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番外(一)

神级贴身保镖 黑马探花

周围一片黑暗,阴冷的感觉已经不止于秦泽的皮肤表面,而是那种渗入皮骨的程度。

秦泽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只记得当时自己一剑凌云,冲入连接魔域与地球的传送门,之后以上一世叶青云的独家法门拼尽全力将那道门封印,而他自己本身也由于虚耗过度昏死过去,被传送门封印所引发的震动不知道震飞到了哪里。

但秦泽可以肯定,他身在魔域之中。

对于魔域,秦泽根本没有一个透彻的概念,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亲身来到这里,甚至在这之前都没有人跟他提及过,就连他上一世叶青云的本尊记忆之中都没有关于魔域的蛛丝马迹,但他知道,这里是个危险的地方。

魔域的空气很浑浊,夹杂着血肉腐臭的味道,十分让人难受。

秦泽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虽然此刻身处未知领域,但秦泽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开始分析自己的处境。

此刻周围一片漆黑,秦泽抬头看去,天空仿佛十分遥远,就连那些星光都很难照射到这里似的。

传送门被毁,那是秦泽目前唯一所知能够通连魔域与地球的方法,可是如何开启他却一无所知,而且就算能够开启,秦泽也不会贸然行事,他仍记得当时自己斩杀的那头黑甲天魔,它是那样强大,何况像是强如那家伙的存在在这魔域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

“总应该会有办法的。”秦泽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在这之前,我应该找些吃的,也不知道这魔域之中有没有类似地球那样的食物。”秦泽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朝着四周望了望,据他观察,周围十几里之内都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虽然有些遗憾,但秦泽也感到庆幸,至少目前为止他是安全的。

他知道剩余那些被他封印在传送门之后的天魔一定会来找他,那些天魔的实力全部高深莫测,如果只是碰上一两个他还到能应付,可如果再多些,即便他已经恢复到了上一世叶青云的修为境界,成为大罗金仙,但也难以抗衡那么多强横的天魔。

想到这,秦泽摊开手掌,青云剑出现在其掌中不断盘旋。

剑尖处有一段崩痕,那是在斩杀天魔的时候所遗留下的痕迹,可想那天魔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悍。

这还是秦泽第一次正视青云剑,犹如翡翠般的剑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将这一方天地照亮。

借着青云剑的亮光,秦泽开始朝着东方前行,之所以选择东方,完全是随性使然,没有任何的目的性。

可是当秦泽刚踏出几步的时候,他的眉头忽然皱起,随即望向西方的天空,轻声道:“这么快就追来了?”

秦泽感应到,西方正有三股气息快速的朝着自己的位置前进,很有可能就是域外天魔的追兵。

深吸了口气,秦泽检查了一下身体,同时对付三尊天魔,他应当还是可以应付的,如果不在这里解决了它们,之后它们肯定会一直紧追不舍。

秦泽打定了想法,悄然转身面向西方,表情十分平静。

片刻后,果然有三道流光来到这里,随即轰然坠地,扬起一阵烟尘。

秦泽微微眯起眼睛,随后却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烟雾渐渐消散,三个人影出现在其中,秦泽之所以意外,完全是因为对方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是天魔?

三个人都是正常人的长相身材,只不过眉宇间对秦泽的警惕十分明显。

“居然真的有人进了魔域!”左手边的是一名黑袍青年,身后背着一柄巨剑,体格十分强壮。

“看来应当是之前从那传送门进来的,也是奇了,咱们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居然还有人不要命似的闯进来。”说话的,是右手边的一名中年人,身材正常,但是眉眼间总有一股阴郁之气。

“这小子的气息和之前传送门爆炸时候我感应到的气息很像,说不准就是这小子毁了传送门。”居中的是一名老者,身材干矮小,可其气机却十分绵长,明显是个强者。

“什么!?是这小子毁了传送门!?”黑袍青年听了顿时大怒,看向秦泽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善。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追踪我?”秦泽听了三人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他对于魔域有太多的疑问,需要人来回答。

“还有脸问我们是什么人?老子在这里等了百年好不容易有传送门打开,可是你却将它毁了,这个仇不共戴天啊!”一脸阴气的中年人冷声道,眼中杀气外露。

秦泽眉头微微皱起,看样子他们原本是想借着那传送门离开魔域,结果不成想传送门被自己所破坏,反倒是坏了他们的好事。

“我有我的苦衷,当时天魔大军想要穿过传送门入侵我的家乡,我也是不得已为之,并不是故意冒犯。”秦泽语气很是诚恳的解释,他并不是怕了这三个人,而是他希望能够从他们的口中获得更多的讯息,能不动手自然是最好的。

“老子管你什么狗屁家乡,被困在这魔域百年,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能离开的那天,可这一切都让你给毁了!小子,现在咱们谁也走不了,干脆你就把命留下,解我心头之恨吧!”

中年人说罢,整个人猛地冲出,同时双手结印,秦泽只感觉脚下大地开始颤动,心知不动手是不行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脚下轻轻一点,纵身跃起。

就在秦泽双脚离地的一瞬,他的脚下冲出一头土龙,作势就要将秦泽吞噬。

秦泽右手握住青云剑,一剑下劈,也不见有什么威势,然而下一刻,土龙顿时分崩离析化作无数碎块落地复归尘土。

老者见了,不禁挑起眉头道:“哦?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黑袍青年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不过是破了土龙咒,我一剑下去也可以。”

老者笑道:“少城主切莫轻敌,老朽说话可能不中听,换做是您,可以像他这般如此轻而易举的一剑破之么?”

黑袍青年顿时语塞,确实,他可以一剑破去那土龙,可绝对做不到犹如秦泽那般轻描淡写。

“能够以一己之力毁去那从传送门,可见这家伙的实力非凡,说不定对于城主有大用处。”老者诡异一笑,心中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中年人再度出手,双手成爪顿时两股强大的吸力出现在其掌中,地面顿时有股土龙冲天而起再度冲向秦泽。

“我并不想和你战斗,如果有什么误会,我觉得我们可以停下来聊一聊。”秦泽无奈的说道,这一次并没有出手毁去土龙,而是闪身避开。

中年人正在气头上,根本不管秦泽说了什么,当秦泽避开两头土龙攻击的时候,他便一挥手,再度有两头土龙冲天而起扑向秦泽。

“老子管你那么多!坏了老子好事就把命留下!”

秦泽见跟这人讲不通道理,当即也不在废话,既然你要战,那便战!

有了打算,秦泽仰天长啸,手中青云剑顿时飞离掌心,青芒大放,直奔那两头土龙而去。

轰!

青云剑瞬间便将两头土龙轰的粉碎,同时剑身一转,眨眼间便飞回到了秦泽身后,顺势将另外两头土龙摧毁。

中年人眼见对方轻易便破去自己的咒术,当即额头青筋暴起,正准备再动手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青云剑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中年人面前。

“且慢!”与此同时,那老者忽然惊呼出声,青云剑顿时停下,剑尖距离那中年人的面门仅有一寸之遥,无数汗珠从那中年人额头落下,要不是老者这一声,估计自己现在早就已经命丧当场了,此刻中年人只感觉后背发凉,双腿发软,他这才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秦泽悄然落地,青云剑仍旧顶在中年人面前。

“怎么?不是要我命么?”秦泽看向老者,傲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