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请假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赤县神州,得天所钟。自古以来仙灵辈出,居名山大泽修行。

昆仑山乃赤县龙脉祖庭,七十二峰雄奇峻秀,为玄门魁首昆仑派所在。

紫霞峰,瑞光阁。此是昆仑派存放法宝的一座宝阁。两位真人于大堂打坐,在他们身后伫立一尊丈许高的玉清天尊像。神像慈眉善目,身披霞光道轮,手中托起一柄玉尺。

突然,那支青色玉尺大放异彩,从天尊神像手中脱离。

两位真人睁开眼,左侧真人挥动拂尘轻轻一甩,三千银线卷起乾坤,化作一方大千世界圈住玉尺。

“钧天道友,此刻还不是你出世时机。”真人语气带着无奈:“老师前番有言,待九阴绝日之时,道友可入世伏魔,积累功德,修成人身。”

这段时间来,这件仙器频繁动作,意欲脱离瑞光阁。

玉尺中传来一阵轻笑,龙首凤尾的仙尺上端冒出朵朵纯阳金花。每一朵金花花蕊燃起纯阳真火,把真人随手开辟的乾坤世界震碎。

同时纯阳仙光朝瑞光阁中一扫,将仙阁封禁的诸多仙家法宝悉数激活,向瑞光阁外冲去。

另一位真人脸色剧变,赶紧将手中阻拦玉尺脱逃的法诀散去,转而将这些四散的法宝镇压。他急声道:“师兄,先镇压这些法宝。钧天道友,你也是我派真人,出手怎么不知轻重?若是这些法宝坠入人间,全是你我三人的罪过了!”

“那你们就老实收拾法宝吧!”

趁二人手忙脚乱镇压法宝时,玉尺化作遁光从瑞光阁逃之夭夭。

纯阳钧天尺出走,骇得两位轮值真人心胆俱裂。开始那人惊呼:“快!耿师弟速去通报掌教,就说钧天仙灵负气出走了!这些法宝我来收拾。”

一边说,孟真人一边趁师弟不注意,偷偷拿袍子藏起几件法宝。

……

昆仑龙首岩下,任鸿静静望着身后这雄伟挺拔的峻岭。

在他旁边还有一位身穿玄月道袍的青年出言安慰:“你别担心,我这就回去询问师尊,这件事兴许还有转机。”

“……”任鸿默默不语,锐气尽失。

见平日意气风发的师弟这般颓态,青年叹了口气,嘱咐说:“你先别走,等我消息。”

说着,他驾驭飞剑赶往乾元峰。

任鸿目光微动,望着跟自己交好的师兄离去,心中苦笑:别走?纵然我想离开,可昆仑山禁法无数,以我这低微法力若无旁人领路,连昆仑山门都走不出。

龙首岩是昆仑派低阶弟子修行练气之地,高有九十丈,山势如龙首,匍匐在东昆仑四十八峰下,也是昆仑道派入口。但纵使是山门入口,距离真正的昆仑仙境大门,也有百里之遥。一路布满护法神禁,若无昆仑弟子引路,必死在防御禁法之下。

遥望自己修行三年的地方,脑中回想起不久之前那位长老的话。

“任鸿骄横狂妄,擅闯禁地解封妖邪,今剥夺道箓,逐下昆仑!”

想到那位九仙峰长老的话,任鸿心中就憋着一口火。

擅闯禁地?为什么去禁地,难道你不知道吗?不是你们九仙峰的人惹事,他何至于跑去禁地救人?

而且那惹祸的元凶仅仅落得一个思过三十年,可他这善后救人的,却要被驱逐下山?

这是哪门子道理?

天底下,有这么执法的吗!

任鸿想到这,越想越气,体内玉虚真气飞快游走,混着不久之前在封妖洞内沾染的妖气在经脉中翻腾,竟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蓦地——

钧天玉尺从天空坠下,直接砸在少年脑门。

“喂——清醒点!”

钧天玉尺收敛威能,仅仅将任鸿打醒,以纯阳道光洗去他身上的妖气,然后卷起五色彩霞将他裹住。

从外头看,五色彩霞形成球体围着一尺一人,然后缓缓隐去。

“小子,被昆仑驱逐下山,气不气,急不急?”

听到玉尺传出的嬉笑,任鸿面色一冷。他正要开口痛骂妖邪,但忽然察觉玉尺上的玉虚法力跟自己同源。

任鸿眉头一皱,觉得此事另有玄机。但回想执法堂中的经历,仍没好气道:“是昆仑哪位长老跟我开这等玩笑?”

龙首凤尾的青色仙尺在任鸿面前不住晃悠。

“嘿嘿……我虽然是昆仑的人,却不是什么长老,而是一件仙器的器灵。”

也是任鸿修行不久,认不得这玉尺正是昔年玉虚祖师祭炼的镇派仙器——纯阳钧天尺。

“我在昆仑待腻了,要下山另寻机缘。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下山?

任鸿见这仙尺,第一反应是把它送回去,直接面见掌教为自己洗冤。

但玉尺早有所料,笑声不断:“昆仑掌教拉着几位太上长老在玉虚宫闭关。不然昆仑派怎么被几个执法长老弄得乌烟瘴气,诸峰内斗,善恶不分?”

……

另一方面,青年御剑赶回乾元峰,一路横冲直撞,去找自家老师求情。

路上,有不少同门跟他打招呼,可他一概没理,直接赶到金光宫,拜见玉微真人。

“师尊,这件事处置不公!”

进来后,罗钰跪在蒲团上为任鸿求情:“祸是樊玉春闯的,任鸿师弟赶去救人,凭什么把他逐下山?”

玉微真人刚回到道宫坐定,等候自家徒弟赶来求情。

见他到来,真人也不气恼,只是含笑问:“你也觉得不公?”

“自然不公!”罗钰气愤道:“樊玉春那丫头仗着自家哥哥在九仙峰修行,常在龙首岩惹是生非,却无人敢罚她。导致她越发骄纵,这次也是她心生贪念,跑去封妖洞寻宝。害得同屋几位师妹牵连进去,险些伤及性命。”

“邱师叔仅仅削了她一次入仙路天门的机缘,罚她在山中闭门思过三十年,凭什么!”

玉微真人:“就凭她有一个获得祖师遗宝的哥哥。有他哥哥在,邱老三怎么也要给樊小子一个面子。”

“那任鸿师弟呢?任鸿师跑去救下这几位师妹,怎么还成罪过了?”

说起来,他反而对樊玉春有恩吧?

罗钰:“是,师弟虽然无意间释放三妖,但区区几个金丹大妖。若师门真揪着不放,我大不了下山几年,将她们抓回来。”

“你真以为是那三只小妖的祸事?”玉微真人面带不屑:“区区九头雉还有琵琶精能惹出什么祸?几百年修行还比不得你们这些三代弟子,就连那头千年道行的九尾妖狐,也抵不住为师一根小指头。”

“这件事说白了,就是邱玉子针对任鸿,执意把他撵下山。”

青年愣了:“邱师叔跟任鸿师弟无冤无仇,这是为何?”

“还不是因为你?”玉微真人哼哼道:“要不是你带任小子跑去七星坪,怎么会害他碰到这事?”

“七星坪?”青年有点明白了:“又是祖师遗宝惹的祸?”

……

“你道九仙峰为何针对你?”钧天仙灵此刻也对任鸿说:“七星坪有玉虚上人遗留的七件遗宝。执掌其一,便有大运加身,执掌得道飞仙的机缘。”

“你当日在七星坪偶然触动灵宝灵机,抢了邱玉子那小牛鼻子徒弟的机缘。”

“如今,他徒弟正在人间历劫,无法回山收取遗宝,岂能让你抢先得手?”

“祖师遗宝?”任鸿一脸愕然:“就……就为这个?”

“不然呢?”

……

乾元峰,玉微真人悠悠道:“你那师兄当年就感应第六件遗宝的灵机。只待转劫归来收取灵宝,好为九仙峰壮大声势,增加底气。怎么能让任鸿取了这件宝物?”

罗钰一脸无语:“我陈师兄一向性子宽和,怎么会在乎这区区一件遗宝?难不成,没有这件宝物,他就修不得大道?”

能被祖师遗宝选中,岂是那等浅薄之辈?

“是啊,你师兄不在乎。若真在乎这事,也得不到祖师遗宝的青睐,但你师叔在乎。”

“你师叔跟你师兄是三世累结的师徒缘分,情谊深厚,岂能甘心让你师兄失了这件宝物?”

一边是三世徒儿,一边是昆仑派不认识的记名弟子,怎么选择,还有问吗?

“那其他长老就这么傻傻看着?任鸿师弟仅修行三载,便要跨入天门,进行仙路试炼,修行速度何其快也。直接将他收入门下不就得——”

顿时,青年回过味来。

又是九仙峰和乾元峰的掌门之争!

自昆仑派玉虚上人飞升,将掌门之位传给九仙峰主徐阴阳后,五百年来昆仑十二峰内斗不休,其中以掌教所在的九仙峰和乾元峰犹甚。

乾元峰是十二峰势力最雄厚的一峰,青玄道君执掌乾元峰,一部《太乙清微经》讲尽昆仑正法奥妙。

而九仙峰自诩掌教正统,徐阴阳又是不逊青玄道君的大乘仙真,九仙峰传承的《自然阴阳篇》阐述天道至理,堪称无上飞仙之法。

两峰自昆仑道法中另开道统,五百年来摩擦不断。

其他仙峰夹在两大巨头之间,或结盟或观望,各有策略。

罗钰脸色难看:“这么说,还是我害了师弟。任鸿跟我走得近,我亦有意让他来我们乾元峰。所以,邱师叔是为针对我们?”

玉微真人抚掌大笑:“然也。”

得到老师答复,青年疑惑不解:“这样一来,我们不更应该保全师弟?”

“所以,你不是来了吗?”玉微真人指着自家得意弟子说:“你和任小子关系亲近,何愁他不入我乾元峰?”

于是,真人嘱咐自家徒儿:“你带任鸿下山,一路不得逗留。直去人间东峣城西门。那边有五棵柳树,第三颗柳树下有一个算命摊。”

“你让任鸿去那个摊子转转,给那秋算子三两三钱,一银不多,一钱不少。等那算子给任鸿算卦后,你上去撕碎卦牌,逼那算子对你动手。”

青年一脸不解看着自家师尊。

“那算子是你乾元峰上的师叔,昔年负气下山混迹人间,曾立誓不借用半点仙家神通。”

昆仑十二峰各有昆仑天书传承,十二峰之间争的,就是如何将门徒培养成仙。

任鸿修行天赋不低,又获取祖师遗宝青睐,玉微真人自不肯放过这等门人。

不过昆仑有十二峰,祖师遗宝却只有七件。十二峰内斗不休,岂能看着乾元峰占据多件宝物?

当日自家徒儿带任鸿去七星坪走了一遭,和其中一件遗宝有缘后,玉微真人便封锁消息,避免其他仙峰抢先把任鸿收走,然而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玉微本以为,任鸿日后筑基时要跟各峰争抢一番。

但这次九仙峰邱玉子为自家徒儿谋算,提前将任鸿扔下山,玉微真人顿时明白——机会来了!

先把任鸿送下山,找一位乾元峰在外的长老带几年。回头修行乾元峰功法后再接回山,待木已成舟,其他仙峰长老自然无话可说。

“逼迫你师叔破誓,然后将任鸿小子推到他跟前。你再告诉他,让他们师徒去清微仙府躲几年。”

清微仙府,乾元峰在外头另立的别府。

青年听罢,恍然大悟:“还是师尊想得明白。我马上就去。”

“等等——”玉微真人将一面五色流光飞旋的扇子递给罗钰:“刚才我去你师妹处将万霞扇借来,你拿此物保护任鸿下山。”

千羽万霞扇,玉虚祖师七件遗宝之一,归乾元峰一位女弟子所有。

“师妹的扇子?”

青年接过来,又听自家师尊嘱咐:“你们这一路定会碰到其他仙峰来人。不论谁在后头喊你,都一概不理。切记!带任鸿下山后,直接赶往东峣城,路上绝对不能耽搁!”

“弟子明白!”

青年顿觉自己责任重大,能不能把自己关系亲密的这位师弟拉入乾元峰,就看自己这一搏了!

……

金庭峰,两位长老漫步走在竹林。

紫袍老者捋着胡须,对身边锦衣华服的中年人说:“刚才九仙峰上,邱师弟做得有些过了。”

“掌宫师兄也这么看?”

紫袍老者颔首,二人慢悠悠走在清幽小径里。

“那叫任鸿的孩子着实无辜。邱师弟卖好樊师侄,包庇其妹,却让这无辜孩儿遭殃。”

听金庭峰主的感慨,古长老心中一动:“我听说,那叫任鸿的小子修行不错,心性也好。而且契合我们金庭峰功法,不如……”

“修行是不错,但脾气有点爆,直接在执法堂跟邱师弟顶起来,惹得普陀峰和元阳峰等几位师弟师妹不满,才害得他直接被撵下山。”

须知,九仙峰虽是掌教一脉。但徐阴阳闭关前特命十二峰长老联合执掌教务,并非九仙峰一言堂。但凡有事,都是十二峰长老联名投票决定。

可任鸿年纪轻,性格执拗,直接在九仙峰跟邱玉子顶起来,害得其他几峰长老对他感观下降,才顺利通过九仙峰邱长老的提案。

古长老想了想,轻声帮任鸿辩解:“十五六岁的孩子,做好事被人冤枉,还指望他多冷静?”

紫袍老者道:“所以才要他下山磨砺一番心性。你给咱们在人间的弟子传讯,碰见任鸿这孩子多多照拂,日后若他能凭借自身毅力在人间筑基,便设法将咱们金庭峰的法门传他。”

……

普陀峰,素月大师带着两位女弟子回宫。突然心有所感,往远方乾元峰方向看了看。

“乾元峰这群人越发不着调。一个顶撞师长的毛头小儿,竟一直揪着不放。云儿,你去龙首岩拦住乾元峰罗钰。霞儿,你将那任鸿小儿扔出昆仑,顺带废了他身上的玉虚真气。”

凌霞仙子迟疑道:“师尊,这……这不好吧?到底他也救了樊妹妹一次。”

素月大师冷厉的目光看向自家徒儿;“斩草不留根,难道等他回头报复吗?”

素月大师之所以偏帮九仙峰,是因为早前就商量好,樊玉春要拜入她门下。对于这件事,她自然要保护自家徒儿,把过错都推到任鸿身上。

……

玉泉峰,长老吩咐同门:“九仙峰处置不公,素月师妹一向狠厉偏激。劳烦师弟走一遭,把普陀峰拦下,让乾元峰把人带走。”

元阳峰长老:“孩儿们,尔等谨守本职,安心修行,不可插手诸峰内斗。”

云霄峰长老:“我等和普陀峰交好,素月师妹虽行事有所偏差,但也是为了斩除后患。这等门人既然下山,未免日后波折,直接废了吧!”

……

任鸿哪知道,因为自己驱逐下山,十二峰暗流涌动,好几座仙峰长老都派人行动。

不过钧天仙灵清楚啊。

他之所以拦住任鸿,就是盘算让任鸿带自己离开昆仑,去外头寻自己的大道机缘。

眼看各峰仙光飞来,他连忙道:“眼下给你两个选择,是跟我离开,咱们去寻玉虚老爷的仙府天书,自己建一个昆仑道统。还是老老实实下山,泯于凡尘?”

“另建一个昆仑?”

“我是昆仑派的仙器,岂能教你另投他派?”玉尺笑声不断:“既然咱们看当今的昆仑做派不顺眼,自己去建一个昆仑派,不是更佳吗?”

说这话的时候,仙灵小心翼翼观看天空。生怕那些个闭关中的太上长老突然出来教训自己。

蛊惑昆仑弟子分裂昆仑,若非那些太上长老,大乘仙真们都在闭关推演紫极玄图,恐怕早就把自己抓回去了。

任鸿面色犹豫纠结,最后心一横:“干了!不就是另立道统吗!既然九仙峰那些人善恶不分,那我就自己建一个昆仑!”

“好!”玉尺转圈一兜,霞光裹住二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