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九十五章斗战仙会,守擂七位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七座擂台位于隐仙峰下,任鸿走过来时看到里三层外三层将会场围堵得水泄不通。

不时,人群传来欢呼声,呼喊某位仙家的名字。

少年吃惊不已:“竟然这么多人?”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昆仑百年一度的云海大市汇聚九州八荒的仙家。大家当然想比一比,谁才是最强金丹宗师。”

灵胎境开始,已经是一方宗主或者高层。资历辈分提升,且碍于自家宗门脸面,行事束手束脚,不方便亲自下场斗战。

因此,金丹圆满层次的这场斗法,是修士们最后一次疯狂。出了什么事,推脱一句“年轻气盛”即可。

“对七大派而言,这也是一次磨砺门人的好机会。须知,除却玄门七大派外,八荒极地有不少隐士高人和他们的门徒。”

“而且仙会奖励极为丰厚。以三清道统为首,许诺在功法、仙丹、法宝中,为七位擂主进行奖励。你不缺功法和法宝,回头直接让玄都宫帮你炼一炉仙丹也就是了。当然,材料肯定咱们出。”

“不用选出什么天下第一?”任鸿望着远方七座高台:“仅仅选出前七?”

“没办法,金丹大圆满这个层次,谁没有一点手段底牌?为区区意气之争角逐天下第一,弄出人命不可取。这七个名额,一来对应隐仙峰的七条地脉,二来也对应七大仙门。”

“当然,如果某一仙门丢人到守不住擂台,那也跟咱们昆仑无关。”仙灵自豪道:“几次斗战仙会下来,只有咱们三清道统能一直维持擂台不败。其他四个仙门都不成。”

北斗派胜率极高,传承星主道相,可耐不住星宿宫和三清道宫暗中使坏,上次仙会上北斗派的金丹大宗师被联合坑了一把,最后席位让给星宿宫。

如今星宿宫出事,许多人暗搓搓怀疑,就是北斗派因为上次仙会的梁子而下黑手。

纯阳剑派和东华派是死敌,彼此相互扯后腿,已经连续两次仙会,他们双方都没有人守擂成功。

真武阁虽然上次守擂成功,但上上次以及上上上次失败,胜率跟纯阳剑派一致。

任鸿往擂台看去,七座擂台垒得极高,哪怕他在人群边缘,也能看到上面的守擂主。

前三座擂台上,分别是玄都宫赫胥晨、昆仑派樊玉成以及东海雷雄。他们都是在紫极大会结束后,从玉虚宫出来挑翻原本的守擂主,自己守护擂台。

“樊玉成?”看到樊玉春的兄长,任鸿神情有些怪异。手搓了搓,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任鸿,你别乱来。他现在代表昆仑脸面,不能随便被打下来。你现在找他麻烦,回头道君们掐指一算,恐怕要揭穿你的底。”

任鸿身上有弇妃加持的咒,只要道君不仔细探究,就不会出问题。而且目前他换了一张脸,“灵音法师”风灵武这张脸虽然很俊,但更偏向阴柔儒雅,跟他本相差了一个档次。

当然,即便刻意丑化,任鸿自信这张脸也能跟云嘉未婚夫东方渣男媲美。

用任鸿的话来讲:“我太帅了,如果本相露面,根本不用比。拉低一个档次,才能让这些玄门俊男勉强跟我比一比。”

作为这种厥词的回应,是钧天仙灵一阵冷笑。

“啊,对了,你要找伊道人炼丹,最好先弄几颗镇压心魔、避免走火入魔的丹药。”

“为什么?我有浮黎镜在,不用担心走火入魔啊?”

“我担心你成下一个冷月,回头自恋到痴迷自己,渡不过道君劫难。”

如今有浮黎镜和钧天玉尺的双重镇压,任鸿不用担心走火入魔。但仙灵转世后,任鸿情况就不同了。

“切——我跟冷月不一样。”任鸿不以为然:“虽然玉虚宫上,我没瞧见她的容貌,但没觉得她的容貌有多美。”

任鸿在太元仙府见过年少时候的冷月。那时候的她带着稚气,魔性魅惑还没大成。

“不过纵然她长大后再好看几分,更多也是用天生魔性魅惑他人。她自己说不定都是被自己的脸魅惑。但我对自己,可是中肯评价,能一并而论吗?”

一边斗嘴,任鸿一边观察其他四个擂台。

不得不承认,这四个擂台的激烈程度,跟前面三个擂台没有可比性。

关于三清道统守擂,几百年下来大家已经默认让出三个名额。

纵然有几个不开眼的人上去,也被赫胥晨等人抽下来。

赫胥晨身边飞舞八根金色锁链,每当修士上去,一时三刻就被抽飞。

雷雄则以雷光化剑,一剑刺伤一人,稳稳守住擂台。

至于樊玉春,作为昆仑七宝之一的继承者,亦是一品金丹,法力雄厚。仅仅以青铜古盾为重器砸人,就逼得一群人无法上台。

但后面四个不同,北斗派都被坑下来了,说明大家轮流坐啊。

北斗派的吴浩镇守第四擂台,正跟一位西荒而来的修士斗法。

群星绚烂,在他身边演化周天三垣中的天市垣,左右两垣形成天壁,把对方的攻击一一挡住。

“北斗派的功法路数在于三垣紫微,借周天星斗之力对敌。只要星辰在,战斗力凭空高出好几个档次。”

仙灵评价一句后,拉着任鸿去看后面三个:“任鸿,别瞧了。咱们不跟北斗派争,咱们去抢纯阳剑派的位置。”

第五擂台是纯阳剑派的弟子,正跟一位极地妖洲的修士斗法。那少年穿着兽皮衣,背后有一副兽纹刺青。

忽然,他身后飞出白毫,把纯阳剑派弟子撞飞。在毫光中,任鸿模糊看到白泽神兽。

“竟然是人妖混血,而且是白泽血统?”任鸿心下一凛。

九州八荒异人无数。这混杂白泽血统的少年在他看来,竟然不逊色一品金丹修士。

“等等——只是不逊色?”任鸿突然反应过来,他没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仙气真元,而是另一种迥异的体系。

虽然仅仅是第一次接触,但任鸿恍恍惚惚念出一个词:“神策?”

在三清宗的玄禁仙道之前,更加古老时代所传承的神策。

任鸿在离渊火窟看到过七大密藏之一的神策,但无缘得见神策之妙。

只是听着少年斗法,接连逼退三个纯阳剑派弟子,任鸿对神策一脉渐渐有所了解。

“神策之法,是以一尊古神为原型,将自身蜕变为古神吗?”

“任鸿,你要不要上去跟他打一场?”。

“不去。现在这身份,打不过他。”任鸿双目闪过金芒,幽幽道:“他的神策有通灵御神之能,跟万神图类似。除非本体神通全出,不然很麻烦。”

说着,任鸿跳上第六个擂台,即真武阁守擂的擂台。而这个擂台目前的主人也是熟人——白素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