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三十五章朱雀炼形,离火陆压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鸿和董朱传回南荒,正落在虎啸关空中。

看着南方阴云滚滚北上,董朱惊道:“魔道动手了?咱们离开这才多久?”

任鸿掐指一算,知道李璠劫数将近。就在这两日,他有断腿昏迷之厄。

“任鸿,咱们赶紧去帮忙。你用‘风灵武’这个身份,然后我帮你引荐?”

“不必,我拿‘陆压’身份去,你就别露面了,安心在玉芳阁修行。”

顿了顿,任鸿又道:“眼下你得到地肺毒火,专心演化真火,先突破到真火境。”

“哎?可现在我们火种还没凑齐——”

突然,他看到任鸿运转清微秘法,指尖冒出一缕乾青火。

然后任鸿在钧天玉尺上一抹,又逼出一缕金焰——纯阳火。

见状,董朱默默从十三外丹中凝聚一道大日金乌焰和南明离火。加上他自己筑基的祝融神火,已凑齐六大神火。

等真火境界时,自身运转精气神凝聚三昧,便凑齐七大神火。那时候,设法寻得最后两道火种,即可凝练九炎神火金丹,行火道至尊之路。

任鸿手掌托着火焰,直直盯着他。

董朱叹了口气:“好吧,我回去闭关。”收起火种,他驱使外丹,悄然进入虎啸关玉芳阁。

任鸿对云嘉传讯,让云嘉安顿董朱,自己收起沉香辇,变化为“陆压道人”的模样。

当然,这个陆压道人是董朱版本,返老还童后的红袍陆压。

“倒是有些日子没用这个身份了。”捏着大红衣袖,打量自己的模样。

“哎,比起‘风灵武’这个身份,‘陆压’可谓模样平常,太普通了。”

再看看自己变化出来的袍子,也远不如董朱的火神袍。

突然,任鸿施展化虹之术,飞至穹空第四重天。

第四天内诸色先天元气翻滚,孕育神兽仙灵等诸多天生神圣。

落入这一重天宇,任鸿身后自动浮现第四重天门,吞吐这重元气大潮汐内的元气。

望着广阔无垠的天宇,任鸿幽幽一叹。

“道君啊。”

道君之境何其艰难。当今恐怕只有定海道人那等盖世英杰,才能行“压服天地,以力证道”的路数吧?

“我的紫极书虽然是天书真传,但九重天门到底能不能开启第八门尚在两可之间,压服天道的可能性不大。倒是《九转玄功》——”

九转玄功乃玄门第一护道玄功,若这篇法门都无法压服天地,那么任鸿再也想不到,还有其他功法有这把神通。

“眼下我的九转玄功只炼成第二转。而九窍灵丹孕育的灵力只够三转。接下来,就需要吞食仙药灵果,以增进法力进行四转。”

四转对应结丹之境,凭借九转玄功之妙,可以跟灵胎修士硬抗。

七转对应元神,按照任鸿推算,当可尝试压服天地之举。

“给我冲!”任鸿受道君劫的刺激,果断运转玄功,突破现有境界。

目前任鸿修成第二转,灵丹表面有两条道纹点亮。可现在,第三道纹自动亮起,无数元气从第四天灌入体内。

九转丹的法力容量不比天皇金丹要差,任鸿在第四天吐纳练气一个时辰,才把三转灵丹填满。

至于第四转,回头需要海量灵丹妙药扩容灵丹,将其蜕变为真正的金丹。

“三转,姑且足够在南荒保命。眼下,先把陆压道人的法宝准备下。”

陆压道人身无长物,只凭借一手火鸦之术纵横四海。

眼下和魔修斗法,虽然任鸿不认为自己会输,但总要多几手准备。

“出来!”

身后天门内飞出三头离火朱雀。它们彼此鸣叫纠缠,围着任鸿的红袍飞舞。

任鸿手一抓,施展万宝如意神禁编出一套十八道灵禁的朱雀离火禁法。

随手将禁法红团打入朱雀元灵,三鸟没入衣袍,化作一件朱雀元气凝聚的法宝衣袍。

衣角绣着鸟纹、云纹,后面有一张朱雀戏云图。

从外相上看,此法衣已接近上品法宝的品质。但作为元气凝聚之物,若任鸿散去法力,便化作元气消散于无形。

“我找不到人帮我真正祭炼,姑且这么用吧。”

法衣有了,接下来是法宝。

任鸿闭目略略思索。

他用长青子身份,带着青蛟剑。用风灵武这个身份,有七星灵武琴和椒图龙船。

而换成陆压道人的身份……

“我有纯阳钧天尺,南极仙鼎。但都不方便使用。这个身份恐怕不好准备法宝。”

毕竟要顾忌董朱。

任鸿打算把这个身份借给董朱,总要弄出一些方便董朱假扮的法宝。

“或者,我直接把法宝给他用?”

任鸿灵机一动,从南极仙鼎内取出朱雀丹。

当初任鸿铸造金丹时,以先天五气演练运化五枚神兽元丹。

青龙丹融入青蛟剑,白虎丹给了宠物猫猫,腾蛇吃掉腾蛇丹,玄武丹炼入玄武傀儡,而朱雀丹却留在南极仙鼎内温养。

如今任鸿取来朱雀丹,赤色宝丹在他掌心跳动,引四周赤气滚滚来投。

忽然,远方有一道赤金流光闪过,转眼没入茫茫元气云层。

“竟然是尚未化形的离火之精?”

任鸿笑道:“想来是我天命如此,要炼成离火之宝。”

他蓦然一动,化作虹光追上离火之精。

这道离火之精在第四天内孕育三百年,再过两百年即可炼化真形,成就朱雀神禽之相。

可如今任鸿出手,以朱雀丹为引,将这道离火之精纳入宝珠,点化法宝。

任鸿手中宝珠先是变化为雀形飞剑,随后化作一条尾翎火鞭,接着变作一把宝扇……

各种法宝在任鸿手中转了一个遍,最后重归火珠元丹之相。

“火无常形,此乃在仙鼎内受地肺之火灼烧,又得纯阳之火祭炼,离火之精点化,未来当是一件火道至宝。”

对任鸿而言,区区一颗朱雀珠算不得什么。但对董朱来说,若能在这颗宝珠中添加其他几种真火,或许能充当他的本命法宝。

祭炼法宝后,任鸿拨开云头,观望南荒战况。

随着他祭炼法宝的这几个时辰,黑云平原被毒雾笼罩,南荒蛮兵正依托毒雾和常武侯的大军交战。

那群蛮兵身上刻画魔纹,无惧毒雾。而朝廷的军队虽然有修士们的仙术保护,但毒雾凶狠,已经有不少士兵四肢无力,难以提起兵器。

眼下蛮兵围攻大营,朝廷正处于下风。

秦子建和邓全也在大营,他们招呼自己近日操练的勾陈道兵。让这些道兵引动勾陈天兵附体,避开毒气侵蚀。

“你们守住战壕,务必不能让那群蛮兵冲击大营。”

任鸿观望战局,很快清楚眼下局势。

“秦子建他们用勾陈道兵出风头,但道兵数量稀少,势必难以长久。必须设法驱散毒雾,击毙暗中躲藏的魔人。”

任鸿能想到,常武侯这边的客卿们自然也能想到。他们刚打算出手,结果蛮兵一方飞出一群魔修。

两方纠缠,自然顾不得暗中驱使毒雾的魔修。

眼看蛮兵杀入大营,孙卢两位金丹大修士焦急不已。窥见机会,对面两位金丹魔修快速出手,将卢道人打伤。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落下火光,雀箭击碎魔修脑袋。

然后,一只羽毛清晰可见的巨鸟朱雀盘旋在天空。

南明离火乃至净之火,离火扫过,毒雾尽散。

但随后,又有一片新的紫色毒雾从地下冒头。

“原来藏在地下。”

虹光一闪,任鸿从天空俯冲,直接杀入大地。

他手中朱雀丹化作朱雀翔天剑,当看到躲在地下的那位魔修后。直接以一招火鸦剑诀将其斩杀。

然后火焰一吐,把整个地下秘窟点燃,把所有催动毒雾的道具统统焚毁。

“什么人?”

秘窟一毁,立时有魔修从地面杀下来。

任鸿干脆利落,手中飞剑变成宝扇。

南明离火一动,那些下来查看情况的魔修快速闪开。

“火鸦,离火,又是陆压道人!大家小心,去请血神道的人来!”

这些日子,董朱假扮陆压道人在南荒打出不小的名头。而他假扮灵胎境修士,更是南荒群魔的眼中钉。

如今瞧见“陆压道人”重现,血神道的两位长老联袂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