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捡骨人 于封

扎西的这句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那边又是出现什么事情了,我只是觉得有点严重。

“你们那边又怎么了?谁又出现问题了?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唐玲呢?”我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

“楚维……他没有呼吸了。”扎西低沉着声音说道,他刚说完这句话,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刚刚从梦中惊醒一般,吓得我差点直接跪倒在地。“你不会是来骗我的吧,这怎么可能呢?刚刚从医院接回去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这可不是玩笑。”

“这个是真的。”扎西冷冷的强调。

我就像飞一样迅速的回到了家中,我没有想到的事,确实是那样的,除非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旁边都是鲜血,扎西蹲在那边,不停的用毛巾擦拭着那些鲜血。

“你怎么不打急救电话呢?你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现在已经可以说是急的要死了,楚维这个家伙不可能这么命短吧,我蹲下身子,仔细的摸了一下对方的鼻息,我的心猛地一下子就凉了,完全没有任何的气息感觉。

扎西一个人蹲在那边,用那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告诉我,他刚刚应该也已经试过了,我不信邪,又翻开了他的眼皮,但是发现瞳孔已经散开。我感觉好像犹如披了一般,之前和我关系还比较亲密的楚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让人猝不及防?而且尸体现在已经开始冰凉了下来,我知道这已经彻底没救了,于是便放弃了最后的那一丝挣扎。

“我……”我说不出来话,我瘫倒在地上,我明白,现在打电话报警去医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到底是为什么?他明明之前好好的呀。”我道。

扎西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迷茫。

这个时候门突然吱呀呀的一声开了半天,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我一开始还有点儿茫然,张新示意我站起来,我听见脚步声慢慢的由远及近,紧接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东西冲到了我的身上,紧紧的搂抱住了我。

“啊?”我惊讶的高声大呼。

等到我转过头去,心中才平静了下来,原来这个居然是唐玲,我还以为她直接是出走了。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在心里也十分的担心她的下落,现在看到毫发无伤的重新出现在这里,我便觉得心中的巨石终于落了地。

“死了,楚维死了。”我说道。

唐玲不信邪的也蹲了下来,和我的反应一样,最后他还是扑倒在地,痛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她,或者说是怎么样去安慰我们三个人。

“你一个人去哪里了?我刚刚出去找你,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就张旭一个人在这边照顾,突然出现的一些事情,他也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我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其中并没有责备之意,我觉得这些都好像上天早就注定好了的。

“我……”唐玲摇头,“李老板回国了。”

这句话就好像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们几个人好不容易才玩命逃到泰国来的,结果现在居然给我们讲,说是李老板重新返回了中国,这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我摆摆手,示意现在并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

“这怎么可能呢?”扎西也蒙逼了。

事实真的让人难以想象,有钱真的可以使鬼推磨,唐玲告诉我们说,就在我们这几天在泰国的时候,给老板已经秘密地联系了很多中国,圈子里面有名的人,大家开始用钱打通关节。对方虽然说是对李老板恨之入骨,但是他一个人的怨恨,最终还是在很多家族的施加压力之下,选择了屈服。

“居然是这样,那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回国了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内心自然是无比的疲惫,我没有想到的事都这么长时间了,我的这个好兄弟,居然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壮烈牺牲。

“虽然李老板回去了,但是我们现在还要在这里,因为李老板并没有帮我们。”唐玲苦笑,“正好是今天他临走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跟他讲了这一些,他只是说,为了保全他一个人就已经花了上千万。我又能说些什么呢?他只是说等到中国那边风头过了,便把咱们接过去。”

我觉得自己的脖子后面冒着冷风,我咽了两口口水,在我西热来看,我觉得李老板是绝对应该信任的对象,但是没有想到的事,在种种压力之下,大家还是了一项保全自己,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我没有任何的理由去责备他。

“阿赞颂呢?”我问道。

“他估计等会回来吧,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但是他临走的时候带走了很多人。”唐玲道,“等我把李老板送走之后回来,家中便空无一人了,所以我也不大清楚。”

我现在更是觉得头晕目眩,现在前途可是一片渺茫,但是人已经开始去的去走的走,死的死了,这种凄凉的情境之下,连我都由不住流下了几滴泪水。这才是多长时间呀?为什么大家都有了这样大的改变。

扎西站起来,“楚维的后事我们要办好。”

我们强忍着悲伤,三个人打起精神来,又在网上联系了几个在泰国的留学生,我们这些人总算是把楚维给打发了。埋葬的地方是那边风景比较优美的,我只是觉得心中不是滋味,但是在泰国,我们也没有办法去让楚维享受更好的待遇了。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的话,我真的希望能够重新和你再次见面,我们到时候要是真的是个兄弟,那该有多好吧,没有想到的事,你居然年纪轻轻就这样去世,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说着说着,就感觉眼眶里面涌满泪水,居然直接就哭了出来。

扎西在那边一言不语,只是一个人使劲的抽着烟。我知道他肯定是属于伤心过度的,因为以他的脾气秉性,这样的一个好友死去的话,那对他的创伤是永远都不可能恢复的。

办理完他的后事之后,我们三个人在别墅里面依旧住着,可是始终都不见主人回来。我们经过多方打听,也不知道啊,阿赞颂底去了哪里。

万幸的是过了几天有两个陌生人过来敲门,说是有人给我们带话,这个人是一个中国人,他告诉我们说,“阿赞颂要离开泰国一段时间了,他要去柬埔寨,那边有他的房产,这边就先让我们住着呢。”

我听了之后更是觉得奇怪,他怎么走的时候也没有和我们打声招呼呢?虽然说是留下的这处房子,但是在我们眼里,这房子也不是一个很好的安身之处。阿赞颂的意思是说,他要在柬埔寨呆上那么一两年的时光,中途并不回来,他要去修行秘法了。

我更是觉得丧气,他这般派人回应我们的态度,可以说是让我的心彻底凉了。扎西那个家伙是个暴脾气,在那边咒骂了半天阿赞颂,但是最后也沉默了。唐玲眼睛直勾勾的,就站在那儿。

“这怎么人就都散了呢。”我喃喃自语,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事情变化的也太快了吧,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推导着这一切的发生。

“要不然咱们回国吧,在泰国如果没有认识的人的话,我们的风险并不比回国小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真的太想念自己的家了。”扎西道。

阿赞颂那家伙单方与我们的联系是基本是没有,我们也只得再次央求别人,说是等到阿赞颂回来的时候,告诉他,我们已经走了。但是对方到底是否给了阿赞颂消息,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我只是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在哪边其实都一样,就是十分的不好受。我们三个人过了两天便乘坐飞机离开了泰国,我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时间能够再次重新回到泰国,我只知道,有一些美好的回忆,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回到国内,也估计是李老板真的花钱是上了大作用,并没有人来特意为难我们,也没有人在暗中观察我。张茜还想着和李老板取得联系,但是被我及时的制止了,我觉得李老板的不告而别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象征,我们兴许再次见面的时候,或者可能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两类人。

扎西最终警告我们,让我们先放弃手里的产业,我只是想了想,其中其实也很有道理,于是便和唐玲商量着,我们三个人决定另寻出路。

日子便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们三个人租了一个比较大的房子,每天的生活倒是也过得比较舒坦。

只不过我再也不去敢碰殡葬有关的生意了,虽然说是能够挣比较多的钱,但是我觉得要付出的往往会比那些更多。我在家附近找,就是了一个,慢慢远的任务,虽然说每天工作十分的繁忙,但是说句实话,也乐得其所。扎西这个家伙去盘了一家新的古玩店,虽然说没有老顾客,但是新人也会来他这里赏玩。唐玲呢,她可以说是混的比较好的,去了一家公司给老板当秘书。

这日子便是这样枯燥的过去了,我只是觉得以后,不会再去涉及到这类工作。日子虽然是平澜无波,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快乐的生活。

又过了几年,我主动和唐玲求婚了。也就在那天,扎西这几出去租了一套别的房子。但是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依旧很密切,因为我心里清楚,无论我以后要干什么,我们心始终都是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