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九十七章一拳崩敌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鸿守住擂台,接连打败五个真武阁。

下面,白素仙子被一群同门围着:“师妹,他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这般厉害?”

灵蛇星弦飞舞,真武阁好几个弟子抵不住绵绵星弦,被任鸿扔下去。

“我在玉虚宫宴上见他坐在一位元君娘娘身边,而且他以金丹修为闯入雷界,晋升一道先天雷君道相。”

先天雷君?

一时间,这群真武阁弟子的表情变了。

他们家根本道相才仅仅是二品真武帝君,且属于二品散数。但先天雷君不仅是三品道相,更是四御大道相中的雷祖嫡系。

“你说,他以金丹修为奠定三品道相?”

这……这已经可以说把持一张道君门票了吧?

“是啊,这次紫极大会的修士水平极高。竟然有两位修士以金丹修为奠定三品道相。”白素仙子望向第三擂台上的雷雄。

雷雄轻松自若,只要有人敢上自己的擂台,一剑戳下去。

剑修本就战力卓绝,加上他一品金丹的支撑,在七大擂台的守擂主中,战斗力也是顶尖的。

“我去跟他试试。”一位魁梧男子闷声道:“我就不信了,他的灵蛇星弦还能破了我的防御?”

白素仙子看向这位同门。

真武阁以降妖伏魔为主,但并不排斥正统妖仙。在真武阁内,有白素这类灵蛇得道的修士,自然也有玄龟得道的修士。

眼前这位魁梧男子,就是一尊龟仙人。

他背负着龟壳走上擂台,拱手道:“在下皂刚,乃真武阁龟仙一脉,指教了。”

刚说完,他直接一缩身子,整个人钻入龟壳。

“……”

擂台上,任鸿静静站着,而对面是一个直径九尺的大龟壳。

“这位是打算消极防御?”钧天仙灵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任鸿没理他,盯着龟壳上的洛书图纹瞧了瞧,轻轻甩动星弦。

七根主线变作灵蛇把龟壳紧紧缠住,然后往下面扔。

一下……

龟壳不动。

二下……

龟壳还不动。

任鸿反复尝试几遍,自己的星弦根本无法把龟壳扯起来。

擂台下面,响起惊天呼声。

“皂师兄干得好!”

“洛书镇法,玄武御法,大力神法。三法合一,师兄威武!”

任鸿以星弦连战五人,如今被一位龟仙所阻,根本拉不去来,更别说将他甩出去。

“这龟壳重若万钧,还把身上的洛书道纹以及自身法力结合,加持重力。”

任鸿想了想,把星弦收起。

“不妙。”白素仙子沉声道:“他是音修一脉,音修最擅音攻。我们以快打快也就罢了,如果像师兄这般消极防御,不是给对方展开攻势的机会?”

远方,凤琴仙子也笑了,心忖:我把《羲皇琴谱》送给少主,只要少主找机会演奏琴乐,自然完成天皇筑基篇,到时候只需一曲天绝,就能送这龟精上路!

一般修士斗法,对音修极为不利。因为他们演奏需要时间,而对手肯定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但如今皂刚这样防御,摆明给音修制造机会。

“放心,师妹。你放了龟道一脉的闭息法门?等会琴声响起,师兄把五感全部封闭,犹如一块大石立在擂台。赢不了,但也输不了。回头等咱们真武阁的大师兄来,自然有人跟他对战。”

任鸿盯着眼前龟壳瞧了半响,他没有如凤琴仙子所料,施展琴乐对敌。

而是把七星灵武琴放在面前。

“道友,如果你现在退走,还能保持无伤。如果强行用这种无赖方法留下来,那接下来的攻击我也难保你性命。”

“……”龟壳没有回应。

任鸿再度重申一遍,龟壳微微耸动,里面吐出一张纸,上面写道:“有本事就上!”

呵呵……

任鸿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当然,在外人眼中“风灵武”这忧郁美男子气极反笑,已经动了真怒。

“这龟精要完!”钧天仙灵和凤琴仙子同时想到:“在《羲皇琴谱》的天绝杀音下,这龟精绝对撑不住。”

但任鸿举动颇出乎意料。他把龟壳琴放置在面前,双手摩拳擦掌,然后右手握紧,真元法力全部灌注于拳内,喝道:

“下面的人,你们都把耳朵捂好了!受伤了,风某人概不负责。”

话音一落,重拳狠砸向龟壳。

下面的观众对这音修提醒不以为然。防御?我们?你以为你是谁,你的攻击能打破擂台的防御?你是不是太小看昆仑仙禁了?

但接下来,在场所有人听到一声沉闷的巨响。

嘭——

擂台爆炸,仙禁震动,那音爆引发的冲击从第六擂台散开,其他几个擂台内的守擂主都听到惊天巨响。

雷雄正跟对手嬉笑斗剑,忽然被这一声吓到,差点握不住剑。

而对面的修士在这一声中,也被惊了一跳,整个人从擂台边摔下去。

第五擂台,兽皮少年捂着耳朵,嘴里骂了几句极地妖洲的方言,把对手踢下去后,观看隔壁的战斗。

赫胥晨离得最远,但也听到声音,下意识把锁链合拢,将自己团团围住。

在他眼中,看到烟尘飞扬的第六擂台上,有一颗流星突然划过,向着隐仙峰方向飞去。

“那是……龟壳?”

仅仅一声巨响,原本喧闹的斗战会场陷入死寂。

“动静真法,大衍五十之静寂天音。”任鸿收回手,看向擂台下面的真武阁弟子们。

在第六擂台下,他们这些人受到波及最严重。

一个个被震得眼冒金星,修为低微的真武阁弟子耳朵甚至开始流血。

白素仙子被震得气血翻腾,惊骇地看向擂台。

任鸿仅仅对龟壳锤了一拳,然后在静寂天音的音爆中,龟壳直接被冲击波撞飞,穿过仙禁砸向远方的隐仙峰。

也正是通过那一瞬间,音波冲向四面八方。

“干得好!”忽然,有人在远方呼喊起来。

任鸿扭头看去,竟是大希楼为赫胥晨加油的几位音修弟子。

音爆,音修一脉最朴实无华的攻击方式。

以音波振动引发爆炸,以自身为中心,将四面八方的敌人全部卷进来。

“本来这种方式因为打击面广,所以威能削减。但没想到,他竟然是将天音压缩于一点,通过龟壳进行声音增幅,然后进行崩点爆炸。”

远方,凤琴仙子惊喜不已,她紧紧抓住一位师妹的肩膀:“他简直是音修的天才!”

女孩小心翼翼把自己的香肩从大师姐手中救下来:“大师姐,就算他这种方式很出乎意外,您也不用这样……”

“不,你不懂。他这是为音修创造全新的战斗方式!”

凤琴欣喜道:“咱们这种修士因为对敌手段就是琴曲,很容易被敌人钻空子。但他这种崩音方式,值得我们学习。只要我们能将琴音凝聚在一条琴弦上,然后进行爆炸,战斗力倍增。”

甚至如果能提前将某种音律压缩封印,还能当做符箓使用。

在任鸿启示下,凤琴仙子脑中多出种种对敌构思,打开新世界大门。

任鸿一拳崩敌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望着下面真武阁弟子:“还有谁,继续!”

真武阁弟子相互对视,最后一位同样修炼龟道的弟子上来。

“道友,请指教——”

嘭——

又是一拳砸中龟壳,这弟子连缩入龟壳都来不及,整个人飞出擂台。

不过第二次出手,任鸿明显懂得控制力道,对四周波及不大。仅仅是对手被打飞,又一颗流星飞向隐仙峰。

“再来!”任鸿兴致勃勃,对下面的真武阁弟子:“再来一个帮我实(验)——呸,跟我进行攻擂。”

接下来,其他守擂主默默停手,静静看着任鸿一拳一个,把真武阁弟子们一一打飞。。

一颗又一颗“流星”从赫胥晨眼前飞向隐仙峰。

雷雄坐在擂台上,双手抱胸吐槽:“我一剑退敌,他一拳崩敌。这货是音修?我看,他去当武仙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