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六十七章莲花生子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夜深人静,任鸿和吕清媛返还三时堂。

菡萏在沉香辇入虎啸关时便有所觉,主动出来迎接。

客房居住的姚青囊同样察觉,她默默站在窗边。倚着窗户眺望,见吕清媛搀扶任鸿下车,而他身上带着斑斑血迹。

她脸色一变,本想出去。但思虑后按耐下来,默默看着二女扶任鸿进屋。

几位花仙被菡萏唤醒,一起过来帮任鸿疗伤。

“我没事,真没事。”任鸿脱下衣服,让菡萏仙子帮他擦药。

牡丹和芙蓉出去打水,桃花和杏花去取伤药,凌波则跟菡萏一起给任鸿擦拭。至于吕清媛正跟云嘉交代自己二人今天出行始末。

“沙天楼吗?”云嘉默默记下。

她作为仙府的剑修护法,如今没有为仙府出力打架,反倒几次三番旁观府主受伤。

“我记下了,回头定要把他们扫平,帮任鸿报这个仇!”

任鸿坐在床边安抚诸女,然后一拍脑门:“对了,师妹,快把我那盆血给菡萏,回头让她生孩子用。”

“生孩子?”帮任鸿擦拭伤口的手突然一顿,菡萏扭头看向吕清媛。

“咝——”任鸿呲着牙,但不愿在吕清媛面前露怯,硬生生忍住。

少女一脸诡异,把玉盆取出。她指着里面积存的血水,对菡萏仙子说:“师兄说,要用这些血生孩子。”

“……”菡萏扭过头,幽幽问:“公子知道,生孩子要怎么做吗?”

“不就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然后精气相融,就有孩子了?”任鸿不以为然:“这点我还是懂得。”

“公子这就错了。”杏花仙子笑吟吟说:“我听人说,生孩子是夫妻二人一起去庙里许愿,请神佛降子。”

“切——那是生不了孩子才去找神仙。一般情况下,夫妻俩手拉手躺床上,精气相融,自然就有孩子。”

“我现在用自己的血替代精元,回头……”

菡萏:“回头用你的血融合我的血,然后变出来一个小孩?”

“更确切说,是我自己的血。”任鸿:“抟土造人这等手段我不指望你,但用你的莲花凝聚莲胎,让我的精血孕育灵性,诞生婴儿,我觉得应该不难吧?”

菡萏仙子苦笑,这简直是考验自己的造化手段啊。

要是玉虚上人那等存在,虚空造物不过反手间,但菡萏仙子才仅仅金丹圆满。

任鸿这种设想,是让自己用莲花充当胞宫,而他以自己的血孕育灵胎,在莲花胞宫中长大。

理论上,这种方法不是不可以……

“你修炼三光神水和三昧真火,本就是调和自身精气神和天地日月星光造化之力。”少年神色一正,拍着菡萏香肩鼓励道:“别担心,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菡萏神情纠结,苦笑:但是我自己不相信我自己。

“没关系,失败了就重头再来,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任鸿笑道:“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时间生孩子。”

“不是生,这是造化。”菡萏仙子绷着脸,重新强调。

当初自己听说要生小孩,心中还纠结了好久,可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生孩子办法。

她盯着玉盆,伸手贴在血水表面。

一层五色精光从掌心渗出,顺着血水徐徐铺开。

吕清媛和任鸿在旁观看,只见精光包裹血水,渐渐在血水中孕育一朵菡萏花。

花苞吸食任鸿的血水精华,渐渐凝聚一缕生命气息。待莲花绽放,莲蓬中有一颗血莲子脱落。

菡萏拾起莲子:“我能做的便是这个。我把公子的血液精元提取,炼成这枚血莲子。”

至于接下来该如何做,菡萏仙子也很头疼。

思量一番,她把这枚血莲子吞入檀口。

一入腹,三光灵水裹住血莲子,又有三昧真火慢慢熬炼,为血莲子孕育生机。

任鸿好奇地伸手摸了摸她小腹。

杏花仙子也一副天真模样:“姐姐。人家怀胎生子,肚子慢慢变大。难道你肚子也会胀大?”

“应该不会。”任鸿说:“我辈在丹田凝结金丹,随着金丹壮大难道会撑破肚子?我想,菡萏在肚子上开一朵莲花。用莲花托生的方式,当可顺利降生。”

诸女皆云英之身,听后似懂非懂。

菡萏仙子不着痕迹把任鸿手挪开,她后退两步,略带着几分羞涩:“我用三光神水和三昧真火温养,一月时间当可赋予灵性。届时,再将莲子取出,置于宝瓶金壶内生养。待莲花生长,婴儿自可从花中诞生。”

“嗯,那就交给你。如果实在不行,我来温养。权当再练一枚内丹了。”任鸿收回手,摸着下巴:“这也算是另类的‘丹破婴出,赤子元婴’?”

诸人把任鸿伤口包好,让任鸿和菡萏歇息。

说是歇息,无非一起在床上躺着。索性这张床不小,任鸿学着凡人模样呼呼大睡,菡萏则躺在一旁默默温养莲子。

“这就是生孩子吗?”她摸着自己小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种生孩子方式,我真是头一次见。”

……

吕清媛担心自家丫鬟挂念,土遁返还吕宅。

玉蟾玉娟正守在她房中,趴在桌子上酣睡。

吕清媛手一拂,将二女送上床,而自己则走到屋顶,站在屋顶上吹冷风。

如果有人站在这里,顺着她目光望去,能看到三时堂尚未熄灭的烛光。

“任家吗……”少女摊开手,在她手中有一枚小巧玲珑的玉鲤坠。

“眼下不是时候,至少要把皇宫这边解决,斩除后患。”

她闭目思量,很快便有定计。

“这次南荒之战,师兄要为李璠安排,谋取一场大功。我也要趁此机会展露手段,以仙家身份回归京城,从而让朝廷投鼠忌器,不敢再逼迫我入宫。”

吕清媛坚定心志,接下来几日天天往玉芳阁跑,向任鸿等人探讨道术仙法。

任黎这个身份,在白家安排下把朝廷的探子糊弄过去。任氏商行顺利运行,菡萏仙子亲自掌舵,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

不知不觉间半月过去。虎啸关局势越发紧张。常武侯率军出战,李璠也只能暂时告别娇妻,前往军营。

杏花仙木迎春问:“公子,你不需要准备准备?”

“不着急。我这些天用陆压道人闭关的借口离开。算算日子,董朱该回来了。等他回来,就不用我出手。”

任鸿安心在三时堂修养,每天读一读道书,吃一吃仙果,小日子颇为逍遥。

轰——

天空,一片乌云从东南方向压下。

他叼在嘴里的火枣默默吐出枣核,看向乌云中的无相天魔。

“没想到,最先出手的竟然是天魔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