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432章 魏文祈·真心

我默然片刻,思量了一下可行性,点了点头又摇头:“可是绘容她现在喜欢阿邑,她脾气又烈,我就算用皇权也未必逼得了她呀!”

“这好办,你去追她呀!”柳其望双眸闪亮。

我有点无语,又有些踌躇,脸上不自觉的就带出几分严厉来:“南宫邑平日里是跟你有些不对盘,但大家好歹一起长大,情谊不同寻常,他又没做错什么,你干嘛要拆他的姻缘,这就有些过了吧?”

柳其望顿时很委屈:“我这不是……”

“算了,我去追。”我揉着额头,不等他解释,又改了口。

柳其望自小就是我最疼的兄弟,他一委屈我就受不了,再加上我私心里,也觉得南宫邑配柳绘容,怎么看也不搭,说不出的别扭。

于是这个下午,我两什么都不敢,打着商量军情的幌子,在书房里讨论了一下午如何泡妹子……

傍晚,我自信满满的从柳家出来,柳其望红光满面的送我出府,依依惜别好一番,又切切叮嘱了一顿,才终于放我离开。

我闲庭漫步在京都街头,准备去红尘地逮人时,意外在嫣红柳绿中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神色显得有些郁郁,正徘徊在红尘地门口,尴尬的进退为难。

我上前拍了拍他,他悚然一颤,回头见是我,就变成了惊吓,压低了声音问道:“皇上,你怎么跑出宫了,还只带了阿莫一个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扯开话题。

他神色更郁闷了:“文荇不愿见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我便来了几分兴致:“你又做了什么,她这次竟连见都不见你了。”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父皇母后来信让**心的魏文荇的婚事的对象,唐宗主唐临沂的养子,魏文荇四岁就发誓非他不嫁的唐源邺!

唐源邺听了,脸黑得像铅块一样,无奈的抓着头皮吐槽:“我什么都没做啊!就那天,我跟义父从江南回来,文荇问我此行有什么收获,我如实说了,她当场就发飙,跟我拔剑。她又打不过我,切磋输了就哭了起来,说什么我就是个负心汉,第二天就卷着包袱跑了。我哪里又负心了嘛!”

“那你去江南收获了什么?”我深吸一口气,精神抖擞的问。

唐源邺道:“收获不少,一柄宝剑,送了文荇了。一块好玉,给了我义父。一些质地不错的丝绸,给了门里的几位婶婶妹妹。哦,还有一个女孩子,父母双亡被人欺负,我就把她买了带回墨门。”

“你买了个女孩回墨门?”我瞪大眼睛。

唐源邺点了点头:“有什么不对?”

我扶着额头,有些眩晕,真奇怪魏文荇那么调皮捣蛋的人,怎么会看上这么个榆木脑袋!

“人呢?”我忍着想将他剁碎的心追问:“那个你买了带回墨门的女孩?”

“送到冰心堂去学医了。”唐源邺说。

“你没跟文荇说,没打算将人留在你身边?”我问。

唐源邺木然:“我还没来得及说啊,她就跑了。”

“……”

我对这人很是敬服,默然站立片刻,才说:“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好!”这一次,他倒是答得很爽快。

红尘地是一家青楼清倌一体的楼子,汉子姑娘都可以来,倒是热闹得很。我直奔四楼的天字号房间,推开门,我那不成器的妹妹跟柳绘容正含着笑在看清倌人舞剑,面前一片狼藉,显然她们过得很不错。

魏文荇看见我,刚要说话,猛地瞧见跟在我身后的人,脸就沉了下去:“你带他来干嘛?”

唐源邺立即上前,沉声说:“文荇,跟我回家。”

“不去!”魏文荇冷笑:“那才不是我家,都带着外人来了,我房间都让出来了!”

“没有,没外人。”唐源邺解释。

魏文荇只是不听:“哦,她不是外人,我才是。既然这样,你来找我干嘛?”

“真没有!”唐源邺急了:“不信你问我义父去呀。”

我总算是明白,为何这么一点小事两人都解释不清了。我便清了清嗓子,劝道:“文荇,不许胡闹了。源邺都跟我说了,那姑娘是他买的没错,但他一回墨门,就把人送去冰心堂了。”

“真的?”魏文荇半是狐疑的抬头瞟了唐源邺一眼。

唐源邺点了点头:“真的。我有你,怎么会留她?”

顿时,魏文荇小脸从青转红,慢慢从案桌后站起身来,娇柔的走到唐源邺身边,一只手轻轻拽了拽唐源邺的衣袖,刚刚的愤怒骄纵消失得无影无踪,乖巧又讨好的柔声说:“师哥,那你怎么不早说?我冤枉你了,还跑来胡混,你生我气不?”

“回家吧。”唐源邺脸庞酡红,将魏文荇的手扯下包在掌中,只吐出这么几个字。

魏文荇顿时点头如捣蒜,乖乖的跟着唐源邺出了房门。

一物降一物!

我对于这一场戏剧转变,只能用这五个字来形容。

此时,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我和柳绘容,还有舞剑的那个小倌儿。

我咳了一声,在柳绘容身边坐了下来,那小倌儿顿时不知该怎么办,一脸尴尬的请示柳绘容。

柳绘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摆了摆手,让小倌儿下去了:“说吧,干嘛突然跑来这里?”

我清了清嗓子:“绘容,文荇跟着唐源邺走了。”

柳绘容略一颔首:“所以呢?”

“所以……”我看着旁边姑娘的侧脸,烛光朦胧,她可真好看呀,我不觉就有些醉了,一句话未曾经过脑子,就说了出来:“你跟我回皇宫吧!”

柳绘容愕然瞪大眼睛。

说实话,看着这丫头长了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瞧她,原来,她脸瞪眼睛的样子也美得不要不要的,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回皇宫干嘛,我干爹干娘又不在宫中!”柳绘容微别开头,撇了撇嘴:“再说,现在邑哥也不做你的伴读了,我去皇宫又瞧不见他,我去干嘛?不去!”

我心中涌上来一股失落,这才想起,这好看的丫头如今有了心尖尖上的爱人,那爱人还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呢……

我颇为惆怅,不知道怎的,反而被她激得满腔斗志,我便笑了:“你干爹干娘不在宫中,可你的准夫君在啊!”

“嗯?”柳绘容表示不解。

我便指了指自己。

柳绘容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不知道她笑什么,她也不肯解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说道:“准夫君,这里又不是皇宫,你不也出现在这里了?可见万事无绝对,不是一个准字可以说得的。好啦,我不跟你罗嗦了,邑哥约我明日去小孤山玩耍,我得回去歇着了。”

说完,她竟真的撇下我一人,奕奕然回府了。

我默默看着她走远,内心波动,一时间连说一个不字都忘了。

郁闷的回到宫中,柳其望很快得了消息入宫来看我,听我说了,他便一拍脑袋:“这又何难,明天咱们也去小孤山就是了。”

也只好如此。

我们两人又商量了一番,都觉得此时迟则生变,得挑个合适的时机,让柳绘容认了这事才行。

于是第二天在小孤山上,我做了这辈子最痛快的一件事。

柳其望想办法诓走了南宫邑,我则把柳绘容堵在小孤山上的悬崖边,我只问她:“你到底还要不要嫁给我?”

“你疯了吗?”柳绘容吓得面无土色,一步也不敢动。

我踩了踩脚底,泥土有些松软,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我却只是笑道:“容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比你年长四岁,懂得也比你多。不管你信不信,打你出生那天起,昭姨说要把你嫁给我,我就信了。这些年来我一直等你长大,可你长大了,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见我了。南宫邑很好,在你心底,他是不是比我还好?”

柳绘容抿紧了嘴巴不说话。

我微微退了一步,碎石头从我脚边滚落,我笑着说:“南宫是我兄弟,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如果南宫也喜欢你,我还是会选择退出的。”

柳绘容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脚边,小脸苍白,她的语音有些哆嗦而柔软:“文祈哥哥,你先站过来好不好?”

我一动不动,她终于崩溃了,哇地一下就哭了起来:“好吧,你总欺负我,你要跳你就跳,反正你留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当寡妇你也是狠得下心的。邑哥比你好一百倍,他总是顺着我,知道我喜欢你你又总不肯提婚事,还想着法子达成我的心愿。你跳吧,你死了我也懒得给你守寡,什么指腹为婚,我才不认,大不了……大不了……”

我的心猛地一跳:“你说的是真的?”

她只是哭,哭得狠了,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那地上还有碎石野草呢,也不怕硌疼。我蹙了蹙眉头,从悬崖边走了回来,想了想,弯腰将她抱在了怀里。

背后的灌木里有低低的笑声,我终于明白,我是被南宫邑和柳其望这两个家伙坑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生气。

父皇曾经摸着我的脑袋感概的一句话突然迸入我的脑海:“有的人啊,你说不清她到底哪里好,可除了她,你什么都不想要。”

正如母后之如父皇,文荇之如唐源邺,绘容之如我……

我豁然开朗,哈哈大笑:“放心吧,不会让你守寡的,百年之后,我也一定走在你后面,绝不会让你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