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六十三章家有仙妻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任兆速度很快,次日大早便招呼手下人过来交接。

这几年任兆操持生意,非但没有衰落,反而蒸蒸日上,利用任家当年的部分产业,组出两家商行。一个偏向于北方,进行字画墨宝的收购买卖。一个偏向于南地,采购贩卖木材、粮食。

此外,他还以姚家残留的银两作本钱,帮姚青囊开了一家药材行,当做她的嫁妆。

这次配合任鸿的玉芳阁进行重组,姚青囊索性把自己名下的药材行一并添进来入股,重组任氏商行。

重组后,有负责胭脂水粉的玉芳阁,负责药材、粮食、木材等买卖的玉芝堂,进行玉器、字画、文宝的玉宝斋。

任鸿安排云嘉负责玉芳阁,让姚青囊在玉芝堂领了一个大管事的位置,让任兆自己在玉宝斋挂名。

“兆老年纪大,青囊也不通生意,他俩挂名大管事,算是安养荣老,每月空领月钱红利。以后有事,你们多跟云嘉商量。另外,关于玉芳阁的这些胭脂水粉,多多利用咱们渠道传播出去。”

三时堂,任鸿看着下面从各地赶来的十几个管事,把重组后的商行事宜一一安排下去。其中有三个管事都是任家铺子的老人,任鸿着重提拔,还以夫人的名义给他们家中女人一些赏赐。

商行事务繁琐,任鸿忙了一上午才安排妥当,随后甩手给云嘉经营,而他则回到后面去找菡萏仙子。

因为兆老和姚青囊住进来,任鸿为了扮演逼真,是跟菡萏仙子住在一起。

回到寝室,见菡萏仙子坐在桌旁算账,帮他检算这几年任家店铺的每一笔收支。

“这些没什么可看的。”任鸿坐在她对面,掏出一枚蟠桃啃食。

他想要真正把伤势痊愈,需要完成“三天书组合”。目前当务之急是通过各种仙果灵药,把九转灵丹蜕变为四转金丹。

“水至清则无鱼,这几年兆老能守下这些产业已经很不错,不要太计较。”

人间银钱,任鸿不甚在意。把商铺田地夺回来,剩下银钱慢慢赚。

“但总要把这些人的底细摸清。”菡萏以朱笔在账本上圈出一笔账:“你瞧这笔账,就有些不对头,像是底下人私吞。”

“还有这笔,低价出售一批粮食到另一个商行。但那个商行背后,好像就是大皇子产业。我怀疑,兆老这几年精力不济,没发觉手下人有内鬼。”

任鸿桃子吃到一半,突然神情冷下:“你的意思,有人盘算兆老年纪大,打算自立门户,或者投靠贵人?”

“人心难测,兆老不也预先将姚家的药材行独立出来?如果未来他撒手人寰,至少能保下干孙女的一点日常用度。”

说到这,菡萏也颇为可怜这位老先生。

若非任鸿活下来,任家假如真的绝嗣,老先生纵然苦守几年,最终恐怕也要便宜旁人。

那些人怕也真是这个打算,打算让兆老生前帮他们赚钱,等死后再拿到手。

任鸿黑着脸,又给大皇子默默记下一笔。

果然是父子,都是恶心货色。嗯,回头师妹回京,要好好跟他算一算账。

菡萏仙子一笔笔检查,很快又把一部账本清算完。

任鸿在旁看着好奇:“你不是鲜少入尘世?怎么懂这么多?”

“少入世,不是不入。”女仙淡淡一笑:“我当年入世,曾女扮男装混迹书院。若论才学,我还去考了一个举人。”

但再往上,有王朝龙气镇压,菡萏仙子不方便靠近考场,就没继续考。但按照她老师所言,以她的才学混一个进士并不难。

“你竟然还有这份精力?”

任鸿感慨不已,再看桌子上的账本。今天一上午,菡萏仙子就把几年旧账全部整理出来,效率可比云嘉强多了。

“难怪道兄说,让你当一个仙府管事是屈才了。”

一品金丹,有望纯阳元神,又精通诸多杂学。放到七大派都能当真传,而在小门派里或许还能当一当掌教。

任鸿站起来,对菡萏仙子深深一揖,嬉笑说:“‘任夫人’,日后这家里大大小小庶务,小生全仰仗夫人操持。”

“……”菡萏仙子笑吟吟说:“公子,咱们这‘假夫妻’还要假扮不成?昨日兆老专门寻我,有心让青囊为我诊脉,调养身子。争取早日为你们任家传宗接代。”

“那就生啊。”任鸿重新坐下,坦然说:“我的确有打算,咱俩生个孩子,好让我家传承下去,不然这商行日后交给谁?要知道,我可是打算把这商行充当五莲仙府的外围,供咱们仙府的姑娘们出来历练用。”

菡萏愣住了,手中朱笔差点拿不稳。

这时,吕清媛过来拜访,正好缓解尴尬。

菡萏忙站起来:“清媛,你怎么来了?”

“我收到师兄传讯,让我过来玉芳阁。”

“对,我要你下午陪我去一处地方。”任鸿把几颗仙果吃完,拍拍肚子,仙果化作一缕缕元气在腹内翻腾,尽数融入九转灵丹。

这几日吞服仙果,又把吕清媛送的天晶莲吃掉,任鸿自感四转结丹也就在这几日了。

听闻任鸿要出门,菡萏略略一思:“公子是要把自己的身份破绽补上?”

空口在白鹿阁胡诌一个休养十多年的大公子,这要是有心人去白鹿阁查探,立马露陷。

“我用天衍算经颠倒阴阳,蒙蔽仙家推算。只是白鹿阁那边,到底是故交,要亲自走一趟。”

任鸿自嘲道:“自我下山以来,被各种事情缠身,倒把任家那些老亲忘了。白鹿阁的少阁主算起来,还是我总角之交。”

“那师兄何必找我同行?”吕清媛看着菡萏,神色莫名:“你让菡萏陪你也就是了。毕竟她假扮你妻子,权当过去看老亲。”

“因为白鹿阁有事需要师妹出面解决。师妹,你这几日翻阅我书上,可听过一个叫做‘蛇妇’的传说?”

……

任氏商行重组,这么大动静,自然引有心人注意。

几个小贩默默推车离开,回去禀报上线。

“确定了,是任家子弟?”

“据说是养在外面的大公子,听说是白鹿居士养大。”

“去查,明日派人去白鹿阁探查。”

“另外,打听一下他们跟‘任鸿’有没有联系。”

去年朝廷被任鸿折辱,虽然一开始朝廷不知身份,但事后派人调查,也渐渐明白过来。

任鸿,这个名字自然进入朝廷各大世家眼中。甚至阴司龙庭还刻意请沙天楼偷袭。

眼下又蹦出来一个自称哥哥的“任黎”,大家忍不住犯嘀咕。这兄弟俩到底有什么意图。

而朝廷得闻消息,还专门去玄都宫调阅玄灵万形图。

不过坐镇京城玄都观的陆子康主动出手帮任鸿遮掩,给他添了一个“哥哥”。

“哼,旁人不清楚,难道我玄都宫还不清楚?那任鸿入世历练,收拢自家产业。只要他不惹事,我们玄都宫有义务帮仙家遮掩身份。”

更别说任鸿揍道君皇帝,颇得陆子康欢心。他亲自修改玄灵万形图,把这件事安排的妥妥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