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七十三章道君转劫,三清真相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定光道人?灵鹫寺?”

任鸿脑中浮现关于这位道人的情报。

定光道人是昆仑道派客卿,昔年和昆仑三圣并尊。虽然不如这三位大佬的层次,但也是仅次于“九道人”级的仙道大能。

他为更进一步,选择以佛宗秘法凝“定光如来”法相,是当今仙佛合流的第一人。

“他的弟子,难怪要这么偷偷摸摸进来。这镇妖钵想必是他当年留在封妖洞的?”

腾蛇潜伏在暗处,盯着和尚念经祭炼石钵。蛇尾不小心触碰颛臾遗留碑文。

突得,任鸿眼前一晃,又看到千年之前的情景。

仍是二人站在一起,他俩背对着腾蛇,用八根锁链将一头怪兽困住。

那怪兽人面虎身,有九根尾鞭。正不断怒吼挣扎,催动妖君之力。

“畜生,吵什么吵!”颛臾拍手一击天道大手印,把怪兽狠狠一砸。

“神兽陆吾?”

看到怪兽的九根尾巴,任鸿立刻想起昆仑中一类赫赫有名的神兽——陆吾。

传说这神兽乃昆仑山神,是西昆仑的镇守神将。

定海二人废了半天力气才把这头神兽妖君封印。但在任鸿眼中,直接打破他的三观。

“这颛臾前辈的手段很强啊。”

此刻二人皆是元神,但他俩硬生生降服一头道君级别的神兽!

而且并非定海道人,而是颛臾降服。

元神战道君,任鸿只见过自家玉虚老师干过。

剑仙气喘吁吁道:“封印比杀人麻烦多了。你若厌恶他得罪你,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我给他一剑也就是了。”

“此兽乃昆仑之灵,暗合地脉气数,不该死。”

“不该死?你这九灵锁天咒下,又有哪个妖王能活下去?又有谁能抗住天道之力的消磨?”

“他们肉身难以脱困,但精魄妖魂可以逃脱。比如三年前咱俩击杀的焦明鸟,它就可以魂入幽世化身鬼王。而这神兽陆吾更别有用处。”

颛臾加固封印后,坐在地上说:“三千年前,昆仑乃三清宗山门。陆吾跟三清宗有缘,我算定未来三清道统势必复兴。到时候陆吾神魂会被昆仑仙人点化,化身神将。”

未来三清道统大兴?

腾蛇看着幻境中的这一幕,忖度:“颛臾前辈镇压妖君,是老师立昆仑之前?”

关于昆仑派的来历,按照最大众、最普遍认可的说法:紫阳夫人从极东而来,于昆仑之巅和玉虚上人论道。随后玉虚上人出世,建立昆仑道派。

但在此之前,玉虚上人在哪,在何处修行,无人知晓。

“如今从颛臾前辈话中看,他们镇压妖君在老师出世之前。果然,传闻龙首岩乃徐师兄所造,是假的。”

定海道人听颛臾话,无语道:“你折腾这些,不觉得太麻烦了?三清宗复兴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结善缘总是有好处的。”

颛臾拍拍地上的陆吾脑袋瓜,然后说:“先把这地方弄了,然后咱们去玉虚顶拜见石像。到那尊石像面前,你可注意些,别把你那臭脾气摆出来。”

“石像?传闻昆仑之巅有神人像,你指的是这个?”

“没错。玉虚顶那尊石像很特殊。因为……”

“因为什么?”

腾蛇看不到颛臾的表情,但从他话语中能听出一种慎重:“那尊石像里面有仙人。”

“仙人?”定海道人忽然笑了:“咱们在凡人口中也是仙人。”

“那不一样,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佬。还记得咱们第一次相遇时,我带你去见的那位老翁?”

定海道人神色渐渐变了,语气也凝重起来:“跟那位一个层次?”

“昔年三清宗受魔劫而毁,万千道典崩散,成就如今的玄门仙道。北斗派随之大兴,执掌玄门牛耳。”

任鸿听颛臾款款而谈:“九阴绝日后,有三位仙家逃过一劫。其中一人自封昆仑之巅,镇守三清祖庭。一人转入轮回,历九世而证太上。前次我带你去拜访的老翁就是太上前辈的转世身。”

玄都宫大教主?

任鸿脑中闪过这个想法,原来定海大圣早就认识玄都宫主,甚至在前世就认识?

“你看着吧,等太上前辈的九次历劫成功,重返天仙道果。太清、上清以及玉清道统会一一重建。甚至三清宗历劫的无数仙家前辈都会回归。”

“老焦,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大争之世。你要有机会,就亲眼看一看吧。未来三清道统的道君元神足以把你吓死!”

“哼哼……”颛臾跺跺脚:“你知道吗?咱们脚底下的这座龙首岩,就是一位三清宗前辈所立。”

“那位三清宗前辈晋升纯阳境时,以番天宝印震碎妖龙,取龙首化作山峰。”

“晋升纯阳?”

“三清宗当年的叫法,那个时代玄禁仙法大兴,纯阳境指的就是元神大成。”颛臾埋头检查陆吾封印。

而任鸿听到这,心中犹如翻江倒海。

按照张丰师兄曾经提及,龙首岩是徐阴阳晋升真人境时,以宝印打碎妖龙所成。

而颛臾前辈说是三千年前的三清宗前辈所为。莫非……莫非徐师兄是三清宗那位前辈的转世?

“这样解释,倒可以说明。为什么张丰师兄声称龙首岩乃徐师兄所为。而南羽师兄却不承认,非要说龙首岩来历更早。”

没错,从龙首岩的山石年龄进行测算,绝对比徐阴阳出生还早。但如果是前世所为,那就解释的通了。

而从颛臾话中,貌似历劫归来的仙家很多?

“难不成,我那些师兄师姐都是三清宗时代的道君大圣历劫重修?”

莫名间,任鸿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但如果这么说,也能解释一个横在玄门中的巨大疑惑。

道君之难号称生死关,上万元神真人才能有一二人顺利成功。甚至任鸿瞧见颛臾前辈这种惊才绝艳之辈,都陨落在道君劫下。

那么试问玄都宫十二道君,昆仑派十八道君都是从哪蹦出来?

难不成他们有几十万的元神真人当基数?

以往,玄门都揣测这些道君天分极高,又修持三清嫡传以及千年魔劫的伏魔功德相助。

但如果这些道君都是历劫归来的大前辈,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昆仑道君一个个功法境界,千年时间不仅修成道君,更成就天仙道业。

因为,这就是他们曾经拥有的境界。

可如果这个假设是真,那么当年九阴绝日的凶险到底多严重。竟逼得一群道君轮回?

定海道人也想到这一点,提出疑惑。

“九阴绝日?九阴绝日算什么?五大魔主齐出才只能跟太元娘娘斗一个旗鼓相当。”

“又如何跟号称大道源流,仙道祖师的三清天尊披肩?纵然三清大教主转劫人世,神通万不存一,又岂是区区一场‘九阴绝日’能逼退的?”

“真正害三清宗覆灭,镇压三大教主的,是……”

任鸿听到颛臾后面提及的一个称呼。

但当他听到那个称呼时,耳畔轰然响彻惊雷,不仅幻境崩碎,更在某种特殊力量下,抹掉最后那一段话。

“如果我那些师兄师姐都是道君转劫归来,老师想必是三清宗前辈?莫非是三清宗那三位宗主吗?”

腾蛇窥见和尚已将取得石钵,蓦然窜出来对他胳膊狠狠咬下。

蛇毒和地煞邪气顺着伤口灌入和尚体内,然后腾蛇嗖的一声以地遁之术逃离。

不久后,钧天仙灵和白洛赶来,将和尚以及石钵人赃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