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75章 全文大结局

凝玉有一种直觉,如果皇上真的履行承诺,将楚云落放出来的话,现在楚云落一定还在京城内。

没有了她,他不会选择一个人离开。

所以凝玉就一直蜷缩在齐王府附近的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等待着楚云落。

可是,直到东方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凝玉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的出现。

她开始绝望了,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楚云落不在齐王府,会在哪里?她要去哪里找他?

天渐渐亮了,凝玉不敢在那里过多的停留,毕竟她是从皇宫里逃出来的,若是皇上发现她不见了,一定会派兵出来查找的。

为了掩人耳目,她将自己弄成了一个叫花子,走在逐渐热闹的街道上,却没有遇到她预料中的官兵。

在京城内漫无目的的找了一天,凝玉还是没有找到楚云落的下落,无处可去的她最后只好来到了曾经她和半烟一起住过的山洞。

天气逐渐转凉,山上的树木开始大批大批的飘着落叶。

夜晚,凝玉独自坐在洞口,抬头望着夜空的星星,想起与楚云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落,你在哪里?”

她再次不由自主的抚了抚自己的小腹,心里对楚云落的思念更加满溢。

如此过了近一个月,凝玉还是没有找到楚云落。

她的心境由以前的焦虑不安,变为现在的淡然安静,她想,只要有缘,今生,她与楚云落终究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

她决定,离开京城,去他们曾经居住的桃花谷,说不定楚云落就在那里等着她。

天一亮,凝玉走出山洞,愕然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使得原本静谧的树林多了一份唯美。

雪下了一夜,现在依旧没有停。

树林里一片白茫茫,洁白的雪花覆盖住地上枯黄的落叶。

凝玉的眼眸在白雪的映衬下也变得晶亮。

她走在雪中,忽而想起了雪人,于是蹲下身来,开始堆着雪人。

耳边回想楚云落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以后堆雪人一定要堆一对,这样他们才会不孤单。”

堆好两个雪人,凝玉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它们的面前,往事历历在目。

她不禁呢喃,“落,我真的好想你,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雪依旧在下着,凝玉的头上以及衣服上很快便落了浅浅的一层雪。

她随手拿起一个树枝,在两个雪人的身后分别刻上了她和楚云落的名字,这样以来,他们不就在一起了吗?

看着紧紧依靠在一起的两个雪人,她的心里也得到了一丝安慰。

“玉儿?”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凝玉愣住,心里一惊,匆忙回眸,当看清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时,她竟有些恍惚。

“落?”她不太确定的低声问道,眼里充满惊喜。

楚云落正用同样的一种表情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他以为他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凝玉了。

当听说凝玉已经从皇宫里出来,他便开始四处寻找她。

终究是他无能,居然用了这么久才找到。

寻找的过程是艰辛的,充满酸涩与痛苦,还好,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他微笑着站在那里,深情地望着凝玉。

“怎么?不打算给我一个拥抱吗?”他看着呆愣在那里的凝玉,戏虐般的笑道。

一时间,凝玉破涕为笑,直接冲过来,扑进他的怀抱。

很害怕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所以她紧紧地抱着他,依偎在他的胸怀,久久不愿意离开。

“落,真的是你吗?”

“玉儿,是我,对不起,是我让你等太久了。”他一手抚摸着她的发丝,一手紧紧地拥抱着她,眼角开始湿润。

这一段时间,他充分体验到了,什么是相思之苦。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一直都找不到你。”凝玉小声呜咽着,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她受宠若惊。

“我一直都在找你。”

“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

凝玉幸福的依靠在他的胸膛,眼角滑下一滴晶莹的泪水,抱着楚云落的腰不禁加重了几分力道。

雪依旧纷纷洒洒,雪中两人紧紧相依。

冬去春来,在楚国一个偏僻的小镇,桃花处处开放。

夕阳西下,在一家精致的校园内,凝玉坐在院子里的一个石桌上,手里拿着针线,在缝制一些小孩子的衣物。

楚云落提着一个药箱子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专注地凝玉,眼里投射出一种柔和的光。

“玉儿,又在给我们的宝贝做衣服啊?别太累着了,不然我会心疼的。”

凝玉抬眸,对着他露出一个温婉的笑,道,“我一点都不累,孩子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出生了,我得多做几件,不然以后就没有时间了。”

楚云落走上前去,在凝玉的身边坐下,然后温柔的抚摸着她已经隆起的腹部,仿佛能够抚摸到睡在里面的小孩子。

“我们的宝贝好乖,我猜一定会是女孩子。”

凝玉只是幸福的看着他,笑着却不说话,她喜欢这样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

只是,不远处忽而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而且似乎还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夹杂在一起,有些混乱。

楚云落立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扶起凝玉,让她进屋。

只是刚走了两步,院子的门便被打开,随即便冲进来十几个官兵,那些官兵迅速分为两道,分别站在两边,中间留出一条道。

然后,便有一个人骑着马直接来到了院子里。

凝玉看着坐在马上的人,脸色瞬间惨白。

“七弟,好久不见?”楚云鹤首先开口,似笑非笑的说道。

比起凝玉的惊慌失措,楚云落倒是显得淡定从容了很多,他先是将凝玉扶进屋子里,让她坐好,然后才走出来。

在即将走出来的时候,凝玉急忙拉住他的手,忧虑的望着他。

楚云落笑笑,宽慰道,“玉儿,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便走了出来,对着楚云鹤笑道,“是好久不见了,皇兄远道而来,一定很累了,不如下马坐下来歇息片刻。”

楚云鹤也不托推,跳下马径直走到凝玉刚才坐过的地方,随手拿起凝玉刚才缝制一半的小衣物,细细地打量着。

“玉儿真是心灵手巧,孩子是不是就要出生了?”

楚云鹤在楚云落的面前,毫不避讳的叫着凝玉的昵称,看见楚云落眼角一闪而过的不适,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戏虐的笑意。

“快了,要不了一个月就会出生。”

“看来朕是来早了。”楚云鹤幽幽的开口笑道。

楚云落一楞,抬眸不解的望着他,是他的错觉吗?他竟然在楚云鹤的眼底看到的不是敌意。

此时,他竟猜不透楚云鹤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

“皇兄,还是不打算放过我们吗?”楚云落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开口直接问道。

楚云鹤呵呵笑了两声,倒没有急着回答,看了一眼屋内的方向,笑道,“玉儿在里面干嘛?那么害怕朕吗?”

楚云落蹙眉,忽而开口严肃的说道,“皇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我不能没有玉儿,我与玉儿是真心相爱的,而且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还望皇兄成全我们。”

真心相爱?楚云鹤不禁重复了一遍,嘴角的笑意放大,“这个不需要你来提醒,朕自然清楚,朕这次前来,不是带玉儿回去的,朕已经想明白了,朕只是想来看看自己的侄子,但是好像来早了,恐怕看不到了。”

楚云落错愕,就连一直待在屋子里的凝玉,听见楚云鹤这么说,都有些诧异。

楚云落心里自然高兴,但仍保有一丝戒备,“皇兄说的可都是真的?”

“朕一言九鼎,说话自然算数,既然看不到侄子的话,让朕见见玉儿也好,怎么,你把她藏在屋子里,是害怕朕将她抢走了吗?”楚云鹤这番话说的甚是轻松,楚云落也能够听出他是玩笑话。

“谢皇兄成全,我这就去叫玉儿出来。”楚云落说完便站起身朝屋子里走去。

这时候,凝玉已经挺着大肚子蹒跚的走出来,楚云落见状,急忙跑过去扶住她。

楚云鹤坐在那里,看着不远处亲密的两个人,眼里闪过一丝酸涩,但随即便烟消云散。

“民女参见皇上。”凝玉走近,对着楚云鹤施了一个礼。

楚云鹤的表情随即冷了下来,问道,“你还是没有原谅朕吗?”

这一次,他没有叫她玉儿,他的语气极其认真。

凝玉一直低眸,低声说道,“民女从来都不曾怨恨过皇上,何来原谅一词之说?”

“看来你还是没有原谅朕。”楚云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朕承认当初自己是有点自私,只想得到你,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因为朕真的太想拥有你,反而将你推得越远。”

“这些都已经是往事了,皇上还提它做什么?”

楚云鹤扯出一个酸涩的笑,目光停留在她隆起的小腹上。

“朕这次前来,是给朕的侄子送见面礼的,没想到朕来早了,那朕就将东西交给你,由你日后再交给他吧。”

凝玉浅笑,“皇上怎么知道一定生的是男孩?”

“朕猜的。”楚云鹤也不隐瞒,直接说道,然后边让随行的人将他的礼物拿过来。

那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楚云鹤亲自打开放在凝玉的面前,凝玉看了一眼,里面是一个金锁,刻着“长命百岁,富贵安康”八个字。

凝玉一时间有些失措,不知道该不该收下。

楚云鹤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说道,“这是朕送给朕的侄子的,不是送给你的,所以你没有权力拒绝。”

凝玉无奈,只好接了过来,有些沉甸甸的。

除此之外,楚云鹤还带来一些碎小的东西,包括婴儿的衣服玩具,看样子是特意准备的。

楚云落很感激他,只要楚云鹤不在为难凝玉,那么以后他们也不必躲着过日子了。

他很想请楚云鹤留下来一起吃顿饭,但是楚云鹤拒绝了,将东西放下之后,简单的说了几句,他便离开了。

因为看到楚云落与凝玉在一起幸福的样子,他的心里充满了嫉妒,他担心自己多在那里停留一秒,就会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等一下。”身后突然传来凝玉的声音。

已经坐在马上的楚云鹤一楞,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回头取笑道,“怎么了?是不是你被朕感动了?所以决定和朕一起走了?”

凝玉没有和他开玩笑,直接开口问道,“拂晓还好吗?”

楚云鹤显然有些失望,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如今她是朕的皇后,朕给与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你说她过的好不好?”

“拂晓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些,我希望你能真心的对待她。”

“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在提醒朕?弟妹?还是先皇后?”

“皇上,你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拂晓是真心的喜欢你,希望你能善待她。”

“她是朕的皇后,朕自然会爱她,善待她。”楚云鹤笑道,然后回头继续往前走。

“谢谢你。”凝玉由衷的说了一句。

楚云鹤这一次没有回眸,驱着马离开了那里。

温暖的余晖下,凝玉与楚云落相拥而立,看着楚云鹤的队伍越走越远,逐渐消失为一个点。

她与他,十指相扣,紧紧地握在一起,从此一生不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