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章 新时代来临(上)(大结局)

第二十章 新时代来临(上)(大结局)

圣元655年,真理王座,第三宫

如果说外宫,是诸神可以随意进出,那第二宫,就是绝密了,只可能有少数存在,因为特殊的原因而受邀访问过几次,至于安尼恩本体的第三宫,更是不为任何神任何存在进入,那里隐藏着安尼恩的真正奥秘。

但是此时,一个存在踏入了此宫,才接触到此宫的大门,这个存在就停顿了一下,然后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不过,它没有犹豫,推门而进——第三宫的大门,一推就开了。

它的身后,是数千鸦雀无声的天使。

开门之处,是纯粹的光辉,这光辉没有丝毫含义,只是光而已,在地球上,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宇宙,精神和能量,信仰和原力,如此紧密结合,找出这样不带含义的光来,倒真正是非常罕见。

光没有对来者产生任何伤害,无比的融和,缓缓流过,好象雪山上流下的最纯的雪水一样,在光之溪流过去后,黑暗开始浮现,光和黑暗转变,并非截然分明,而是不自不觉之中产生转变,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如果稍等片刻,那光就是光,黑暗就是黑暗。

来访者踏步上前,光辉退尽,在黑暗之上,无数根大理石石柱,自虚无之上,形成了一个延伸到永远的走廊。

数千名天使蜂拥的冲了上去,它们目无表情,身上都带着一种非常可怕的气息,毫不逊色于神的气息,但是在这里,走廊上,或者有流星,或者有火焰,或者有冰山……这些天使努力在挣扎着上前,但是一个又一个的被砸死或者焚烧。

它们身上那种气息在疯狂的燃烧着,但是只能阻挡一时,而不能免疫这些力量,当一个天使在火焰中焚烧时,当天使堕落到走廊之外,而被吞噬时,它们毫无力量来阻止这一切。

当一个六翼天使疯狂的攻击走廊时,某种风暴立刻出现它的周围,这种风暴是如此的强大,这个带着神秘气息的六翼天使,连半点抵抗力量也没有,就被风暴一口吞没,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来。

造访者很有兴趣的观看着,看着一个又一个天使被消灭,它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只到最后一个天使灭亡——随着天使的灭亡,虚无又恢复了原形,只是有时有多个旋涡出现,这些旋涡或者在走廊上空,或者在走廊下面,或者在左右,旋涡通常是黑色,但是发出的光辉,却是五颜六色,每当旋涡出现,正漫步前行的来访者,就好整余暇的停止了脚步,观看着旋涡的运转。

“如果有着桌椅,再有着咖啡就好了。”来访问者如此想着。

几乎就在它这样想的同时,整个走廊顿时按照它的意志,诞生出了桌椅,上面还有着咖啡,来访者也舒服着坐下,观看着旋涡,它看的津津有味,若有所思,若有所感,不时泛起笑意。

终于,它又开始起步,再长的走廊,只要没有故意阻挡,也是有尽头的。

一座无比宏伟宫殿,就在眼前,这宫殿并无顶,也无墙壁,只有更多更高的石柱,而石柱之间,是无尽星空。

这宫殿,好似一个中心,整个星辰大海,看起来中心像一个中心略鼓的大圆盘,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这个漩涡有四个宣臂组成,每个宣臂都无比的巨大,各种各样星体都在虚无中,按照一定的规则再漂浮着。

而在无比宽阔的广场上,就映着无数星辰,一条黄金色的巨龙,优雅地伸展着,而在巨龙的身边,人形的安尼恩,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它正在演奏着竖琴。

来访者踏入广场,外面的那星辰大海就消失不见,唯有柔和的光,照耀着整个广场,顿时带来亿万年宁静幽深的感觉。

“哦,您带来了远方的信息吗?

玫瑰 百合 小路边的桃花开的如此灿烂

是远方的问候吗?

这曾是我的期盼

以前我曾有个庭院

玫瑰 百合 小路边的桃花开的如此灿烂

远处有着小小的湖泊和果林

桃花可以洒在米酒上

每当春过就可以细细封存

当您带来远方的问候

就可以拿出来”

歌声优美,空灵,带着一些淡淡的感情,没有悲哀,只有迷醉。没有担忧,只有信念,这是一首优美的情歌,但是此时不应景。

而来访者也不着急,它甚至随着漫歌而唱,让优美的音乐,充满了整个广场。

“别的不说,就在这个晶壁系中三万年,已经很久没有使我感动的歌曲了,就凭这点,我必须感谢您,伟大的安尼恩恩。”来访者声音中带着赞叹:“这使我的心灵感觉到非常喜悦,就凭这点已经使我不虚此行了。”

“伟大的阿斯摩蒂尔斯,我的音乐只能使我感动,您在遥远的岁月中,难道没有听过更优美的音乐,欣赏过更动人的歌舞吗?”安尼恩回过头来说着,它的眸中看见的,是它的十二翼天使——亚列埃。

但是安尼恩不会认错,更不会称呼错误。

“那是当然,无论什么音乐,无论什么歌舞,其实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能够不能够使自己感动,也许有比您美妙一百倍的音乐和歌舞,但是如果不能感动于我,那它就其实没有丝毫价值——判断是不是美妙,难道不是以我们的心来判断一切吗?”阿斯摩蒂尔斯如此说着:“如果真要说个理由,那拿人类的公主王后还有自己姐姐妹妹女儿都是这样的原理,公主王后和自己的姐妹女儿,难道就是最美丽的吗?她们难道和其它女子有区别吗?但是前者无非就是身份高,格外给人带来征服感,而后者是伦理的禁忌,格外使人刺激而已。”

“对我来说,您的智慧和力量,才是使我为您的音乐所感动的原因。”阿斯摩蒂尔斯鞠躬的说:“正是因为是您在演奏,所以我才为之喜悦,并且真正感动了心灵,这是无论多少天才演奏家,都无法办到的事情。”

“心和力量太强大了,所以只有强者才能给予你感动吗?”安尼恩立刻明白的说。

“就是如此,所以邪恶不过是幻觉,对我们的哲学来说,物以希为贵,以及打破禁忌的快感,也同样起作用,既然这样,那何必不人为的制造道德,然后再打破它们,来获得快乐呢?这就是邪恶的本意之一吧!”阿斯摩蒂尔斯说着:“我曾经制造过许多许多道德,然后把它变成许多位面许多社会的准则,再把它们一一打破,享受其中的快感,但是遗憾的是,这样的快乐不常有,因为太过泛滥的打破,等刺激一过,也就等闲平常了。”

它的语气中,带着无限的遗憾。

“邪恶不过是游戏,只要是快乐和快感,都不会持久吗?所以那些现在沉迷于邪恶快感中的存在,还算是幸福吗?比如杀戮,比如破伦,比如毁灭,比如痛苦。”

“完全沉迷快感,无论是邪恶还是善良,那下场必是毁灭,但是如果保持自我,那再强烈的刺激也会疲惫,什么快乐能够延续到永远呢?伟大的安尼恩,您的时间还不够长,您在十万年后,也许才会真正明白我的感动和喜悦的心情。”阿斯摩蒂尔斯笑着说着。

“我不觉得您会因此而淡漠毁灭。活过如此悠远岁月的您,能够明白,您所说的感动,也不过是一种幻觉,唯有力量和存在才是唯一。”安尼恩平淡的说着:“您来到这里,来到我的领域内,就是等待毁灭吗?”

“果然是真正明白,回归到尽点,我刚才说的永恒智慧也不过是幻觉,不过我这次来,本是为了杀您,因为深渊的战争已经无可挽回,那我只能选择斩首刺杀了,我甚至屏蔽了您二十小时的感知,包括您的其它化身和外界的天使的联系,毕竟您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使我无数的阴谋变成了泡影,这使我明白,您已经有资格和我对话了。”阿斯摩蒂尔斯鞠躬着。

“您什么时候潜入亚列埃的心呢?”安尼恩询问的说。

“就在您争夺战争之主的那一刻,脱诸神屏障的福,它脱离了您的掌握,我将一丝神性潜伏在它的心中,然后等待着成长的一天,我与同在,直到它点燃了神火,直到它产生失望——您似乎没有对它论功行赏呢!”

“我想也是,其它时间,您是不可能潜入它的心灵而我不知道,不过这次您,已经转移了您的本质吧,至少在这个晶壁系的本质,看来,您的确有杀我之心,毕竟您是这个世界二位神格20的存在之一啊!”安尼恩点头说着:“亚列埃也真是可怜,它怎么分辨出,到底是您的意志,还是它真正所想呢?或者说,对它,无所谓真假了,因为您与同它同在。”

“只是我一进宫殿,您就知道了,就凭这点,我知道这次刺杀已经不可能成功了,在您的领域核心,就算是我,也起码被压制三成实力,而您,却完全可以等同于神格20,是晶壁系所能够容纳的极限。”

“您是这个晶壁系的肿瘤,毁灭了您,我就可以获得这个晶壁系完全承认,而成为神格20的存在。”安尼恩微笑着说。

“肿瘤?真是恰当的比喻呢?看来您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就是肿瘤,先将一丝本质依附和投影于一个晶壁系,然后这点细胞,就会变成肿瘤细胞,而不受晶壁系影响,吸取营养而无限繁殖,直到有一天,整个晶壁系的自我循环全部被摧毁,那我就可以 彻底掌握这个晶壁系。”其实肿瘤是地球的话,但是神之间,无论什么话,都可以知道本意,它立刻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