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八十七章三元并尊,意在幽世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师兄。一品大道相与宇宙根源相合,需慎之又慎。为增加成功率,不妨先将几位道友的大道灵相刻入紫极神图?我瞧着,晓澧道友的道相和水尊有缘。”金灵圣母忽然插嘴,打消徐阴阳的念头。

徐阴阳转念一想,看向弇妃等新晋道君。

“也好,诸位先定大道灵相,稍后我们再定水尊之位。”

弇妃和其他几位新晋道君虽跨入道君之境,但自身演化的大道灵相并未融入紫极神图,不曾享受紫极神图的加持福利。

徐阴阳取来三清印,对紫极神图轻轻一扣。紫极神图荡动青霞紫雾,笼罩云海仙殿。

弇妃和其他道君默运玄功,脑后浮现大道灵相。

有九气环绕的天女;有脚踏双龙的水神;有象头人身,手持金戈的天神;也有擎天立地,擒拿日月的巨灵。

新晋道君分两类。一类以紫极神图三清四御五老等道相为根基,无须另外记录。

另一类,以自身大道演化大道灵相,需要将自身神相打入紫极神图。而且这类大道灵相只要录入,必定上三品起步。

这次录入大道灵相的道君,有弇妃、晓澧仙人、灵牙大仙以及摩天法师。

任鸿望着四尊道相,暗思:“道君劫难凶险无比,玄门竟然还能蹦出这么多新晋道君?到底是紫极神图之后的仙道玄妙,还是这些道君之中也有转世重修之辈?”

当然,玉柱道君这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在任鸿想来,恐怕也是三清宗转世回来的仙人。

待四道君录入完毕,紫极神图上三品一列,出现四尊全新的道相。

徐阴阳刻意观察水神法相:“晓澧道友的水神法相倒是不错,颇有蛮荒古神之相。若本次真能竖立水尊法相,或许你这道相还能作为水尊化身之一。”

晓澧道人拱手道:“那就多谢道兄吉言。”

没错,他的目标的的确确是水尊之位。要借这次机会定下水尊道相,不求主位,只求一个化身即可。

然后昆仑掌教看到弇妃的九天玲珑玄女道相,对弇妃点头打招呼后,又去观察其他道相。

灵牙子乃碧游门人。刻录大道神相后,一众妖仙起身恭贺。

至于摩天法师,这是一尊散修,身上隐约带着一点佛光味道。

徐阴阳扫视一圈,心下有谱。

不论品级如何,只要能凝练大道神相,那便是大乘三境之初的神相境。完成这一步,演化自身大道神相,就有资格渡劫飞升,成就天仙道业。

可以说,进入大乘境后,各位仙真就不会再执着于人间之事。定大道,渡天劫,这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观看四道相后,昆仑掌教轻敲如意:“水尊演道,现在开始。”

说着,各派大乘境高手同时出手,玄蓝青白等诸多水光尽数升起,在紫极神图之上勾勒水尊大道相。

大道相,是将天地自然具现于紫极神图,以玄门理念进行阐述。同时,也会出现相关的仙家咒法供玄门驱使。

昆仑高人们联手操控玄浪,有四渎神君若隐若现。四渎者,江河淮济,是神州大地四条独自归入海域的大河,也是赤县神州四大水系。

四渎以黄河为首,也是“河伯”这个神位的来源。昆仑立四渎神君,以河伯为首,梳理天下水道,册封水道诸神。

而河伯在昆仑水神体系中地位显赫,更曾得玉虚上人亲赐宝珠,以执掌黄河水系。

洞渊派是一片蓝光,以洞渊帝君为尊,聚拢一片仙家法力勾画水尊之位。

北斗派仍摆出自家紫微帝君。毕竟在北斗派千年前的祭拜中,紫微帝君统御五雷,执掌周天星斗,君临山河社稷,操控风雨雷电……堪称一尊全能之神。

真武派以自家真武帝君幻化玄武本相,以玄武驾驭万水。

……

总之各派手段尽出,按照自家门派演化的大道,凝聚属于自己道统的万水道神。

任鸿作为金丹修士,根本掺和不进去。他跟其他修士一起,观望道君们演练大道。

哪怕仅仅是演绎水道,也展现各大道统、列位道君对水之道的领悟。

玄都一脉,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

真武一脉,玄冥洞幽玄渺,神秘莫测。

北斗一脉,天河浩荡,水主万物。

……

其中真武一脉的玄武法门,跟他的玄武元灵相合,对任鸿借鉴意义极高。

一天一夜之后,崭新的一品大道相自紫极神图冉冉升起。此神乃万水之主,融合各大门派的水道理念,是“水”这个概念的源头。江河湖海,云雨冰霜,皆在水道之内。

水,天地之循环也。这尊大道神相落于天皇地母之间,隐成三元之势。

蓦地,紫极神图第二阶中,五方五老君闪耀五彩光辉,同时爆发神力将水尊法相击碎。

按照紫极神图的法度,五行各在一方,其中以中央厚土为贵。

试问北水之君,安能问鼎一阶?

天地水三元之论,与五行五方之论冲突。

紧接着,雷祖大道相中射出惊雷震碎水浪,星主大道相打出星光扫灭水尊中的天河大道。

不多时,水尊大道崩散,仅留下洞渊帝君等法相仍位处第三阶。

洞渊派主叹气道:“又失败了。看来,我们的道路还是不太对,单纯以天下江河湖海之力,还是没办法立出水尊。”

碧游宫主沉吟道:“还是地母和雷祖的阻碍。雷祖司掌天雷,按照老师们定下的法度,早就把天雨权能化入雷祖名下。至于大地川河,名义上归入地母。所以凭借川流湖泊、行云布雨,无法孕育水尊法相。”

“还有星主,天河乃星辰道相,亦无法归入水尊。”

说到底,水尊就没有跟天地星雷媲美的自然权能。水的权能早被分割干净。

天河星海归了星主,行云布雨归入雷祖,川流湖泊在地母。而更加形而上之的水命天道,则划入天皇。

“强行要列,只能列出一尊二阶神位。”玄都宫主道:“如果强行要定,就暂定二阶吧。”

“但天地水三元并出。”徐阴阳为难道:“老师在世时常言,要为玄门立三元之神,以监察三界,守护仙道。他老人家有心立三官大帝,我等弟子岂能不尽力而为?”

“那就全部列入二阶。天皇之下再塑一尊天官化身,地母之下升一尊地官化身。”

徐阴阳若有所思:“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这倒是可以,不过地官执掌赦罪,倒是要立下一座地府。”

此言一出,东华派掌门忽然色变,其他门派也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这所谓建立三元格局的水尊是假,意在地府是真!

“他们要的根本不是水元之君,而是地元,是地府!”真武阁两位道君对视,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三清打算从幽世动手了?

东华派主黑着脸:“该死的三清,他们居然在这等着呢!”

面对徐阴阳和伊道人的一唱一和,金灵圣母一副很惊讶的模样:“地府?师兄的意思,是玄门诸仙修整九幽,以建设阴庭?”

演,继续演!

就算是任鸿这个新人,都琢磨明白。这玄门三大宗摆明是商量好设局,用“水尊论道”为由,引出三官大帝,诱导天下诸修竖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地府出来。

玄都宫主一声叹息,悲悯道:“九幽之中,恶鬼众多。虽有我等派遣门人镇守九幽,清扫阴氛。但地母后土神光无法长久屏蔽阴阳,常有恶鬼出没人世作乱。此外,还有西方佛门的阎罗三道,魔教的阎魔鬼宫,各国私设的鬼国阴庭。”

“我等玄门秉承天地正宗,不如趁此机会扫荡阴氛,立地官清虚帝,彻底还阴阳两界一个正道!”

沉默……

在场诸仙纷纷陷入沉默。

但三派掌教也不着急,含笑看着在场诸仙。

地府确立不涉及轮回。轮回是生死必然的法度,人死之后灵魂归入九幽,分解为灵魂粒子后重新组合新的灵魂投入人世。

除却修道有成的仙家外,等闲灵魂皆无法回忆前世,没有前世因果羁绊。

纵然确立地府,玄门也不打算插手什么阴阳轮回。他们要的,仅仅是一个善恶法度的审判。

这是玄都宫的意思,他们要借地府震慑人世,梳理人伦善恶。

而昆仑派的意图在于横扫外道,订九幽秩序。

至于碧游宫,他们要的是方便自家弟子在地府修行。因为碧游宫早年不修功德,不少弟子折损于天劫之下化作鬼仙。需要借幽冥成道。

最后,是洞渊派主开口了。

“阴间鬼庭林立,对我等着实不妙。的确要找机会清扫一番,我同意。”

你当然同意了!

再立三元,跟定论水尊不同。再立三元,是在紫极神图重塑三尊二阶帝相。你家洞渊帝君可算找到机会升格。

各派宗主心中暗骂,暗搓搓怀疑洞渊派早就得到消息。

水官解厄,这不正是为洞渊帝君设立的?

至于玄门染指地母权柄,会不会恶了地母背后的古神?

没看到昆仑将四渎神君都划入地母名下?

“昆仑派布局数百年,就是为褫夺我北阴鬼庭的地位吗?”北斗神君怒发冲冠,呵斥道:“老徐,你们手段够阴的!”

自千年之前北斗派没落。这号称万神源流的道统仙门越发失去权柄。

先是统治山河鬼神,北斗弟子一言封神的能力被三清道统夺走,归入地母名下。

紧接着,北斗派主册封人间天子的能力被玄都宫拿走,将人间天子从紫微星尊化身,扭转为天皇帝子。

当然,这背后涉及天皇地母,北斗派忍了。

但三清道统仍不肯放过,竟然还要把北阴鬼庭夺走?

北阴鬼庭,北斗派最大的底牌之一。数千年来,北斗派信民化作鬼众,修士转修鬼仙,成就北阴酆都六天。

六天之内,有北斗派六位高人化身鬼王进行统治,地位不逊道君。

东华派也阴沉着脸。

经营幽世并非北斗派一家,东华派有自家的度朔鬼庭,真武阁也有一处真武阴司。

可以说,玄门各大派在幽世,都有自己的一定力量。

不仅如此,幽世之中还有昆仑执掌的幽都鬼庭、泰山鬼庭,朝廷建立的中央龙庭,西方佛宗的阎罗界,魔教的阎魔天宫。

如今三清道统牵头,是要借着开辟地府的机会,一口气把幽世全部清扫一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