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尊一掌,局势反转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我——”

神霄府内的任鸿看到天空中各色雷光轰下,这老实孩子也忍不住学钧天仙灵爆粗口。

他的角度可是能瞧见,天雷子那是故意不救神霄府的!

“是啊,神霄府为五雷府之首。他当然不甘心,如果能趁机把神霄府打落,他重立一个雷府——”

“等等,他不会从一开始就在跟混元道主演戏吧?”

任鸿琢磨出不对劲:“什么为了谋求‘混元六天’而建设六天体系。混元派其实退让一步,先在这次论道确立雷府,化为五府之一。回头再争六天体系,也不是不可以啊?”

五雷派不能放弃雷祖五气,因为这是他们修炼的根本。但混元派这些年没确立六天,六天雷法只是一个构想,弄不成也无所谓。

如果他们一开始商量妥当。以天雷子废掉神霄府为代价,换取混元雷府上位,不是不可以。

抹掉神霄府,消除灵寿子遗留的痕迹,日后天雷子争夺雷祖本相的最大绊脚石被踢开。

混元派和太极派确立混元雷府,声势更进一步。

北斗派打脸老对手,扬眉吐气。

应化宗安然保留自己的雷祖化身席位。

东华派通过交易保全纯阳帝君道相。

任鸿电光石火间想明白这些,敢情各门派都得益,唯独玉清丢了神霄府?

任鸿心中唾骂这群心思肮脏的道君们。

“一群道君,什么大打出手,原来都是早就弄好剧本了!”

这时,任鸿才想起弇妃提及过的。前几天道君们早就协商过,恐怕那时候就打算演戏了吧?

“难怪,当年在龙首岩时大家都说,玉清神霄府最大的对手是天雷子。他作为雷道第一人,才是玉清最麻烦的敌人。原来是这样!”

如今这些争斗,指不定都是过场演戏。

“可怜我这勾陈雷神,如今才将将跨入灵胎之境,勉强进入第六等道神行列。”

诸位道君联合破碎神霄府,任鸿小小一金丹修士,哪有什么办法?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在神霄府破碎时离开雷界。

……

玉虚宫,看到神霄府被诸位道君联手攻击。玉清仙真们黑着脸,曲师道豁然起身,打算以元神投入神霄府,强行运度神霄诸神。

但白洛和其他三位真人联手按住他:“等等,大师兄您别乱来。”

曹风:“您就算现在进去也救不回来,还平白丢了我们脸面。”

“那也不能看着他们彼此串联,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演戏!”曲师道咬牙切齿,任鸿能瞧明白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一群道君在雷界内演戏,故意抹掉自家神霄府,还有比这个更打脸的吗?

石萱:“如今我们昆仑不去人,还能说一句咱们瞧不上雷祖法相。真过去人争夺,然后被打败,那更丢人!卢师兄,你怎么说?”

卢神通气定神闲,一边按住曲师道,一边慢悠悠说:“别急,咱们昆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们家师祖要动手了。”

几人嘀嘀咕咕,同时看向道君席位。

坐在昆仑前列的一位道君忽然道:“争夺雷祖化身也就罢了,难不成诸位还打算把我们的玉清真王逼走?”

“难道诸位道友以为,我昆仑一脉只有神霄雷法吗?”

众仙看向说话的青玄大道君。

道君盘坐祥云中,身后趴着九头青狮,两侧各站一位道君随侍。

他抚摸狮鬃,悠悠道:“神霄之外,我昆仑还有清微雷法,岂容你们这么羞辱?”

金河道君躬身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就让徒儿代您走这遭吧!”

“他们要动灵寿子师兄的神霄体系,何惧你这小小后辈?还是为师亲自来吧。”

青玄道人伸手虚按,自身清微大道演化雷霆,凝成清微玉雷天尊化身迈入法界。

仅仅化身入界论道?

瞧见青玄大道君的手段,在场道君心惊肉跳:这位大成天仙级别的存在,怕不比昔年玉清真王逊色多少吧?

修仙十二境圆满的大成,就是天仙。只是没有超脱九天,仍苦苦留在人间罢了。

清微玉雷天尊跨入雷界,所见景象和任鸿又有不同。

任鸿见五府造化,雷海之中凝聚神圣。可玉雷天尊所见,是一颗粗壮无比的祖炁巨木。根茎莽如龙蛇,盘根错节遍布世界。

那所谓的五气雷尊,只是这颗苍天雷树的五条巨大树干。

这五条主干枝繁叶茂,形成万千道雷树枝桠。而在树干顶部的树冠中央,各生长一颗象征雷祖化身的道果。那无数花叶则是垂拱雷尊的各大雷府体系。

不过五大主树枝中,神霄府那一颗道果地位最高,也是最中央的主干。相较而言,其他四个雷祖化身都是主干分出来的枝桠。

眼下五大主干外,又有一条崭新的树枝生长。在树枝顶端有混元祖师雷相。

如今各大树枝上空凝聚宝光雷霆,北极、东华还有刚刚长出来的混元树枝正聚拢雷霆,树枝向最中央的神霄府发动攻击。

天尊入界,笑指雷树:

“贫道至此,清微玉雷何在?”

闻声化雷,参天雷树又有一条新枝吐出青芽。

很快,这细小枝桠长成一条不亚于其他五根巨木的庞大树冠。

随后天尊跌坐树冠,身下有雷精凝结青莲宝座。

面对三大雷府,诸位道君围攻神霄府,天尊不慌不忙。

自家师兄铭刻的神霄府烙印,岂是那么容易打崩的?

玉雷天尊伸出手,那洁白手掌轻飘飘从雷祖根源祖炁中截取一道玄气,直接拍击东方一条树干。

咔嚓——

树干浮现裂痕,天尊直接掰断树干,扔到树根部位。

“天雷子,你要再不动手,我就再把应元府打碎,看你最后五雷府还能剩下几个!”

……

任鸿在神霄府内坐以待毙,本来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

可玉雷在雷海展开,化作全新的清微雷府。然后天尊一掌把雷泽府拍入雷海下层。

瞬间把任鸿看蒙。

雷泽古神是古老时代传承的神名,至今不显神迹,不立道统。

如今各派争执,罕有修士为其出头。

天尊一掌拍碎雷泽府,吓得雷雄仓皇逃离,遁入雷海深处。

他跟任鸿一样傻眼,但很快两个小年轻琢磨明白,恍然大悟:

“这是逼天雷子救神霄府啊!”

天雷子的五雷下院需要依托五大雷府而存。直到他的五雷院成长起来,升入雷海中央取代神霄府,成为新的雷祖本相。

但眼下五雷院还没成长起来,不能破掉五府格局。

清微玉雷天尊干脆利落,把雷泽府打崩。五府本就少了一个,纵然混元雷府顶替,也只是补齐五府之名。

如果神霄府再崩了……

天尊坐在莲花上,悠悠道:“你休想指望贫道的清微府填补。四府也好,五府也罢,纵是六府七府,也跟我昆仑雷法无关。”

“但要是神霄府灭,我就让你五雷破灭,五雷院再无法升格雷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