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一十三章纯阳降幽世,九转第一功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清气袅袅成云,任鸿手持钧天玉尺,脚踏青莲跨入九幽。

无穷无尽的幽冥邪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任鸿将玉尺一划,朵朵金花在身边绽开,净化邪气的同时将潜伏的恶鬼一一毁灭。

幽世,是黑暗之地,众生灵魂归宿。凡生灵死亡,魂魄受幽世感召,自动归入九幽。

但灵魂进入九幽后,处境极为不妙。

任鸿听到黑暗之世的凄厉哀嚎,眉头皱成一团。凶残的恶鬼躲在黑暗中,捕捉从人间坠落的幽魂。

“亡魂不宁,幽世混乱,难怪恶鬼思慕人间,难怪玄门要辟地府。”

任鸿抬手一片白光扫过,那几头恶鬼当场灭魂。但幽魂坠入幽世,没多久便被邪气污染,成为新的邪鬼。

仙灵幽幽传音:“这就是九幽,不过和当年比起来,还是好上了不少。”

“这还算好?”任鸿法眼观照,黑暗中的强大鬼魂不断吞噬身边魂灵,然后好几个修成鬼丹的恶鬼邪神冲向九幽上空的阴阳屏障。

很快,“后土”击碎这几位邪神,将他们体内邪气剥离。随后邪神们又开始抓住旁边的亡灵吞噬,滋补自身。

“当然。九幽本无秩序,如今你所见的,仅仅是九幽一隅。这些魂灵无有信仰,生不朝国,死后无定,所以才有这份苦楚,你再往下看。”

任鸿踏着青莲,前往幽世下方。

穿过浓浓迷雾,看向九幽冥土之地。

冥土中升起一道道璀璨神光,驱散空中邪云晦气,形成一处处净土。

“幽世本为地浊阴气凝聚之所,阴灵抚宁安眠之地。虽至阴至幽,但并非邪恶之地。是邪魔落入幽世,群魔恶念融合众生负面情绪,以怨气污浊阴气,才有如今的幽冥邪气。”

幽冥阴气,最纯粹最本质的阴气,不含污秽邪祟之力。但邪魔作祟,导致整个幽世被邪气污染,在幽世形成浓厚的邪云层。

一般亡魂入幽,会被邪气冲击,拉扯到云雾中被恶鬼吞噬。

但如果生前有信仰因缘,则可以顺着这缕联系,降临幽世中的净土。

大地中部,有一国度灯火通明,演绎人道辉煌。巨龙盘于鬼国之上,震慑八方恶鬼不敢靠近。天空中的邪云在巨龙净化下,变作赤霞金云徐徐荡开。同时,有亡灵从人间降临,在鬼国军队的接引下,落入这片鬼国内生息。

北方,巍峨阴山中升起神庭,无数鬼神巡逻九幽,斩杀靠近北地的恶鬼凶煞。天空邪云化作紫气星光,映射周天群星。

东方,青光浮现泰山雄浑气象,也有一尊东岳大帝法相镇压鬼国,守护一片净土。这里的天空是碧色晴空。

西方,无量白光托起千叶莲花,形成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天空色白,有天女妙相飞舞,洒下优昙花瓣。

“人间王朝的龙庭,北斗派的北阴鬼庭,昆仑的泰山地府以及佛宗的极乐净土?”

“不止这些。你再往远处看。”

任鸿灵识扩散,向冥土远方探望。道道青霞紫雾裹住山泽,护持一座座净土福地。

“这些多是人间门派的福地投影,又或者神灵的领域道场。”

比如真武阁。凡信奉真武帝君的信徒死后,魂魄归入真武福地享受冥生。

“在仙家福地中,信徒可以重活一世,也可以努力修炼为鬼仙。因为……”

“因为鬼仙具备转世能力,而转世之后跟宗门的缘法,也会让他们拜入这个宗门,成为这个宗门的嫡系?”

“正是。”

不仅如此,还有紫极神图册封的各路神明,他们也会庇护自己的信徒。任鸿在茫茫冥土大地上,看到四渎神君的领域,看到各路山神水神的神域。

或许他们无法净化弥漫整个幽世的邪气,但凭借自己的神光法力,为信众们开辟出一座座净土。

“比起千年之前,邪气弥漫整个幽世,邪魔肆虐来说。眼下这一处处净土为亡魂提供庇护,已经很不错。”

“但对整个幽世而言,这不过是苟延之策。”任鸿此刻突然明白,为什么要开辟地府。

因为开辟地府本身,就是净化幽世,还苍生一个死后安宁。

玉尺变作人身,站在任鸿身边:“对,所以我们来了。而且昆仑一力主导,要把青玄当年的宏愿完成。”

“宏愿?”

“八百年前,你那些师兄师姐下降幽世。唯他心生怜悯,见邪魔肆虐,吞噬亡魂,留下化身开辟净土。”

“这是玄门第一处净土福地。他以仙光净化邪气,还幽世以宁。但因此惹怒群魔围攻,不仅净土福地被阎魔镇压,连带他的化身都折进去,平白丢了五百年道行。”

“不过这次行动后,浑浊混乱的幽世吹起一阵清风。玄门各派着手建立鬼庭福地,扫出这一片片净土。”

仙灵:“这次青玄重新降临幽世,怕是要报昔年之仇,真正为天下苍生谋一份福祉。”

任鸿真身降临,阳气在幽世犹如璀璨明星,引八方邪鬼靠近。

仙灵出手以纯阳真火烧死邪鬼:“事不宜迟,咱们去幽都。”

而冥土成千上万的神域中,最强横的神域当属幽世中心的幽都。

这处神域和天空中的阴阳屏障“后土”大有干系。

后土,仙家对“阴阳屏障”的称谓。其乃运转阴阳,生死交替的界限。

可随“后土”之名流入人间,凡人自发为“后土”立祠。而阳间有凡人信仰,幽世自然而然形成神域。

只不过没有真正的“后土神”,这处神域无人打理,仅供后土信民居住。久而久之,有“幽都”之称。

目前幽都在昆仑打理下,已经有了一尊自己的鬼神,运转地府秩序。

“任鸿,我们的目标就是幽都。我要在幽都转世,打开纯阳天痕。”

“好。”任鸿念头一动,八宝沉香辇自虚空飞来,随后玉清灵箓一指,玉清护法神中的幽冥部现身。拥簇在沉香辇周边,前往幽都鬼蜮。

幽世秩序混乱,强大的鬼王征伐八方,除却大门派的福地投影外,纵然是雄霸一方的神灵也无法真正庇护自己的信徒。只要离开自己的神域太远,就鞭长莫及。

仅任鸿前往幽都的路上,看到好多强横凶恶的鬼怪,其中不乏金丹宗师。

幽冥部乃玉清护法中,专司幽冥出行的鬼神。前面有引魂幡、镇神铃开道,天兵手中还有各种诛杀阴鬼的法器。一路行走,凡靠近凶鬼纷纷打死。

车内,任鸿闭目研究《九转玄功》。

他修炼《九转玄功》九日,将将把九窍灵丹化作一枚灵丹融入体内。因为仙灵急着转世,他匆忙跟仙灵下降幽世,尚未来得及筑基。

沉香辇车上,任鸿着手完成九转玄功的第一转——灵丹筑基。

按照常理,一个人只有一条命,只有一道生命烙印。在结丹时,生命元精融入金丹,自身命根烙印、魂魄真灵统统融入金丹。只要金丹在,一切法力道行都还在。

九转玄功的修行,是在筑基这一步时把自己的一切,将生命、灵魂通通凝成一枚灵丹。此后八转,即是蜕变淬炼灵丹的过程。

这是以筑基层次完成结丹境界的成果,难度极高。

金丹宗师缔结金丹,生命烙印在本命金丹内。依常理论,无法兼修《九转玄功》。可昆仑另辟蹊径,以一枚九窍灵丹完成兼修之法。

此九窍丹本是雉鸡精的本命精元,又利用其他二妖精华洗练,是一团纯粹的丹元精华,一个空白的生命烙印。

任鸿闭目内视,丹田内天皇金丹和九窍灵丹遥遥呼应。

突然,天皇金丹表面九道紫金道纹化作流光飞入九窍灵丹,在灵丹表面演化九道灵纹。

属于任鸿的生命烙印,顺着流光刻入九窍灵丹。不多时,灵丹内冒出一缕缕生命波动。

“金丹九转,万劫不磨。原来如此,这就是《九转玄功》的奥秘!”

轰——

灵丹突然爆炸,在爆炸中心又有一颗金丹冉冉成型。金丹表面亦有九道神纹。如今其中一道神纹点亮,化作龙蛇之相,绕在金丹之外。

钧天仙灵坐在沉香辇边上,他托着下巴观察任鸿。

突然,任鸿身上气息一变。他的衣服落在车座上,整个人变作一只小麻雀不断在衣服里钻。

下一刻,又变作郊狼。

然后是白虎、青蛇、玄龟……

最后,任鸿身上阳气消失,化作和阴鬼同源的鬼神。

鬼气缠绕,自动化作一套左衽阴服套在身上。

“九转玄功,玄者,变化也。玄功变化万千,可拟化天下万种生命烙印。原来如此,这就是玄功根本!”

九转玄功的根本就是体内那一枚灵丹。只要灵丹在,不论肉身损毁至何等地步,都可以轻松复原。而因为生命烙印凝成灵丹,也可随意扭转自身生命形态。

目前任鸿境界低,只炼成第一转,可拟化一些普通动物植物。可随着修为渐高,连神兽都可随意拟化。

“而且……”任鸿再度从鬼神变回修士,但此刻他的模样是“风灵武”。

因为生命印记变化,是从内到外的改变,此刻任鸿没用任何法术,就是风灵武的容貌。

纵然再碰见道君,也不会被看破身份,除非道君闲着没事推算他的天机。

“这倒不错。”仙灵看着任鸿从“风灵武”变化为“陆压”,然后是“西方老仙”,最后又回到本相。

任鸿弄出诸多身份,可到头来只有这四张脸。

风灵武是一位阴郁的音修,当今七大金丹宗师之一。

陆压是散修,相貌普通,乃离火道法的修士。

西方老仙是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在外打交道很少。

至于最后的本相,他以“长青子”“鸿钧”身份活动时,都是这张脸。

仙灵:“你能自己易容变化,日后我也能放心了。”

这时,沉香辇来到幽都,钧天仙灵转世之时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