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75章. 君奕宸醒来(6000字)

“好啦,别想了,先吃药吧。”夏芸惜接过碗,“来,我喂你。”

若灵萱一看那黑漆漆的药汁,脸就皱得像苦瓜,但也只能顺从地就着她的手啜饮着。

“还有一点,快喝,不要浪费哦!”夏芸惜见她退缩的样子,心中好笑,继续将调羹送到她的唇边,劝哄道。

“哎呀,我不要喝了,不差这一点嘛。”若灵萱厌恶地蹙紧眉,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生病时,宁愿打针,也不要吃药。

“你都说只剩下一点,就喝了吧!”怕苦的孩子。

若灵萱叹了叹气,看来她不喝不行了,认命地闭上眼睛,微张小嘴,就着调羹咽下了药汁,忍不住打了个颤,脸蛋皱成一团。

天啊,真是苦得要命!

这时,多多从怀中掏出蜜饯,献宝似的道:“小姐,你看,这是多多特地买来给你解苦的。”

若灵萱顿时双眼一亮,几乎感激涕零。“多多,我真是爱死你了!”真是贴心的小丫头。

当蜜饯一入口,那桔香浓郁的香甜味道,真是爽口极了,一下子化去了原本的苦涩感。

夏芸惜在旁看得咯咯笑。过了会,她像想到什么似的,笑嘻嘻地道:“灵萱,那个晋王爷对你挺不错哦,快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有……”故意顿住,诡异地看向她。

若灵萱当即白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话虽说着,但脑海里,竟莫名地浮现刚才的那个梦……梦里的人,好像是……沉思之际,脸上竟有点儿热烫……

哎呀,怎么会作那样的梦呢,莫名其妙!若灵萱懊恼地拍拍脑袋。

“啧啧啧……看你,脸都红了,还不认呢。”夏芸惜见她一脸变化多端,故意揶揄,嘴角难掩一丝偷笑。

“废话,睡了一觉,脸上当然会有红痕。”她不悦反驳道。

“是是,你就撑吧,哈哈!”夏芸惜笑哈哈,这么蹩脚的话谁信那?

若灵萱气恼地瞪她,突然间有股冲动,如果身体允许,她一定会出绝招,使出十指神功搔她痒痒,看还敢不敢取笑她。苦于身体不能行动,唯有以眼神代劳!一瞪在瞪!

鄙见她攻击性的眼神,意思是,你再说,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很可惜,现在她不能行动,夏芸惜一脸得意,摇了摇手指。“灵萱,做人要诚实,而且我们新时代女姓,可不做缩头乌龟的。”

“我都说了只是朋友/。”若灵萱睨了眼她,随后,倏地颓然一叹。“而且你看,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就算有那个心,也无那个力呀。”

有夫之妇,能做什么?

“是哦。”夏芸惜一想也是。磨着腮帮子,皱眉开口。“以睿王的性格,他现在对你有兴趣,就一定不会放了你,想要离开王府,恐怕很难了!”

“所以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取得休书,其他的,以后再说吧。”若灵萱淡言,摊了摊手。

夏芸惜眉一挑,微沉思了一小会儿,说道:“要休书你就别想了,还是跟皇上请求和离吧,只要皇上答应,睿王也不能拒绝。”

“说得对,我也是这样打算!”若灵萱点点头,嘴角微勾,泛起一丝笑意。

“好,那我先预祝你成功了。”夏芸惜朝她扬手,俩人一击掌,相视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夏芸惜突然又想到一件事,话题一转,有点神秘地看向她。“嗳,说真的,你跟君昊炀相处了这么久,还共过患难,你真的对他一点也不心动么?”

人家说患难见真情呀,而且她听说,君昊炀还舍命救过灵萱,这女人,真的无动于衷么?

闻言,若灵萱沉默了起来。说真的,虽然君昊炀脾气暴躁,自以为是,但其实人还是挺不错。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子汉大丈夫。而且还救过自己。相处久了,好感是有的,但说到心动就太过了,再说他三妻四妾,她也无法忍受,她要的是一世一双人,这是君昊炀永远也无法给的。

想罢,她叹气,睨向她。“就算心动吧,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你懂的。”

“懂!”夏芸惜了解地点头,嘴角一抹笑。换了她,也不会!

“好了,别说这个,我还是先躺一会儿,养足精神,过几天好进宫。”经过这次的事,她觉得自己越快离开越好,要不然,再来个夺魂丹,真是死了都不知怎么回事。

“那好,你先歇息吧,我等下再来看你。”夏芸惜说着,小心翼翼地扶她躺下。

随后,招呼多多离开了房间——

锦瑟楼

君昊炀站在窗棱前,敛眉陷入凝思,瞳眸如一汪寒潭,深不见底。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昊宇说的爱,究竟是什么?他有这么多女人,却从来没想过‘爱’这个字,只是父皇让他娶,他就娶了,说穿了,也只是政治婚姻!

对于林诗诗,他是喜欢,因为她温柔娴雅,跟她在一起很舒服,而且她的聪慧也是他欣赏的,王府内务的事也处理得很好,从不让他烦心。只是这是不是爱,他倒是不知道。

而若灵萱,是他极不情愿娶的,也是他最为厌恶的女人。

但后来,她却完全变了,变得让他……

“大哥!”

一旁的君奕枫,见君昊炀喊自己来,却不出言语,只是在那里出神发呆,终于忍不住唤道。“你让臣弟来,到底什么事?”

君昊炀转身,看了他一眼,脸色沉凝地走到他对面坐下,好半响才开口。“二弟,我觉得自己好矛盾,对若灵萱,好矛盾……”

说着的同时,黑眸闪过一丝迷惘。

“矛盾?怎么矛盾?”君奕枫眉一挑,有些好奇大哥竟跟他说这些。

“就是,没看到她的时候,会想着、念着;可是看到的时候,又会想着跟她吵,虽然气得七窃生烟,但心里却觉得好愉快。”君昊炀说着说着,索性将自己所有的感觉全部说了出来。“还有,明明很多事情你想得到她的认可,可是在嘴上,你却硬要装着不承认。看到她有烦心事,不顾一切地帮她解决,看到她有危险,就会不由自主地舍命挡在身前,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很不高兴,甚至有种,想将她藏起来的想法……”

君奕枫听得讶异极了,惊奇地上下打量着他。“大哥,你是说,对着大嫂,你都有这些感觉?”

君昊炀很认真地点点头,毫不隐瞒地道:“是的,而且好像我只对着若灵萱有,对其他女人,甚至是诗诗,都没有过,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二弟,你见多识广,这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

“呵呵……”君奕枫诧异过后,不禁摇头笑了笑,他这大哥,有时还真的糊涂到家了。

“你笑什么,到底知不知道?”君昊炀皱眉,不懂他这话有什么好笑的?

“知道,我当然知道。”他可是过来人,岂会不知。

“那是……?”

“爱。”

“什么?”

“没错,就是爱。”君奕枫不紧不慢地继续道,睨了眼呆愣地君昊炀,扬唇一笑。“所以,你才会常常想她念她。不见得她烦恼,不见得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更不见得她受一丁点伤害。因为,你已经爱上了她!”

闻言,君昊炀彻底怔住,如石化状态。爱……吗?他真的爱上了,他爱上若灵萱了?

君奕枫摇头叹气,大哥对待感情,还真迟顿得可以。他都说到明了,他还不敢相信?还在犹豫……“大哥,说真的,人一生能遇到自己爱的人很不容易,你既然有幸遇到,就好好珍惜吧。不然迟了,她就真的爱上别人了。”

最后一句,他意有所指。

从她如今的种种表现看来,他便明白,只怕现在的若灵萱,根本就不是以前的若灵萱,这个女子才情横溢,而且胆识过人,就像一颗发光的明珠,到哪里都遮不了其夺目的光华。

如此女子,不吸引人的目光也难。

要不是他早心有所爱,恐怕也会被她所吸引吧。

爱上别人?这四个字重重地击到了君昊炀心上。顿时如拨开云雾见青天般,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心底的感觉……

君奕枫看着大哥双眼发亮,便知道他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过了片刻后,君昊炀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我想我是爱上她了。所以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若灵萱,只能是他的王妃。

“那么大哥,你现在要怎么做?”君奕枫见兄长想通,也替他高兴,只是他担心以若灵萱的性格,那像风一样的女子,不会甘愿留在王府太久。

“我先去见昊宇。”君昊炀沉默半响后,缓缓道。

有些事情,必须要说清楚!——

经过三天的细心调养,若灵萱身上的伤已然恢复,慢慢的,也能下床走动了。

今天,她决定出府透个气,不然老是呆在府里,迟早得憋出病。因此用过早膳后,便拉着夏芸惜逛街游玩了。

京都,永远都是那么繁华热闹。

若灵萱和夏芸惜一边逛,一边交头接耳议论着,神情兴致勃勃,俩人每到一个摊子,都流连一会儿才接着走。

“大家来看看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卖着,“精巧的灯会吉祥物,快来瞧瞧。”

若灵萱听见这爽朗的卖声,好奇不已,便拉着夏芸惜走过去。

板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吉祥物,有双龙雕塑、小彩陶猴、避邪玉佩、狮纹绣球、吉祥宝瓶等等,看得俩女双眼放亮。

“哇,这么多吉祥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芸惜你瞧,这个小象很可爱哦!”若灵萱拿起一个十分喜人的吉祥物,笑眯眯地递到她面前。

夏芸惜眼一亮。“是挺可爱的,他背上还驮着一个瓶子,真特别。”

“还有,这个梅花鹿也好漂亮……”

“我倒觉得这个白鹤不错……”

街道的另一头,拨拓莹正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要闲逛。

不经意掸头,就看见前面的若灵萱,眸一眯。这不是跟君昊宇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吗?居然在这里也见到她,哼~~还真是冤家路窄呢!

突然间,她看见她身后一个装着高高稻草的推车冲了过来,推车人看不见前面只是口中大喊着:“让开点让开点。”

跟在若灵萱身边的夏芸惜顿时一惊,刚想要伸手拉过她,谁知道有人快自己一步,拉着若灵萱的手腕就闪到了一边。

“灵萱你没事吧。”夏芸惜紧张的上下打量她,还好,平安无恙。

若灵萱这才回过神,看着擦身而过的推车,再看看突然出现的拓拨莹,虽然惊讶,但还是感激道:“谢谢你,三公主!”

没想到她居然会救自己!

“真要谢我的话,就请我喝杯茶吧。”拓拨莹放开她,心中另有所想。

既然幸巧遇到了,那她就好好问问,这女人到底和昊宇是什么关系,为何俩人那般亲密?

“没问题。”若灵萱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

醉月楼酒家

幽静的雅间里,若灵萱、夏芸惜、拓拨莹,三人正在优雅的品着手中的香茶。

“喂,你到底是谁啊?”拓拨莹放下茶杯,看着若灵萱问道。

“其实你想知道,我跟昊宇什么关系,是吧?”若灵萱微勾唇角,看到她眼里的敌意,当然知道那是因为君昊宇了。因此她故意道:“那我告诉你吧,我是他最要好的红颜知已。”

“你?!”拓拨莹瞪大了眼睛,上下的打量了她好久,才不肖地道:“说谎也不打草稿,你除了长得还算过得去之外,有什么值得昊宇喜欢,想诓我,没那么容易。”

哼,自己都要将她比下去了。拓拨莹自大的想着!

“呵呵……”若灵萱闻言,突然笑了起来。怎么她现在觉得,这个公主是如此可爱呢?有些东西怎么看得出来,比如内在。

“你笑什么?不是吗?”拓拨莹被她笑的有些恼火。

“公主,那我问你了,你又喜欢君昊宇什么?他除了是皇子的身份,还有长得好看一些之外,我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更何况皇室里,长得好看的皇子也不只他一个吧。”若灵萱忍住笑声,用着她的口吻反问道。

拓拨莹愣了一下,她喜欢君昊宇什么?她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知道上次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是他刚巧路过救了她,因此她便对他一见钟情了。

她认为,自己是来选驸马的,而第一个见到的是他,这就是缘份了!

“那你呢,喜欢他什么?”好半响,拓拨莹才看着她问道。

“我?”若灵萱微怔,然后道:“我可没有说,我喜欢他。”这个问题她根本没想过,只是想逗逗拨拓莹而已。

“那你就是不喜欢他了,既然这样,就把他让给我吧。”拓拨莹说得很直接,她们天域国人,喜欢就勇敢追求,不会扭扭捏捏。虽然,她也搞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

听罢,若灵萱又想笑了。“三公主,那你有没有问过,他喜不喜欢你?这可不是我说让,就能让的。”她真是天真的可以。

拓拨莹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恨恨的瞪着她。这女人是故意的么?明知道君昊宇再三拒绝她,所以就向她宣耀是不是?

猛地拍桌而起,怒道;“你好大的胆,居然敢羞辱本公主?”

“羞辱?我没有。”若灵萱皱了皱眉,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触怒了她。

“你就有。”拨拓莹生气了,一甩衣袖,谁知在不知不觉中用上了内力。

若灵萱直觉的一阵强风迎面冲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直撞在身后不远处的墙壁上。

“灵萱!”夏芸惜没想到俩人说得好好的会打起来,一时措手不及,惊叫一声冲向若灵萱。

拓拨莹这才惊觉自己无意之中做了什么?有点懊悔,不由得僵在那里。

“灵萱,灵萱,你有没有事?没摔伤吧?”夏芸惜跑到她身边,见她安然无恙,才稍放下心。然后转头对着拓拨莹就骂道:“你有没有搞错,好好的动手打人,万一摔到头可怎么办?像你这种野蛮恶毒的女人,晋王爷永远不会喜欢你的做梦吧。”

“芸惜,算了,别说了。”若灵萱不想她们起冲突,毕竟对方可是皇上的贵客。

“可是她太过份啦。”夏芸惜仍是很火光。

“你……”自小众星捧月,娇生惯养的拓拨莹,哪受过这种气,当即就朝她挥了挥拳头。“你敢骂本公主,想挨揍吗?”

“那就请动手吧。”夏芸惜冷哼一声,还真的挽起了衣袖,大有大干一架的姿势。

拓拨莹气极,随即一掌向她的身上袭去……夏芸惜不紧不慢地挥拳,迎上她的攻势,俩人你来我往,就在这雅阁间打了起来。

“别打了。”若灵萱赶紧起身,上前劝道:“别打了你们,快住手。”却不小心拐到凳脚,扑通跌倒。

正在这时,突然听得‘咻——’一声,窗外蓦地飞来一支利箭,在她头顶掠过,‘砰’的直插在后面的木柜上。

气势之猛,苗头之准,可见对方早有预谋。

若灵萱看得骇然,瞪着身后的利箭,要不是刚才她跌倒,恐怕已经成为箭下亡魂了。

正在打得难分难解的夏芸惜和拓拨莹,也是一惊,不由得停下手,警惕地盯着窗外。很明显刚才的箭,是要射杀若灵萱……

“灵萱,你快躲起来。”夏芸惜立刻对她说道。

却在话落后,又一支箭,从不知明的地方飞了过来,要不是拓拨莹反应及时,袖中软鞭出手,将箭甩向一边,怕是要直穿若灵萱的心脏。

“喂,没吓着吧?”拓拨莹睨了眼她。

“灵萱,怎么样?”夏芸惜奔到她身边,关心地道。

若灵萱惊魂未定,勉强朝她挤出一个笑容。“没,没事。”然后感激地看向拓拨莹,“谢谢你!”她又一次救了她。

“我们还是快走吧,我觉得刺客不止一人。”拓拨莹现在的神情很认真,没有了平时的骄蛮跋扈。

“好,走吧。”夏芸惜点点头,认同她的话。

于是,三人迅速离开雅阁,可就在走出门口没多久,在小庭院的其中一个雅阁里,突然窜出两名黑衣人,提剑直取她们。

“该死,还真让你乌鸦嘴说中了。”夏芸惜低咒一声,没有武器的她,只能徒手迎上黑衣人。

“女人,快躲到旁边去。”拓拨莹皱眉对若灵萱道,软鞭也同时出手。

若灵萱只好应声,快步走到不远处的假山后面,紧张地伸头观看。

夏芸惜虽然没有武器在手,但拳脚功夫可不输人,单打独斗还是可以撑得过的。而拓拨莹,手中的软鞭则是灵活自如,如同有了生命般,紧缠着黑衣人。

交锋二十多招,夏芸惜已经渐渐不敌,好几次都差点伤了,拓拨莹见势不妙,急忙扬手就是一包药粉,迎面撒向黑衣人。

没想到她会来这招,黑衣人躲闪不及,只觉的一阵异香扑鼻而来,顿时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