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50章 原来如此(大结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两个亡命之徒就是个求财的,飞机上众人都暂时选择了妥协。

花花绿绿的现金都掏了出来,被挨个搜查的人金耳环、金手镯、金戒指、金项链啥的一个都没能拉下,全部被歹徒撸了下来。

本以为只有他们两个歹徒的空姐被一个头发染成酒红色的少女一脚踹翻在地。

“格老子的,居然想报警。”

等她把那个空姐用安全带捆绑在了自己座位上后,开始挨个的收起了乘客们的手机。

纳兰擎一家已经不止一次给叶小虎使眼色了。

奈何叶某人还想再看一会戏,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一样,压根就没有要动的意思。

轩辕飘蠕动嘴唇给他来两个唇语问他这些人是不是冲着纳兰一家来的。

叶小虎也用唇语回答对方八成不是。

等那个收取现金跟值钱东西的家伙来到叶某人面前的时候,他给了轩辕飘一个可以行动了的眼神。

“哎呦,帅哥哥。你看人家还是个穷女大学生。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过人家嘛。你让人家干什么人家都愿意。”

轩辕飘一脸媚态的跟那个男子嗲声嗲气的说。

“呃。穷游的女大学生?”

两眼放光的男子迅速扫了轩辕飘一眼,感觉这身材这样貌都是极好的。

“是啊,是啊。帅哥哥一看就是懂行的。要不我来帮你做点事情吧。然后我们再一起做点想做的。”

轩辕飘不着边际得把领口往下方拉了拉,吸引着对方的眼神。

“嗯,你起来吧。跟着我查漏补缺,看那些家伙不老实,就告诉我。”

这家伙虽然被轩辕飘惊艳到了,可还是把正事放在了第一位。

这个人就基本上入了轩辕飘的瓮了。

麻烦的是那个一直持枪警戒的家伙和那个阿飞。

不过这些都难不到叶某人。

“喂,美女。我这老掉牙的手机要不要上缴啊?”

叶小虎故意大呼小叫的跟那个女子说话。

“格老子闭嘴,老子还没收到你那里来呢。”

这女子居然是那种见贤思齐的女人,叶某人只是释放了一下自己的男性气息罢了,就受到了应有的成效。

开玩笑,他可是能控制方圆几平米的气的人呢,模仿这点荷尔蒙的事情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也是他故意为之。

他早就从那儿持枪的家伙眼神中读出了他才是这个女子的正主,所以才有了前面那样的安排。

果然,哪个男子眉头一皱就大叫着过来了。

“你他妈的想死吗?老子的女人你也想勾引。”

边说边用手枪点了点叶小虎。

叶小虎故作不知所云啊,举起双手来一脸懵逼的样子。

不过呢,等他快走过来,腾出一直手往哪个身材火辣的酒红头发女子纤腰上搂去进一步宣誓主权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

平举双手看似人畜无害的认怂青年迅速的探出一只手握住他指着他的手枪一连串的卸枪动作下就直接把歹徒手中的手枪变成了玩物。

没有了弹夹和枪栓的手枪不是玩物是啥,此时它的杀伤力怕还没有一块板砖大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感觉脖子上一股巨力袭来然后头一歪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你!”

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女子只来得及反应说出这么一个字,也被叶小虎毫不怜惜的敲晕了。

同一时间,轩辕飘也采取了行动,伸出的纤手拽住男子的手使劲一拽,然后一个上踢腿对准了他的重点部位,接下来就是一声蛋碎的声音传出。

不得不说这名男子收到的伤害是最大的,原因当然是轩辕飘对他十分的不满吧。

她的色相可不是那么好牺牲的,必须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啊。

“乘客们,我们为我们的英雄鼓掌。”

还是那个拉着小红旗的导游小姐最先发言。

接下来机舱中简直像自由市场一样,乱成了一锅粥。

一名空姐准备把这边事情去给机长汇报。

“是吗?”

“我们这趟航班粉碎了一次劫机事件。”

“这确实是一次壮举。”

“可惜啊。”

接下来就响起了一声响彻天际的炸响声,整个飞机都被洞穿,不机身跟机头彻底分家了才对。

“歹势。”

叶某人在震动下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惜身在高空的他有力无处使。

经过短时间的恐慌后,他只感觉身体一震,然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轩辕飘已经在旁边守候了许旧,旁边还有一个泪眼婆娑的女子,不是纳兰飘絮又是谁。

“虎子,你终于醒了。”

“我都怀疑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是啊飘啊。跟你走南闯北巡游世界的阿飘啊。”

“你还记得我吗?”

“你不会跟我一样也犯了失忆症吧?”

“我们的孩子,叶家嘉很好,刚才我还小家伙通了电话呢。”

她边说边把叶小虎那双大的跟蒲扇一样的手事情的在她的俏脸上摩擦。

头疼欲裂的叶小虎一股强大的意识袭来,那是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这个记忆告诉他,纳兰飘絮就是他久久寻找的孩儿妈,他们是在他回国消遣的时候在机场认识的,随后就结伴同游,双宿双飞了长达两年。

其间他们在某个古港口发现了一个宝藏。

但是那个宝藏有着众多横死的海盗的诅咒,他们都莫名的厄运连连,甚至在发现纳兰飘絮怀上了身孕后都先后失去了某段关键记忆。

而他跟她仿佛预知了某些情况,提前给纳兰擎写了文字材料和留了录音。

又恰巧他们的通讯工具被一些不法组织给监听了。

蝙蝠组是第一个知道他们发现了那处宝藏的组织。

但是他们不知道当事人已经双双犯上了失忆症,所以一直逼迫着纳兰擎交出有关宝藏的所有讯息来。

“啊,老婆,我们终于团聚了。”

“是啊,老公。”

“这次坠机坠的不冤。”

两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喂,你们这对没良心的家伙,怎么就能在我面前狂撒狗粮呢?”

“也不知道起来好好感谢我。”

这是某人见到激动的两人滚到一团而发出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