清符命开辟新朝。而将吕氏江山葬送的最后一击,是玉虚上人的一记番天印。

“尔承天命牧守众生。今万魔乱舞,民不聊生,尔等罪无可赦,当废天命。”

一掌之下,翻天覆地,尽削天命。

可眼下任鸿面对的朝廷,比当年衰弱时期的吕氏江山何止强了一倍。

“今朝可还在鼎盛期啊。那祖皇帝受三清符诏,你下手这么狠,回头人家肯定要找你算总账。”

钧天仙灵心下一叹,他清楚自己的话任鸿听不进去。

“这厮跟老爷脾气仿佛,想要干的事情没人能劝住。”

任鸿一路行走,碰到修士阻路,一道神霄雷霆轰下。碰到士兵阻拦,阴阳大咒打入假死状态。

最后,任鸿飘然来到道君皇帝处。

他行礼作揖:“贫道鸿钧,特来拜见陛下。”

道君皇帝和一众妃嫔躲在朝天殿内,士兵里三层外三层将朝天殿保护起来。

皇后大病未愈,不住咳嗽着打量从京城外一路打进来的任鸿。

衣裳飘飘,一人独仙。

少年气度不凡,让人心生慕意。

尤其当丰神隽永的少年和四五十岁的道君皇帝照面,更形成鲜明对比。

“莫说陛下如今,就是陛下年轻时也难和这位仙长相比。”

皇后并非今上发妻,而是继后,她本是潜邸侧室上位。她对皇帝没有多少情爱,只是家族利益所致。她更清楚自己命不久矣,甚至皇帝已经挑选好新皇后。

任鸿一路打入皇宫,皇后娘娘非但没有心生惊恐,反隐隐有一种快意。

而旁边那些妃嫔娘娘们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仙人风姿远胜过自家皇帝。

不少妃嫔心下暗叹:若陛下也是这等年轻容貌,我等怕也会真正倾心吧?

唯独康嫔看到任鸿,露出惊惧之色:他……他怎么在这里?

不过她的恐惧在人群中并不凸显。尤其看到任鸿将一群士兵“打死”,走入宫殿,好几位胆小妃嫔已经吓晕。

“贫道此来,为三件事。一是斩杀妖邪清君侧。二是询问家乡祸事,追查祸首元凶。三来,是询问陛下一些问题。”

看到诸妃嫔女眷惊慌神情,任鸿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谦笑道:“诸位娘娘放心,这事跟诸位女眷无关。只是——”

他亮出玉柱道君赠予的降妖符。

按照昆仑和玄都的意思,是以九尾狐破坏玉皇计划。按照玉柱道君的计划,是假借除妖捣毁玉皇计划。

但在任鸿眼中,两种方法都不可取。

“老师当年纵横天下,什么时候这样委曲求全过?”

“我玉清行事,何须如此怀柔?”

任鸿从京城一路杀到皇宫,虽是意气之举。但随着他来到道君皇帝身边,体内金丹已从九品升华至七品。

钧天仙灵总嫌弃任鸿如同一个小老头,行事没有冲劲,没有修士一往无前的求道之心。

可试想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能有多坚韧的心智?

但《斗战图》犹如一记猛药,让任鸿真切感受玉虚上人曾经的气魄。

金丹之时,玉虚上人便与元神大修士搏杀。

元神之时,玉虚上人曾斩杀绝顶妖王。

道君之时,玉虚上人一掌毙命三位天神。

任鸿将老师视作前进路上的道标,效仿老师斗战天下,终于领悟玉清一脉盖压天下的气魄。

九尾狐?

哪有那么多蝇营狗苟,一拳打死就是!

任鸿以降妖符照向妃嫔,康嫔在接触道君仙光的那一刻,整个人身子瘫软,玉面冒出一根根狐毛。

“啊——”惨叫后,康嫔被逼出原形。

毛茸茸的九尾白狐落在妃嫔中央,吓得一群妃嫔惊慌失色,不住尖叫。

“诸位娘娘放心,贫道此来就是捉妖的。”

任鸿一道清心符安抚人心,上前将瘫软在地上的九尾狐倒提。

九尾狐挣扎着想用利爪挠任鸿面颊,但任鸿手掌内劲一吐,把九尾狐体内妖力全部废掉,扔到道君皇帝脚下。

嘭——

“陛下见到身边人变成妖狐,不知作何感想?”

道君皇帝盯着九尾狐,心中发毛。想到自己这些日子和九尾狐夜夜欢爱,喉咙涌上一阵恶心。

人兽结合这种事,不是谁都能忍受并理解的。

“呕——”他张口干呕,整个人精神萎靡不振。

“看来陛下着实不知情,这么说也不会为她求情?”

眼看九尾狐要跑,任鸿一脚踩住它的尾巴,手掌吐出内劲,以玉鼎九转之法握拳狠锤。

呯——

九尾狐脑浆迸裂,当场陨命。

而任鸿这一拳不止打死一条命,而是一拳穿九命,把九尾狐生机全部砸碎。

钧天仙灵偷偷下手,将九尾狐心血收留。

任鸿踢了一脚狐尸:“到底夫妻一场,这九尾狐姑且送给陛下做皮裘吧。”

道君皇帝在两位妃嫔搀扶下吐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仙长既已除妖,此妖孽尸首还请仙长带回。”

“眼下事情已了,道长是不是……”

您是不是该走了?

“不忙,第一件事完了。接下来是第二件事。”

“贫道出自灵阳县,六年前家中遭逢地震,幸好贫道得遇仙缘,跨入天门。”

“如今下山降世,只为寻找当年元凶。”

听到这话,道君皇帝心中一动,做出一副哀戚模样:“当年这件事是皇兄他……”

“齐王干的,我知道。但当初是谁给他献上地魔召唤的图箓,是谁布置阵法,是谁召唤的邪魔捣毁灵阳县?”

几个问题下来,皇帝面色难看:“这……朕不知。”

“不知?陛下乃万民之主,灵阳县十万民众难道不是陛下子民?”

“六年过去,陛下不思为子民报仇,竟还打算包庇凶手不成?”

龙气屏蔽下,任鸿算不出始末究竟。但如今玉清道箓高悬,任鸿哪还不知道事情真相?

当年齐王余孽害了自家,后来皇帝见那群人术法手段高明,就收入皇宫参与玉皇计划。

如今那群人,尤其是当年齐王座下的几个仙师谋臣,就在任鸿脚底下的地宫里!

甚至道君皇帝的心思,他都能猜出来。

区区一个灵阳县算什么?就算整个郡城灭了,只要玉皇道相确立,那他就是跟三清道尊平起平坐的人间神王。

那时万仙俯首,成就真正的人间郡主。区区十万人命,又算得了什么?

看到道君皇帝推脱,任鸿目光冰冷,但脸上旋即浮现灿烂的笑容:“既然道君陛下说自己不知情,那么就让贫道孟浪一把,亲手来找出真凶吧。”

“陛下,得罪了。”他上前扯住皇帝衣袍,直接把皇帝从龙椅拉下来,拖着皇帝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