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431章 大结局

娄雪兰坐在尊贵华丽的皇后宝座上,手指紧紧扣住宝座扶手,指关节有些泛白。

她脸色铁青,身躯几乎有些摇摇欲坠,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才使得自己没有倒下去。

她的下方,依次站着南宫玄羽、苏冷袖、南宫玄夜还有南宫锦。

“……我不信。”瞪着面前的人许久,娄雪兰才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她不信。

任他们说什么,她都不信那夜的人是南宫玄夜,一个修炼几乎可以说废了的男人。

她是堂堂娄家大小姐,冰雪聪明,骄傲无双,能匹配她的男人一定是天下第一的天赋,智慧,还有才貌。

怎么可能……是这么个不中用的男人?

“母后,其实那个血凤凰印记,只有夜王才有。”南宫锦缓缓说道,稚嫩脸上透出一股与年级不符的成熟。

“我不信。”娄雪兰一脸镇定,依旧是这么三个字。

南宫玄夜开口了:“那年,陪你在宫里练剑作画的人,是本王。中了烈性药的,也是本王,本王还记得你当时向我讨了一个承诺。”

承诺?

娄雪兰脸色彻底白了,白得有些透明。

“你说,将来无论你做了什么错事,因这一晚你救了本王,本王都不得与你生气。”南宫玄夜语气缓沉,“本王做到了,直至现在,本王也没跟你生过气。”

娄雪兰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

竟然……竟然是真的……

那晚的人,真的是南宫玄夜,而不是南宫玄羽……

“我、不信……”娄雪兰颤抖着声音,泪眼朦胧地看着一直紧搂在一起的那对璧人,声音破碎。

无论他们说什么,她就是不信。

如果信了,她一直以来岂不是在枉做小人,自取其辱?

南宫玄羽此刻却是不耐烦了,搂着苏冷袖转身便走:“袖袖,我们去拟圣。”

拟圣?苏冷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微微一笑:“好。”

“站住!”娄雪兰死死抓住扶手,看着那二人背影,语气攸地尖锐起来:“你们给本宫站住!”

南宫玄羽倒是没想停,但苏冷袖停了下来。

她噙着一抹淡笑侧头望向娄雪兰:“你还想怎么样?若不是看在夜王的份上,以你做的那些事,我和步翰根本不可能放过你,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本宫要和你决斗!”娄雪兰攸地站了起来,双眼血红地瞪着苏冷袖,她绝不甘心就这么认输!

苏冷袖摇头一笑:“不好意思,我不会和你决斗。”

娄雪兰冷嗤出声:“你就这么点胆量?”

苏冷袖认真思索了下,视线有意无意瞥过南宫锦身上,淡淡笑道:“锦儿怎么着也跟我叫一声‘皇婶婶’,我不能和她母后决斗。何况,你打不过我。”

以娄雪兰的实力,自然是无法和苏冷袖现在的实力媲美的,决斗还真是个冷笑话。

“你太嚣张了!”娄雪兰霍地朝苏冷袖出手,那视线怨毒得恨不能将苏冷袖撕成碎片!

“母后。”南宫锦上前一步,小小身躯直接迎向娄雪兰的杀招。

“锦儿!”南宫玄夜胸口一紧,霍地飞身上前,搂住南宫锦护在怀里。

娄雪兰一掌来不及收,硬生生地拍在了南宫玄夜背上,南宫玄夜喷出一口鲜血!

“父王!”南宫锦脸色微微发白,转身紧紧抱住他心里已经默认的亲生父亲。

同时,一道无法谅解的视线射向娄雪兰,含着忿恨与仇视。

娄雪兰只觉得心像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珠泪滚落,跄踉后退了两步。

是吗?连她的亲生儿子,也站在她的敌人那边吗?

“母后,你是不是想杀了皇婶婶,再杀了皇叔,甚至要杀了父王?”南宫锦看着眼前这个根本不像他母后的女人,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是,那你也杀了我吧!”

娄雪兰脸色攸地雪白,一下子软坐在地上。

母子连心,娄雪兰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爱自己的孩子?

可南宫锦这番话,也着实伤了她的心。

“你们走!都给我走!滚!滚得远远的!”娄雪兰突然爆发出来,歇斯底里地冲面前的人大叫。

南宫玄夜倒是不想走,但娄雪兰方才那一掌用尽全力,他的实力不足以抵挡,此刻早已支撑不住。

“步翰,扶着夜王,先走吧。”苏冷袖见娄雪兰如此疯狂的模样,又见南宫玄夜支撑不住了,便对南宫玄羽说道。

南宫玄羽颔了颔首,上前将他皇兄手臂一托,扶着走出殿门外。

苏冷袖也牵着南宫锦,离开了偌大的皇后寝殿。

那四人离开的背影,灼伤了娄雪兰的眼睛。

都离开了……

娄家倒了,她没有所谓的家族了……

她替一个没用的男人生了个儿子……

现在,儿子也离开她了……投入了敌人的怀抱……

一时间,娄雪兰心里如被万只虫蚁啃咬。

坐在冰凉的地上半晌,娄雪兰忽然眼神清明了,她颤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瓶子来。

哆嗦着倒出一颗药丸,娄雪兰盯着掌心里的药丸许久,凄凉一笑,毫不犹豫地就喂进了嘴里。

“小姐!”翠竹刚走进殿门,只见娄雪兰动作,立时大惊失色,连忙奔过去扶住娄雪兰:“小姐,快吐出来!快吐出来啊!”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穿肠毒药,而且没有解药呢?

小姐竟然要寻死!

“滚,都滚吧。”娄雪兰看着翠竹,大笑起来,却笑出了泪花儿。

争了这么久,发现争的竟然是个错误。

忍辱负重生了个儿子,到头来竟不站在她这个母亲身边。

娄家也被她最恨的苏冷袖给扳倒了,她还活着做什么?仰人鼻息吗?抱歉,她做不到!

翠竹嚎啕大哭:“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

这会儿,南宫玄夜才刚被扶进御书房,召了太医,皇后那边就传来消息说皇后服毒自尽了。

“什么?”苏冷袖吃了一惊,才刚望向南宫锦,就见南宫锦飞奔出御书房。

南宫玄夜脸色煞白,也想去看,但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

“夜王放心,我去看看。”苏冷袖有些担心南宫锦,立刻便赶往皇后寝殿。

留下南宫玄羽,一笔一笔认真地写着圣旨。

“皇兄,从今天开始,这玄月皇朝就是你的天下了。”南宫玄羽将圣旨写完,盖上大印,神色满意。

南宫玄夜早知南宫玄羽会有此一着,便只是苦笑了一下,不说什么。

他这个弟弟,全部心思都在他那弟妹身上,他也知道皇位江山是留不住这个弟弟的。

“谷桑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忘记前事。”南宫玄羽将圣旨放好,侧眸看向他为情所伤的皇兄:“皇兄可要用在她身上?”

南宫玄夜一震!

忘记前事……

“这都看皇兄的选择,药,在这里。”南宫玄羽从袖子里拿出那药,放在了桌上,深深看了他皇兄一眼后,转身走出御书房。

他,要去找他的女人了。

南宫玄夜看着那颗药,久久没有动弹一下。

“母后!母后你不要死!”皇后寝殿里,南宫锦扑在娄雪兰身上,大哭出声。

这是南宫锦出生以来,最失态的一次哭泣。

苏冷袖赶来时,就只见娄雪兰奄奄一息,南宫锦抱着娄雪兰,母子二人哭得不能自已。

“你……还要母后?”娄雪兰眼泪止不住的流。

“要,锦儿一直要母后的,父王也要母后。”南宫锦大哭:“母后你别离开我们……锦儿想要父王,也要母后……锦儿会听话,母后你别死……”

娄雪兰咳嗽起来,却咳出了血。

看着儿子从来没有过的伤心,娄雪兰心头忽然有点后悔。

也许……她的人生并不是那么糟糕透顶。

“知道吗?南宫玄夜已经是本朝皇帝了,南宫玄羽禅位了。”苏冷袖缓缓走近,语气淡淡:“如果你不死,你依旧是当朝皇后,锦儿也是唯一的太子。可若你死了,将来会有别的女人替代你,成为玄月皇朝的皇后。而你的儿子,也要叫别的女人一声‘母后’。”

娄雪兰的心攸地揪紧,不,她不要她的儿子叫别的女人母后!

“也说不定,将来其他妃子生了儿子,最后被立为太子的,并不是锦儿。皇室争斗你比谁都清楚,很残酷,锦儿能不能撑到最后,那就要看他的运气了。”苏冷袖慢悠悠又说道,顺便拍了一下底下磨蹭她腿的不安分的小魔王。

娄雪兰彻底崩溃了,一把搂住南宫锦,拼命摇头:“不!我不……”

“母后……锦儿会听话,你别离开锦儿……”南宫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需要我叫梅王爷过来吗?”苏冷袖挑眉,她看出娄雪兰已经有所松动了。

娄雪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抱着怀中儿子许久,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苏冷袖微微一笑:“等着。”

说完,转身出去寻梅谷桑了。

待到第二日,娄雪兰才脱离险境,而圣旨也下达了。

天下皆惊,这皇位像儿戏一样,在那两兄弟之间轮过来轮过去?

不过,因着南宫玄羽如今竟已是无境化境界,加上娄家和星楼已倒,便是谁有任何异议,也不敢在朝堂上说半个字了。

苏冷袖和南宫玄羽坐在华丽的马车上,一番亲热后,苏冷袖躺在南宫玄羽的腿上,惬意笑道:“我们就这么走了,你说金金知道的话,会不会大发雷霆?”

“有墨王管着她。”南宫玄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从来都不喜欢那个抢他家姑娘注意力的女人。

现在南宫玄羽所注意的,是什么时候娶怀中姑娘。

“你什么时候肯嫁给我?”南宫玄羽摸着那一头软滑青丝,语气颇有不满。tqr1

苏冷袖狡黠一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跟我成亲了,就没自由了?”南宫玄羽对这话可是相当不满,伸手便捏了捏那软软的脸颊,颇是不爽。

“我怕多个小包子。”苏冷袖诚实地说出心里想法。

她还年轻呢!至少,也要等二十五岁才生小宝宝,再说……好不容易出来,玩一两年再谈婚事吧!

“我等不及了。”南宫玄羽语带暗示,俯身吻了苏冷袖一下。

苏冷袖脸色一红,一本正经地望着头上方的男人:“一年如何?”

一年么……南宫玄羽有些不乐意,却也不想让怀中姑娘失望,只好点头:“一言为定,一年后不许耍赖。”

“好。”苏冷袖脸上笑容,灿烂如夏花。

哪里会让他等一年?也许,玩几个月,她便想回皇城嫁给他当王妃了。

马车渐远,带走了无数人的思念。

墨王府里,金金大发雷霆:“混蛋!竟然把我家苏苏这么拐走了!不行!我要去找苏苏!”

墨王慢条斯理地看着某女,眸色淡雅:“本王一月后成亲,无论新娘在是不在。”

“……”金金瞬间哑口。

这男人,居然敢威胁她?

“皇上说,一月后若不见本王成亲,本王便还有反意。”墨王幽幽叹气,“大概,本王便只能去天牢度过晚年了。”

就是不让她跟那个女人混在一起,反正学不了什么好的。

金金再次无言。

半晌,她才蹙了蹙眉,伸手握住墨王那双莹白绝美的手,郁闷道:“那我们成了亲,再去把苏苏找回来。”

她成亲,苏苏会不来吗?没理由。

金金这般想着。

墨王眼眸微微一闪,淡淡一笑:“好。”

好个屁!

一成亲,他就会播种,会让她立刻当娘,然后……没功夫去找那个姓苏的女人!

哼。

那些爱恨情仇,终于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皆大欢喜,望每个人都痛并幸福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