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六十四章补全琅嬛,为我真传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看来,我挑选的这个剑修,实力不错嘛?”任鸿摸着下巴,观望云嘉斩破魔君残念。

“不是她强,是对方弱!”仙灵毫不客气拆台:“这一缕残念勉强接近灵胎层次,还不如你前几天打死的那些灵胎修士。”

“……”

“不过——云嘉天赋的确不错。她法力勉强恢复到真火境,借太元神禁之力斩掉魔君残念,也算难得。”末了,仙灵中肯评价一句:“如果她能用《天元剑指诀》重修回金丹大圆满,至少可以对战灵胎修士并轻松获胜。”

不破不立,云嘉剑胎破灭,转修指剑,反凝聚剑心,走上真正的剑修之路,未来有望剑仙。

“不过天元剑指诀并没有高深剑道,想要让她彻悟剑心剑道,还需一些机缘。”

第二波魔劫开始,蕴含大道灵韵的魔君力量一一苏醒。

玉华苑外,一根根幽蓝色的章鱼触手慢慢爬向灵苑。

因为此地与太华帝君有关,任鸿以神霄道兵看护。

当触手靠近,无数雷霆轰然落下。但那些触手肆意摇摆,不仅硬扛着雷霆轰击,更探向天兵将其一一绞碎。

玄光苑外,一条黑水玄蛇乍现,吞噬所有守护的火鸦兵。

五气苑外,墨色海水消融五气,靠近的天兵纷纷毁灭。

丹翎苑外,漆黑魔光扫过,天兵尽数化作魔兵。

……

“魔君之威,果然不凡。”

察觉各地天兵被打回元气,甚至被转为魔兵,任鸿不得不亲自出手。

“朱雀、青龙。”任鸿身上冒出青赤二色灵光,以朱雀为弓,青龙为箭,遥遥瞄准玉华苑外的魔章。

嗖的一声,青龙箭矢重创魔章。一道道青光从章鱼体表爆发,树枝从章鱼触手破体而出。很快这头魔章内部被一颗青龙木牢牢钉死在原地。任凭章鱼挣扎,都无法摆脱从体内生长出来的神木。

吕清媛站在旁边观望,看到青龙木寄生魔兽,眼中闪过异彩,对这种战斗方式陷入沉思。

仙灵:“咦——这也是老爷在斗战图中展现的手段?”

“不,这是我琢磨出来的方法。”任鸿再度以青龙元灵聚合箭矢:“凤翼为弓,龙首为矢,借两大真灵神兽之力对敌,这是我六合神兽的运用手段。”

又是一箭射出,黑水玄蛇当场打爆。破碎的蛇躯变作一条条小蛇钻入仙府各处。

“道兄,再用一下你的力量。”任鸿抓起钧天玉尺,法力尽数灌入其中,一朵朵纯阳金花在太元殿上空绽放。

“去!”玉尺一划,金花纷纷没入仙府各处,净化魔韵残念。那些逃走的黑蛇被金花一碰,当今焚烧殆尽。被魔化的天兵触碰纯阳仙光,纷纷返还元气本相。

“这应该是第一个吧?”任鸿将五气苑外的墨色海水净化后,再度观察仙府中的动静。

“应该是第二个。云嘉对付的那道魔君残念才是第一个,但应该是最弱的。”

太元仙府之战,是三千年前九阴绝日的三大战役之一。此地陨落无数魔君,他们魔魂崩碎,化整为零,在太元神禁内挣扎。

不论是刚才的章鱼还是黑水玄蛇,实质上都是一位魔君分裂的残念。

弇妃声称任鸿需要面对四五道魔君残念,指的是四五位截然不同的魔君。

一开始的魔雾最为弱小。而任鸿面对的这些章鱼,水蛇,则是沧海魔道的魔君。

紧接着,第三位魔君残念引动。这道残念是一只冰凤凰,完整的神鸟凤凰。

“此魔也是极寒魔道?看起来比前次看到的那位魔君要弱啊?”任鸿手中弓箭一抖,化作朱雀冲向冰凤凰。

同时,又有一口魔剑成型,一片藤蔓爬向各处灵苑。

“太元玉女,可敢与我比试剑道?”魔剑穿梭各处宫阁,每过一处剑光横扫,太元神禁随之破去。

“竟是一位魔道剑仙?”

而当建筑毁灭后,那些诡异的藤蔓随之蔓延。这些藤蔓比任鸿的青龙木更加恐怖,所过之地元气尽数化作邪祟,很快一座灵苑便化作死域。而且摄取元气后,藤蔓绽放红色花朵,有一群群诡异的魔虫冒头,开始四散攻击。

“师妹,菡萏,云嘉,你们用太元神禁控住范围,避免藤蔓扩散。我去对付魔剑和冰凰。道兄——”

“明白!”

钧天仙灵自动飞出去,对上天空飞旋的银白凤凰。

一朵朵纯阳神火化作金网罩下:“邪魔,看我昆仑手段!”

纯阳钧天尺乃玉清大教主所炼,蕴含先天纯阳之道。纵然魔君冰凤内有一道先天极寒玄气,受纯阳之气灼烧,一时三刻间也化为乌有。

倒是任鸿面对的魔剑凶横无比,任鸿在仙府追逐魔剑,最终将他逼入右侧剑阁之地。

“等等,这剑好像不是魔君道韵。”任鸿看着前方血迹斑斑的铁剑:“这貌似是魔兵成灵?”

剑阁处,禁法剑气蓦然爆发,魔剑受剑气所摄,当即断裂,唯有一道黑影冲入剑阁内。

任鸿紧随其后,对剑阁射出一道天元剑指,在同源剑气的引导下,任鸿顺利进入剑阁。

剑阁中央,黑影徘徊不定。两侧书架受剑气影响,纷纷默哀出仙光剑芒。

任鸿刚拿进来,便看到黑影被剑阁两侧的剑诀光芒毁灭。

“好凶的地方,太元老师收藏的剑诀这么强横吗?”

他往两侧看,瞧见左侧三清剑道后,先是一惊,随后察觉不对。

瞥见星魔翻出来的那张锦帛,任鸿暗思:“按照记录,至高剑诀只有五部,可眼下有七部,显然是后面有人进来填补过。”

三千年前,太元府主收集三清剑法,以太上、开天、青萍、诛仙以及混元五部剑诀为至高。但天外飞仙以及断空剑,根本没有提及,显然是后来加入。

“青萍剑诀,应该就是七部中的通天剑经。”

“断空剑是玉虚老师参悟的剑道,他老人家飞升前,只有他自己会,昆仑中的传承早被封禁。莫非他来过?”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这里有《断空剑》传承。

“还有《天外飞仙》,应该也是老师写下名字,但老师不知道真正的传承,无法填补太清一脉的剑诀。”

想了想,任鸿将自己从小楼飞仙图参悟的《飞仙剑经》录在架子上。

突然,一道玉清剑光从书架射出,在任鸿面前化作两行字。

“补全琅嬛,为我真传。”

“琅嬛?莫非指的是嫏嬛阁?听许白说,嫏嬛阁有诸般仙家妙法,跟剑阁倒有些相似。难道其中有什么渊源?而这是玉虚老师预留的批言,我可以当亲传弟子了?”

扭头看向右侧,瞧见另外五部至高剑诀。但任鸿连开天剑经都没吃透,哪有功夫研究这些剑诀?

他随意翻看完整版的《太元七截针》,这一看,差点惊叫出来。

这七截针跟自己的《天元剑指诀》相似程度高达百分之五十。

“果然是一个人所创,理念一脉相承,招式都能看出雷同。只是七截针法讲究截断五行阴阳,比天元剑指诀更加狠厉阴毒。”

在七截针中,有一套诛杀七魄的绝针法门,能让修士魂飞魄散。

随便看了看,任鸿惦记外头的魔君残念,赶紧出去。

“假如这柄魔剑不是魔君残念,而是魔兵成灵。那么可能还有其他魔君残念?”

任鸿刚出去,猛然看到天空中弥漫的冰蓝色剑光。。

“任鸿,赶紧找一处安全地方躲进去,千万不要出来!”

钧天仙灵的喊声响彻整个仙府:“这是定海大圣的剑意,飞升级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