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八章 能不能原谅?(终章)

“李老师,您来啦。上次定的书已经到了,我帮您去拿。”

“多谢你了,阿悄。”

午后的第一缕阳光温暖了城市边陲的这座小岛,林悄穿着宽大的白衬衫,头发梳成慵懒的髻。她的书店在这里屹立三年,鲜少有忙碌的时候。这里的生活节奏不比城中心,她有大把的时间安心书写喜欢的故事。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没有人在意她有过怎样的过去,甚至没有人过多去关心她脸上的伤疤。

他们只知道,岛上一家名为‘时光顷暖’的小书吧里有个漂亮温和地老板娘,她说话细声细语,眼睛总是笑眯眯。店不大,却有着一种能够静涤灵魂般的特殊魅力。

所以人人都喜欢阿悄的店,人人都喜欢阿悄。

“李老师,下个季度的书单您还要开么?我进货的时候再帮你留意一下?”

“好,好!哦对了阿悄,今天晚上你有空吧?”老教授扶了扶眼镜,笑眯眯地冲林悄点头道,“那个......我和你刘姨啊,想邀请你到我们家里来吃个饭。就普通家常菜,你可别客气。”

“啊呀,这怎么好意思呢?您老经常照顾我的生意,要请也是我请你们。”

“哪有啊?上次你刘姨生病,还是你及时发现给她送医院的。我们都没好好感谢你。”

“李老师您说这话可就见外了,那都是我该做的——”

“嗨,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这不,今晚我儿子从国外回来,那个......我和你刘姨就想啊,你看你们两个年龄也差不多大。我那儿子在国外做生意,平日忙得很,连自己的人生大事都......阿悄,你要是不嫌弃,大家就认识认识......”

林悄怔了怔,嘴角慢慢浮出一丝礼貌的笑容:“谢谢李老师了,但是我的确没有成家的打算。”

李教授尴尬地离开后,太阳也害羞地抽走了天边的最后一缕余晖。

林悄在空荡荡的书店里坐了一会儿,心里杂陈五味。

三年过去了,她试着把自己的一切跟过去割裂开来,不去想不去问不去后悔与庆幸。

虽然她知道,陆锦年将公司暂时交给堂弟来打点,只身一人几乎跑遍了全世界,只为寻找她的下落。

然而他不知道,林悄从来都没有真正离开过那个城市。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是这样,若想要毫无瓜葛,哪怕同睡一张床......也可以彼此视而不见。

一个人久了,孤单到习惯且享受的林悄,早已不再纠结那天晚上的陆锦年到底是不是有意与林依在一起......

而原谅不原谅,合适不合适,对很快就要三十岁的林悄来说,也早已变得没有更多执着的意义。

虽然,她总会梦到那天晚上。她央求云天霖带她到医院,看着重伤昏迷的陆锦年在高烧不退的状态下,依然一声声叫着‘阿悄’时,她的眼泪依然不争气。

可是爱情,不会永远占据一个人从年轻到成熟的全部生命。

这三年来,她带着残缺的面容和一副难以生育的身子,渐渐活出了自我。

她拒绝了好多人,年轻的艺术家,孤独的旅人,厌弃世俗的商人和好些善良阳光的普通人。包括云天霖......

林悄一直以为,爱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能量。一旦消耗殆尽,便是不可再生。

所以,与日月同辉一并起起落落的心境里,永远永远,也只剩下那个不可企及也不可相守的名字。

林悄想,也许自己就会这样过一辈子。写那些给别人看的故事,流那些感动自己的眼泪。

“阿悄老板!”五点一刻,小镇的快递员小哥准时经过林悄的书店。

“辛苦了,阿伟。那个——”

“不好意思哈,你要的那个半月读,停刊了。以后可能都没有了。”

“没有了?”

林悄接过一摞常规的进货,脸上却轻轻牵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失落。

她追那个杂志已经快三年了,只为了上面连载的一篇故事。

那个作者佚名,而且特别佛系,有时候半个月一更,有时三五个月停更。但是就在上一期,他承诺读者即将到来的大结局,现在却因为报刊停刊,将永远成为秘密。

林悄心里有点难过,就好像失去了一个久违的老朋友。

不过,连爱一个男人整三年都能割舍到离去。一个故事,一本书,一个习惯,一种生活方式,不过都是鸡毛蒜皮。

林悄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稍微平静了几分钟。可最后还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扑到电脑前,疯狂去搜索这个故事的后续——

未果。

“这一什么作者啊!哪有这么吊人胃口的!”她气呼呼地锤了键盘。

林悄想不明白,她自己明明写过那么多故事。明明知道,骗尽天下是戏文。可为什么,偏偏就是对这个没有结局且更新捉急日狗的故事那么动心。

也许是因为,那里面的主人公,与自己有了太多相似的气质,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代入感,也有太想要......让她看透的结局。

终于按耐不住这份失落的心情,林悄按照之前那本刊物故事下角的联系方式,打了一个电话到出版社。

“喂,我是半月读的忠实读者,我不知道你这里是编辑部还是投资方,麻烦请你先听我说完好么?我追了你们这个杂志整整三年了,非常喜欢上面连载的那篇《零度以下》。可是你们为什么说休刊就休刊,连个招呼都不打。那至少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后续在哪里?或者可以提供给我作者的联系方式,我亲自去骚扰他。我实话跟你说,我也是写小说的,坑品一直很好。因为烂尾太监的行为真的让人觉得很想杀人,我——”

一连串的竹筒倒豆子,让林悄觉得舒服了好多。这么多年,她隐忍压抑的性格,往往藏着太多难以快乐的因素。

她喜欢像今天这样的自己,简单,随性,想什么说什么,阳光而自在。

十秒钟后,电话那端的呼吸声终于换出一句稳稳的男音:“我就是这个故事的作者。”

“哈?”

“开门。”

小岛的海风总是这么突如其来,海风里夹杂的泪意总是那么出其不意。

林悄推开书店的大门,颀长伟岸的身影一下子铺临在面前——

男人弯了弯深情的眼睫,千般情愫,万种绻缱,都倾付一句:“阿悄,我找了你好久......后面的故事,我们可以一起写么?”

番外:

“阿悄,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摞预约单,陆锦年犹豫再三。

“不是都说好了么?难道这些血都白抽了?”林悄皱起了眉。

“我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我舍不得让你受苦。”医生已经把前后风险都交代清楚了,人工试管的步骤艰辛而繁琐,尤其是对于女方来说。

林悄的身体受过伤,大概很难自然受孕,可是她坚持想要一个孩子。

于是今天,他们两人就坐在这里了。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妈。”林悄重重叹了口气,“她那么希望能看到你有个孩子。锦年......如果当初,不是我疏忽大意,也许事情就——”

“都这么多年了,不要再提那些事。”陆锦年将林悄轻轻揽在怀里,“你要知道,我不会再在意任何人的愿望和理想,唯有你,我不想让你再受一点苦。孩子的事,顺其自然。若是没有,便没有。走,回家。”

“哎!等一下啊,好歹看看血检报告啊!”

“还看什么?早点回去休息吧。”

“可是钱都交了,就当看看身体健不健康也好啊!”

就在这时,医生从检验窗口探出头,“林悄,陆锦年,报告好了!”

“哦,在这!”

当林悄伸手准备去接的时候,医生捏着报告狐疑地看了看她——

“你就是林悄?你跟你先生一起检查这么多项目,是要做人工的?”

“嗯嗯,我们是打算——”

“奇怪了,你这都怀孕了,还做什么做?”

“啥?”

“你自己看这两项,明显是妊娠期指标,赶紧去妇产科挂个号找医生看看。”

“大夫你不会弄错吧!我有一侧输卵管切除,我......”

“只切一侧怕什么!多做几次一样能怀,去吧去吧!”

林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