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三十三章三重魔劫,道君禁忌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修行乃逆天之举,随着修为法力增进,会引发天地自然排斥,便有所谓的劫数。

根据修行体系的不同,劫数轻重亦有区别。

当今公认,佛宗一脉劫数最弱,多为人劫魔劫,天劫最低。其次是仙道,再然后是妖怪鬼魅等异类。最后魔道劫数最重,堪称一步一劫。

而随着玄门演化紫极神图以来,将仙道和天道结合,已经消弭“四九天劫”、“三灾解难”等诸多天道劫难,只保留三道大劫。

而这三道大劫,也是妖鬼佛魔皆无法避免的劫数。

一曰真人劫,是修士跨入纯阳之境,修成元神、真魔时,所演化的劫数。度过此劫,便是天地间的真人。

二曰道君劫,是修行路上的生死关。是从“人”转变为“道”的关卡。

三曰飞仙劫,又名天仙劫。道君度过天劫,即为天仙大能。

任鸿迫使宋栖渡劫,本意是观摩道君生死劫。但魔修劫数重重,不仅道君劫落下,连带真人劫以及前面一重境界的天魔劫数也跟着落下。

三劫累加,在那一瞬间任鸿三人从魔窟消失,出现在地下九地中的第七地层,也就是玉柱道君隐居修行的地方。

宋栖牙齿打颤,一脸惊惧地盯着自己身边冒出的地火。

他结合幽昌之力跨入紫府境,引来一重幽天寂魔劫。

在任鸿指点下修成真魔,引来无相魔劫。

尝试凝聚魔君道果时,引来紫极雷火神劫。

三劫累加,那熊熊烈火中冒出一道道黑色雷电,隐隐绰绰间有一尊尊邪魔浮现在电光火焰中。

“竟然是第七地?”任鸿二话不说,跟玉柱道君取得联系。

道君正在焚天火境祭炼伏魔之宝,察觉第七地内有邪魔证道,正要推算究竟,便得任鸿传讯。

得知始末后,道君无语:“这小子好能惹事。”他头顶浮出一道清气,飘然飞向任鸿所在。

没多久,他看到一尊祭炼魔器尝试渡劫的天魔,以及旁边的沉香辇。

“八宝沉香辇?”清气凝成化身,惊愕不已:“老师的仙辇不是毁于九阴绝日吗?”

盯着沉香辇瞧了一会儿,玉柱道君心情复杂。本来他还打算等自己出关后,去北昆仑将此物取来修复,却不料……

“罢了,也是他的缘法。”

道君过去对任鸿打招呼,指着宋栖道:“你抓这头天魔,是打算观摩魔君劫?”

“对。我很好奇,道君劫到底有多厉害。”任鸿:“日后我和董朱度道君劫,总要提前做好准备。”

道君沉默,看看任鸿,再看看董朱,他对二人一世证道不抱希望。

证道君,他们身上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因为这个缺失,他们在道君劫数中十死无生。

但这里面涉及禁忌,玉柱道君可以引导二人自己去找,却不能直接点破。不然天数牵扯下,恐怕他就过不了九阴绝日了。

“道君劫和魔君劫存在差异。我辈证道君之位,是以自身搏击天道,在天地之间运转大道,成就不朽。”

“而魔道逆天灭世,他们在神相境化作魔主真身。不仅要面临天地反噬,更要面临魔主道染。”

道君看着宋栖,面对无穷无尽的天地排斥,雷火交击。他只能龟缩一团,努力祭炼六相天魔球。

“而且,你们揠苗助长出来的天魔,连前面几重劫数都过不去,更别提魔君劫数。”

玉柱道君伸手对宋栖一指,将他如今面临的三重大劫定住。

“元始祖气,三景化象!”道君袖袍射出三道月牙罡劲,强行破开三大魔劫,让宋栖得喘息之机,从第一道劫数开始度。

董朱在旁叫道:“道君,你就不怕他渡劫成功,养虎为患?”

“他渡不过。”玉柱道君神情淡淡,坐看宋栖度第一道幽天寂魔劫。

雷火定在四周,不再进行攻击,唯有无穷黑暗侵染天魔真身,由内而外演化魔境。

在魔境中,宋栖自我意识渐渐消弭,被这一重黑暗同化……

“三大魔劫,连第一劫都如此艰难,还指望他度魔君劫?”

黑暗中,宋栖抱着六相天魔球,以自身精气反复吞吐祭炼,挣扎着维系一缕执念。

而此时,任鸿的万神图敕命也如一根救命稻草,让宋栖抓着这条蛛丝从黑暗之境脱离。

“幽天寂魔劫是六十四种小魔劫中比较麻烦的一类。虽然这道魔劫十分单一,只是演化纯暗之界吞没灵识阴神。但对天魔一脉克制极大。若非师弟拘禁魔魂留下烙印,他根本出不来。”

无声无息,无光无音,这就是幽天寂魔劫的本质。

随后,度过这道魔劫的宋栖马上迎来无相魔劫。

无相魔劫,是无相天魔自界外降临,无穷无尽的魔头围攻宋栖。

宋栖依仗天魔真身和群魔厮杀,并以六相天魔球炼化无相魔,为自己证魔君果位提供便利。

任鸿眼瞧着六相天魔球从等同法宝的魔器,提升至等同仙器的天魔器。

魔球表面传出震动,里面六颗高僧魔化而来的舍利子借无相天魔之力,化作六大天魔。

宋栖眯着眼,口中喷出一道黑血射入天魔球,借六大天魔之力蹿出地火包围。

“想走?我要看你渡劫,还不老老实实引下一重劫数?”

任鸿手指一勾,融入灵肉之中的万神敕封催动,迫使宋栖回到原地,进行第三道劫数——魔君劫。

紫极雷火神劫,是九天之上的紫霄神雷外加九地之下的地肺毒火。

此雷火相交,有毁天灭地之威。

被玉柱道君定住的地火悍然爆发,电光和火光激荡。哪怕刚刚炼成天魔器,在这浩瀚无际的天威中,宋栖亦不过小小一蝼蚁。

突然,天地齐鸣,雷火一撞。如同巨浪打翻小舟,宋栖的天魔真身被撕扯得粉碎。连带六相天魔球一并湮灭,连残骸都没有剩下。

从魔君劫开始只不过一瞬,宋栖没有半点反抗,就已经死亡。

董朱:“这就完了?他不是应该用天魔器引来魔祖之力吗?”

“哪有那么简单?如果你连最初的天威都扛不住,在劫数中连行动都做不到,只有死路一条。”

“师弟,你们如果想要观摩道君劫。可以拿眼前这天地之力做参照。如果不能以自身之力硬抗天地,就没办法凝聚天地烙印,凌驾属于自己的大道。”

“终此一生,没有证道可能。”

浩瀚无际的天威随着宋栖死亡而缓缓淡去,但那股威压震慑任鸿、董朱,二人神情严肃,紧紧盯着天威。

董朱不知深浅,但任鸿出来几年见过好几位元神大修士。那些元神大修士对比这天威,没有一个能比得上。

“师兄,我看善莱鬼王和弇妃姐姐证道,道君劫数可不是这样……”

“善莱选择佛法证道,你当为何?因为佛法的道君劫数最弱,而且能借‘大日如来’之力。”

“至于弇妃……”玉柱道君似笑非笑说:“她要过不去道君劫,那么天底下的道君可就没这么多了。”

末了,道君意味深长说:“师弟,你要知道。此方天地间已无道君之路,元神便是极境——”

还没说完,毁灭宋栖的天地大道之力快速运转,无数雷龙火凤冲向玉柱道君。

化身瞬间被天地之力毁灭,连带悬崖边炼宝的本尊都受到牵连。

“噗——”道君口吐鲜血,生生被削去五百年道行。

若非道君快速运转玉清大道尊法相,挡住天罚。恐怕他连道君之位都保不住。

“陛下着急了?不过是大家公认的常识,您又有什么不敢说的?”

道君幽幽望着上空。

阴沉沉的地层,弥漫着一股恐怖天威,牢牢锁定玉柱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