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668章 命中注定我爱你!大结局

“哼哼……老狐狸一只。”沈墨推了下萧北的头。

却被萧北顺势抓住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唇边亲了一下。

“你不是就喜欢我这老狐狸么?如果我是只小绵羊?怎么能把你这只兔子吃得死死的?嗯?”

“你起开!找抽呢!谁让你吃死了?是我吃死了你!”沈墨一把推开了萧北。

萧北不敢追她,就只能看到她蠢笨地小跑着,自己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嘿嘿傻笑。

沈墨被他的傻笑磨得没了脾气,只好又凑过去。粘着他问道:“中午吃什么呀?”

“你想吃什么呀?”

“中午我们接了摇摇出去吃吧?我想吃泰国菜。”

“为什么想吃泰国菜就要出去吃?我可以做啊!”

“你会吗?”

萧北很潇洒地甩了下他的头:“当然。”

“呃…

沈墨持怀疑态度。

萧晴的婚礼在十月二十六日如期举行,仍旧是摇摇和萌萌这两个小家伙给当花童。陆嘉逸嘲笑他们是花童专业户,以后可以明码标价地往外出租了。

但萧北可不乐意听,他萧家的孩子,可是金贵得很呢,怎么可能当商品去出租?

还没等萧北发作,沐九歌就抢上来,和沈墨先做预定。

“说好了啊,明年要让这两个小家伙给我当花童!”

摇摇很崇拜沐九歌,所以没等沈墨开口,摇摇就兴冲冲地自己答应下来:“好啊好啊!”

萧北却是持保留意见。

虽然沐九歌今天的身份是——萧晴的朋友的男朋友,但却仍旧让萧北不放心。总觉得沐九歌好像还要对沈墨有什么企图似的。

能在萧晴的婚宴上遇到沐九歌,沈墨也觉得很意外。都不知道萧晴和朴经纪什么时候扯上的交情。反正不办着婚宴不知道,一办这婚宴,可是吓一跳。萧晴的社交圈子实在太广了,本市所有名流,基本上都来了。什么政界的、商界的、演艺界的很多平时都聚不到一起的演艺界一线大咖,此时却围坐在一张桌子旁,颇为壮观。

沐九歌呢,在这些人面前,则只算得上是小咖。和他们谈不到一块儿去,所以婚宴进行着,气氛热络了,就带着朴顺英蹭到他们这张桌子身来,而且没有要走的意思。

沈墨觉得这也没什么的啊,反正大家很熟嘛,坐在一起也有的聊。原本是想要把气氛弄得和谐一些的,但每一次她说什么玩笑,萧北都是冷着脸。大家都是笑呵呵的,只有他一人冷着脸,这样真的很尴尬啊。

可萧北自己却不觉得!

好在在坐之人都知道萧北的脾气,也就自动忽略了他。

至于这一场婚礼的内容,实在没什么可关心的。沈墨更关心的是,萧晴的婚后生活。

“请我们的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一诺此生,共白头。”范奕找的这个司仪还是很有些水准的,比陆嘉逸找的要强得多。

一诺此生,共白头!

即便是这样煽情的七个字,沈墨还是从萧晴的眼中,看出了担忧。沈墨看到,在交换戒指的时候,萧晴笑得,不是由心而发的纯粹。仿佛在这笑容之下,隐藏着站在悬崖边一般的提心吊胆。

沈墨轻叹了一声儿,唯有在心底里为萧晴默默祈祷。

紧接着,就是新人敬酒,更是没什么看头儿了。

新人敬酒之后,不多时,宾客们便开始起身告辞。

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叶诗雅看着萧北和沈墨这边眸光很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荣浩也不打扰她,而是等着她自己做出决定来。

叶家和萧家是世交,萧晴办婚礼,自然是要请叶诗雅的。在接到请帖的时候,叶诗雅曾经犹豫过,但最后,还是来了,而且还是带着魏荣浩一起来的。

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萧北,渐渐的,竟然觉得有些烦了。

原来,再好看的人,放在眼里久了,都会腻的。

看到萧晴过萧北那桌说话去了,叶诗雅咬咬牙,端起酒杯起身。拉着魏荣浩,往萧北那边去。

她就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得到。

“姐姐,新婚快乐!”叶诗雅举起酒杯,优雅地和萧晴碰了一下。

魏荣浩也随着叶诗雅举杯,一副妇唱夫随的样子。

酒杯落下,魏荣浩便先和萧北搭话了。说了一些男人间的话题,是在为叶诗雅铺路呢。叶诗雅也很领他的情,在和萧晴寒暄之后,就向萧北和沈墨举杯示意,笑道:“恭喜阿北哥和嫂子,又要喜得贵子了。”

沈墨见叶诗雅是带着魏荣浩一起来的,而且又见她是这样的态度。也不管是真是假吧,反正总要给一个表面的和气。因而笑道:“可不是贵子啊,是贵女,这是萧北的小情人儿。他可是盼着呢。”

“我口误,我口误!”叶诗雅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歉然地笑道。

沈墨笑道:“你们也要努力啊,浩哥可年纪不小了呀,你不着急,浩哥也着急呀。”

叶诗雅看了魏荣浩一眼,嫌弃道:“他啊……哼哼,人就笨,生出来的孩子也一定不聪明。我看我还不如去领养一个算了。”

“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说我不行哪?我不能让你快乐吗?我身体不强壮吗?”

“哎呀你干什么啊!还有孩子在呢!”叶诗雅忙捂住了魏荣浩的嘴,止住了他的流氓话。

放下了吗?放下了吧!不放下又能怎么样?

羊水破的时候,沈墨正在家里看电视呢。萧北坐在沙发上,在给她削苹果。

寒假,李佳佳被沈墨派人强行拉回家里来,此时正坐在茶几边的地毯上,哄着两个小家伙玩儿积木。都快没有耐心了,颇有怨气地催促萧北:“你的苹果好没好啊?什么时候能吃上!我要一半儿,一半儿啊,不是四分之一。”

窗外飘着小雪儿,一室的温暖静好。

忽然?

“咝……哎呦……哎呦!”

大腹便便卧在沙发上的沈墨,忽然抬起了身子,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萧北立刻把削了一半儿的苹果扔到了李佳佳怀里,麻利儿地抱起了沈墨,往一楼深处里冲。

在厨房忙活午饭的丽萨见此,忙冲了出来,惊喜道:“要生啦?”

“可能是要生了!”萧北道。

“不是可能啊,就是啊……”沈墨指着滴落在地板上的羊水,“羊水破了,羊水破了,快叫人来。”

“哎呀那就是要生了!你别急啊,马上就到马上就到……”萧北嘴里说着让沈墨别着急,可是自己却比谁都急。

但,他们此时就在自己家里啊,急什么急?实在不行,躺在地板上也能把孩子生出来啊。有这么夸张吗?

丽萨挠挠头,也跟了上去。

太太是的预产期是这几日,老爷早就在一个星期前,请来了一个有名儿的美籍大夫住进了家里,还引进了一全套最先进的接生设备。什么顺产的、剖腹产的,都准备上了。

把家里一楼的一间大空房,改造成了妇产科手术室。这间“手术室”旁边的几间客房里,住着值班儿的医生和护士。

都准备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啊?

所以丽萨跟了一路,到了“手术室”门口儿的时候,一拍大腿,掉头就往回跑。

跑到座机那边,给萧晴打电话:“大小姐,太太要生了,你和姑爷快回来吧。或许还能赶上看您小侄女儿的第一眼呢!”

“是吗?”话筒里传来了萧晴惊喜的声音。

丽萨揉了揉耳朵,点点头:“当然啦,您知道我是从不会骗人的啊!”

“嘟嘟…电话挂断了,看来是正往这边赶呢。

三个小家伙继续玩儿积木,好像周围的事情和他们没关系似的。

“你们不去‘手术室’外等着吗?去给太太加油啊!”丽萨提醒道。

摇摇抬起头,无所谓地说道:“哎呀……不就是生孩子吗?她又不是没生过,多大点儿事儿啊!而且你看她吃得饱睡得香的,她老公又准备得那么充分,一定会很顺利地生出来啦!”

丽萨摇摇头:“你这小家伙,和你爸爸一个样儿。”

说完,转头急匆匆地往“产房”跑。

“哎?摇摇,你手心儿怎么出汗了呀?”给摇摇递积木的时候,佳佳碰到了摇摇的手心儿。

“弟弟,你额头上也出汗了哦!”萌萌指着摇摇的额头道。

“哎呀,我热啊。”

“可是今天不热啊,外面下雪啊。”萌萌很天真地指着外面。

“哎呀外面下雪屋里热嘛!”摇摇胡乱应了一句。

真是的,干嘛这么刨根问底儿的呀!

佳佳揉了揉他的头:“你啊,要是真担心,你就去看看。反正也是在自家里,自己的妈妈,想看就随便看呗,矜持什么呀?”

“哎呀我不担心”,摇摇打开了她的手,继续逞强,“生孩子而已嘛,她生过的啊,所以一定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

一个小时之后,房门“嘭”地被人推开了,随即,是一身风雪,急匆匆冲进来的萧晴和范奕。

两人脱了沾染了雪花的外套,急匆匆往产房跑。

“妈咪,爹地。”萌萌伸出手去求抱抱。

可是这俩人儿完全忽略了她!

萌萌看着他们两个急匆匆跑过去的背影,失落地垂下头来:“糟了……有了小妹妹,是不是连我妈咪也不喜欢我了!”

“不会的,又不是姑姑生的。我才要面临被人抛弃的风险呢,好吧?”

“你们两个,别嘀咕了,走,过去看看。”

李佳佳强行拖着这两个小家伙往“产房”外面走。

刚走到门口儿,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在抱着沈墨往产房跑的时候,萧北就想好了一个名字——雪初,萧雪初。

“雪初,爸爸给你取得名字好不好听啊……你说,好听,真好听。”

两个美籍护士正在处理新生儿,萧北就等不及地跟在她们身后,开始了和他女儿的第一次交流!

小雪初看着这个奇怪的家伙,忽然停住了哭,眨了眨眼睛,然后?

“哇哇。”小家伙继续哭。

“哎,她怎么看到我就哭啊?”萧北明显郁闷。

“萧先生,小孩子哭才是正常的,您是太紧张了。”护士用英文道。

“哦,是吗?”萧北挠了挠头,回到床前继续守着她老婆。

就这么几步路,还非要用跑着的。

“你急什么啊?我就在这儿躺着呢,又跑不了。”沈墨笑道,气息有些虚弱。

萧北握住了她的手,在她的手上亲了一下。

“刚生完的时候你就亲,现在你又亲,都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

“那就换一个地儿继续?”萧北说着,起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下。

“哇哇。”小雪初继续哭着,好像感觉到她前世的情人,今生被人给抢了一样。

“你说,你到底是爱她还是爱我?”沈墨来了小孩子脾气,和自己女儿较起劲儿来。

萧北看着她苍白的、汗湿的面庞……深深地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温柔道:“爱你。”

窗外,雪过、天晴。

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映着这室的温暖。

沈墨看着他,深深地看着他……许久,舒心地笑了。

人这一生,总有某一个眼神、某一个面庞,让你看上一眼便终生难忘。

沈墨记得,那一晚,面具下的眼神。

即便一切重新来过,茫茫人海中,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她还是能够,一眼便认出他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