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章 仗剑天涯(大结局)

鬼谷迷踪 石陌溪

沈木风几人把那些安魂教教众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掩埋了,又在鬼谷选了一处地方,为梁鼎峰作为坟冢。

几人忙活了足足有一晚的时间,方才把战场处理干净。沈木风望着萧聿、蒋梦寻,说道“两位,霍追大哥与路鼎大哥去了一夜,看来是很难找到那个盛泫了,你们辛苦一下,去与小穆回汇合,我想小穆哪里肯定有了眉目。你们得到消息后,速速与我联系,我会动员江湖中人,届时将安魂教一举歼灭。”

蒋梦寻闻言,说道:“好,一切按沈兄弟的说法做,那我们即刻启程,到时我们会给你发信号!”沈木风说道:“辛苦!”蒋梦寻与萧聿略一抱拳,说道:“告辞!”言罢,二人展开身形,消失在鬼谷深处。

此时天已然蒙蒙亮,天空中突然飘起了细雨,洋洋洒洒,好似要洗去这一夜所发生的所有事!

沈木风问道:“梁少侠不知醒了没有?”他刚说完,只听梁岳天说道:“多谢沈大侠,在下实在感激不尽。”

众人闻言回过头来,看到梁岳天仿若变了一个人一般,他的精神看似好的多了,梁岳天说道:“大家放心,我已经想开了,经过这件事,我想我也该放下要放下的事,父亲的死是在为自己证明他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的行为反倒才是一个侠客、一位门派的门主、一代宗师应该做的!我应该为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自豪。”

沈木风闻言,眼神中尽是夸赞,他说道:“梁少侠豁然贯通,沈某也自愧弗如,梁少侠有这份胸怀,日后定是一代武林侠客!”

赵无燕连忙跑到梁岳天身边,眼神中露出无限关怀与柔情,她柔声说道:“大师兄,今后无论你做什么,你到哪里我都支持你,我也一直会跟着你!”

梁岳天闻言,心中好似感到一股热流,转头看着赵无燕,说道:“多谢师妹。”这时,只听到一声清脆如黄莺出谷的声音说道:“还有我,梁大哥。”

众人闻言转过头去,看到了卓乔灵美丽而又有些孤单的面庞,卓乔灵说道:“如今我已经独身一人,无处可去,梁大哥既然有意仗剑天涯,卓乔灵愿意陪伴左右。”

梁岳天见到卓乔灵真实的模样,但觉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壹种什么样的感觉,无以名状,他看着卓乔灵,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木风看着梁岳天与赵无燕、卓乔灵三人,不觉暗中摇摇头,对身旁的佟馥儿低声说道:“看来,这位梁少侠是一位多情郎呀!”

佟馥儿忍不住说道:“就好像你,你岂非也是如此?”沈木风不觉失笑,对她柔声说道:“我这一生有你足够!”佟馥儿闻言,脸上无限柔情的依靠在沈木风身上。

梁岳天沉了沉心思,说道:“如今,唯有安魂教霍乱武林,沈大侠,依在下之见,咱们应当联合一切力量,铲除安魂教才是。”

沈木风见梁岳天从儿女情长中摆脱出来,不由得心中对他更是敬佩几分,他点点头,说道:“梁少侠所言及是,眼下霍追与路鼎正在追击盛泫,蒋梦寻与萧聿也已经去与暗中查探的小穆去汇合,咱们目前要做的就是联络江湖各派,取得他们的支持,届时,咱们一举将安魂教歼灭,为武林除此一害!”

梁岳天用力的点点头,转头对张空宵说道:“师弟,为兄已然无意名利,只想从此后萍踪侠影,仗剑江湖,本派以后得路要看你了,为兄希望你能把本派发扬光大,彰显武林正义。”

张空宵突然闻听此言,不觉发慌,说道:“师兄,你在胡说什么?无影刀门乃是师父一手创立,理当有你继任,将本派发扬光大,你怎能放手不管呢?”

梁岳天摇着头,笑道:“我心中有数,我自己还不知道我自己吗?我从无争强好胜之心,更不懂得如何管理门派,怎么能够担此大任?虽说你一直以来看着从未长大,可你胸怀大志,虚怀若谷,为兄又怎会不知?师弟,你不要推脱,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让本派在武林中赫赫有名!”

张空宵还本待说些什么,赵无燕说道:“师弟,大师兄的心境你难道不了解吗?他如今只想浪迹天涯,做一个像沈大侠一样的侠客,不想再卷入任何武林纷争,自由自在,无所约束,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梁岳天感激的看向赵无燕,赵无燕对他相视一笑,这一笑包含着无限的深情。梁岳天触及到这火热的目光,不由的感觉有些无所适从,转眼间又看到了卓乔灵的期许的目光,一时间心中觉得有些麻乱,他实在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个人。

他与赵无燕两小无猜,自幼一起长大,自然是青梅竹马的情感,但他巧遇卓乔灵,与卓乔灵短暂的接触,使得他对卓乔灵有着不一般的情感,何况卓乔灵早已对他情有独钟,梁岳天此时心中只觉得实难抉择,当下只得暗自放下儿女情长,说道:“师弟,你便不要推脱了。”

刘鹤灵也说道:“既然师兄师姐都如此说了,师弟,你肩上的担子可重了,你可别因为害怕挑大梁,才一再推脱吧!”

刘鹤灵这一说,登时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张空宵闻言,双眼一登,说道:“好你个三师姐,往后我要是成了本派门主,你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刘鹤灵叫道:“哎呦,如今还没坐上门主宝座,就敢来威胁师姐,好你个忤逆乱上,没大没小的小子,看来你是欠削了!”

张空宵连忙满脸堆笑,说道:“师姐,我,我跟你闹着玩的,你何必当真?咱们什么关系呀,是吧?我怎么敢对你不敬?”

刘鹤灵本已经举起的手停在半空,听到张空宵的好言好语,不由笑道:“算你小子识相,哼,若是你以后坐上了门主宝座,也不得对本师姐出言不逊,你知道吗?”

张空宵笑道:“那是自然,大师兄跟二师姐要仗剑天涯,以后师弟还要多多仰仗三师姐,哪敢出言不逊?”刘鹤灵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好吧,今天我就饶了你!”

在场几人看着他们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赵无燕问梁岳天道:“师父的坟墓就在那边,师兄,你不过去祭拜一下?”

梁岳天闻言,向着赵无燕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慢慢的朝着那坟墓走过去,他的步履变得沉重,仿若双脚灌满了铅石一般。

细雨依旧飘飘洒洒,飘在脸上觉得有些湿冷,梁岳天跪倒在那坟头前,坟头不过是草草筑立,用一块木板当做墓碑,上面用匕首刻着“无影刀门门主梁鼎峰之墓”,“其子梁岳天、徒弟赵无燕、刘鹤灵、张空宵敬立”。

梁岳天看着墓碑,口中说道:“爹爹,孩儿不孝,让您蒙受如此委屈,您放心,孩儿一定会把盛泫抓回来,让她在您的坟前给你磕头赔罪。”他捧起一捧泥土,填在坟头上,“爹,您一辈子没享到什么福,为了创立无影刀门,您遭受了那么多的苦难、挫折,为了维护门派弟子,您甘心情愿被人利用操纵,孩儿对不起您。只是孩儿从无名利之心,自游便崇拜武林游侠,总希望有一天也能够仗剑天涯,为民请命。”

“爹,您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孩儿虽不能为国捐躯,但可以为民请命。本门的兴衰孩儿就交给四师弟了。还望爹爹英灵有知,保佑师弟师妹重振本门声威。”

说完,梁岳天在坟前重重的扣了三个头,说道:“爹,孩儿自当为您报仇,你泉下有知,保佑孩儿。”

梁岳天站起身子,目光变得坚定、勇敢,他转身望着沈木风、赵无燕、佟馥儿、刘鹤灵、张空宵、卓乔灵,说道:“安魂教祸乱武林,咱们该是时候找他们算账了!”

正是: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书讲到此处便告一段落,至于此后盛泫的下落、梁岳天与赵、卓二女的情感纠葛,最后情归何处,及沈木风诸人动员武林各大门派歼灭安魂教等一切又是另一个故事,本书主角梁岳天最后决定走出家门,开始了另一段崭新的江湖生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