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下第一

龙甲神诀 踏云逐个鸟

阳云汉面对“定江山”卓笑天化繁为简的“惊天一剑”,体内“洗髓经”神功已经悄然催动,伐毛洗髓,凤凰涅槃,集香木而 自 焚,复从死灰中再生。

阳云汉再次进入“洗髓经”第三重境界,世事如落叶,心境自空明。

“定江山”卓笑天的“惊天一剑”虽快,虽准,虽狠,虽超凡脱俗,却尽在阳云汉“洗髓经”第三重境界灵识笼罩之中。

在阳云汉眼中脑海中,“定江山”卓笑天手中圣道古剑好似无为寺中那片飘忽飞舞悠然自得的落叶一般,速度骤然慢了下来。

阳云汉全力催动“洗髓经”真气,掌势变幻,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无形劲气喷薄而出,充塞天地,和“惊天一剑”的剑气轰然相撞。

阳云汉立刻感知到“定江山”卓笑天“惊天一剑”剑气返璞归真,威力无穷。于是双掌不断交错,或由圆入方,或由方入圆。

“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和“地方天圆”不断层叠而出,至大至刚和至阴至柔无形劲气汹涌而出,绵绵不绝迎上“惊天一剑”。

“定江山”卓笑天“惊天一剑”再难前进分毫,二人顿成内力比拼之势。

此时“定江山”卓笑天尚且以为自己修炼内力多年,在内力一道上定能胜得过阳云汉。可他哪里知道,阳云汉内功修为早入化境,内力修为之高,当世无人能敌。

初始之时,“定江山”卓笑天尚能应对。可随着时间推移,“定江山”卓笑天头顶之上升起腾腾雾气,而阳云汉头顶上却只有依稀薄雾。

围观武林群雄对二人内力高低一目了然。

“定江山”卓笑天心知今日取胜无望,脸色越来越铁青。

待到后来,“定江山”卓笑天已然衣襟尽湿,身体颤抖。

若是继续对耗下去,“定江山”卓笑天难免内力耗尽,被阳云汉“龙甲神诀”劲气侵入体内,经脉尽断而亡。

就在此时,“定江山”卓笑天突然感受到自己圣道古剑上传来的“龙甲神诀”劲气减弱了一分。

“定江山”卓笑天心中诧异,凝神看向对面阳云汉。只见阳云汉双眸之中温润深邃,正平和回看自己。

“定江山”卓笑天顿时明白了阳云汉心意,连忙运气调息,减弱了一分自己“惊天一剑”剑气。

二人如此这般,各自缓缓收回内功劲气。

围观武林群雄眼看二人突然收招,都是目露诧异之色,不明所以。

“定江山”卓笑天将黄金色的无鞘圣道古剑插回腰间,冲阳云汉深施一礼:“阳云汉,你的武功和武德,我均甘拜下风,你当得起这天下第一的名号。”

说完这番话,“定江山”卓笑天转身离开泰山之巅。

围观武林群雄这才知道阳云汉不仅武功胜过“定江山”卓笑天,更是令“定江山”卓笑天对其武德心悦诚服。

泰山论道第三场,“东刀”阳云汉击败“定江山”卓笑天。

三日之内,阳云汉连续击退“时轮金刚”帝洛巴,“了无痕”唐白羽和“定江山”卓笑天,天下第一名号终有所属。

此时阳云汉昂然而立于泰山之巅,在落日余晖映衬下,宛若神人。

围观武林群雄发出震天动地喝彩声。

阳梦溪眼看父亲神威凛凛,不禁喜笑颜开。上官碧霄也是喜上眉梢,可她的心口偏偏又骤然疼痛,上官碧霄捂住心口,强忍住剧痛。

阳云汉摆手示意武林群雄息声。待武林群雄平静下来后,阳云汉缓缓开口。

阳云汉并未刻意提高音量,纯以内力催动,围观群雄皆感觉阳云汉在自己耳边说话般:“诸位英雄豪杰,我曾临日本,访吐蕃,到回鹘,踏黑汗,过契丹,探女真,走高丽,去大理。这些国度多是民风彪悍,争勇斗狠。而我宋人颇为文弱,在我想来,唯有我大宋武人强我自身,方可兴我大宋,复我强汉盛唐文治武功。”

听了这番话,武林群雄纷纷点头。

阳云汉接着说道:“这几日我一直在想。此番来参加泰山论道的各门各派和游侠豪杰除了观看我们几人比武外,若是能在这泰山之巅一起演武,互相切磋武技,定能令我大宋武学融会贯通,更上一层楼。不知道诸位英雄豪杰意下如何?”

武林群雄听到阳云汉这番话,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群雄中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华山派掌门陈景元,丐帮帮主伍飚扬,峨眉派掌门诸葛承信,大别山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寥寥几人率先喝起彩来。

其余武林群雄方才醒悟过来,跟着齐声喝彩。

一时间,整个泰山之巅再次人声鼎沸。

这之后的三个月内,各路武林豪杰各显神通,演示自己的武学精要,并悉心学习其他英雄好汉的武技精华。

武林群雄博采百家武功,融会贯通之下,武功各自都有精进。

待到后来,武林七大门派各自展示本门绝学。

上清派掌门朱自英亲自演示三清剑法。

丐帮武长老姜皓霸演示伏魔杖法。

峨眉派上官碧霄演示惊鸿剑法。

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演示朝阳掌法。

崆峒派掌门飞绥子亲自演示阴阳剑法。

昆仑七剑盘日、盘光、盘璀、盘璨、盘月、盘影、盘疏演示昆仑七剑阵。

少林派更是接连由探手罗汉灵灭演示修罗掌法,过 江 罗汉灵观演示伏虎刀法,沈思罗汉灵妙演示霸王枪法,令泰山之巅武林群雄看的如痴如醉。

在这三个月内,阳云汉还请峨眉派弟子在泰山之巅另外一侧搭起一座木屋。武林群雄皆不知道阳云汉意欲何为。

三个月转瞬即逝,最后只剩下万众瞩目的天下第一人阳云汉亲自出马演武。

没想到阳云汉站到场中,并未演示一招一式武功,反而当众宣布了一个消息。

他早已请峨眉派差遣人手找来好友毕昇,将自己历经千辛万苦习得的“龙甲神诀”刀谱印刷出来。

这毕昇也是一位奇人,受阳云汉所托后,竟想出一门活字之术,仅用三个月时间就印刷出大批“龙甲神诀”秘笈,现如今存就放在泰山之巅另外一侧搭起的木屋内。

阳云汉欲将旷世绝学“龙甲神诀”传于大宋武林所有人,希望大宋武人个个能习得上乘武功,改变大宋武人积弱之局。

此番言论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大多数武林群雄均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武林中人无不将绝学宝典视若性命般珍贵,岂会轻易与他人共享,没想到阳云汉竟然会把自己的旷世绝学拿出来让天下武人一起修炼。

七大门派掌门人少林派举钵罗汉灵蕴,昆仑派古月上人,崆峒派飞绥子,丐帮伍飚扬,华山派陈景元,峨眉派诸葛承信,上清派朱自英也是面面相觑。

此番演武,七大门派虽各自演示了武功绝学,却都没有拿出自己门派的看家本领,七位掌门更是万万没想到阳云汉会有此番举动。

寂静半晌后,不知道是谁带头小声欢呼起来,旁边之人跟着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也随之欢呼雀跃。渐渐的整个泰山之巅欢呼声四起,一时间竟是群情激昂。

武林群雄兴奋之余,不由自主聚拢在一起细细商议“龙甲神诀”秘笈分配方法。

七大门派掌门人中,丐帮伍飚扬和峨眉派诸葛承信也与众人凑在一起计议。其余五派掌门人少林派举钵罗汉灵蕴,昆仑派古月上人,崆峒派飞绥子,华山派陈景元,上清派朱自英均未参加商议,反倒是和门下弟子窃窃私语,暗自交代事宜。

谁也没注意到此时上官碧霄偷偷走出人群,悄然下山。

阳梦溪从人群中挤出,走到阳云汉身侧,匆匆说道:“爹,上官阿姨她独自下山去了。临走之时,她给了我一半万年雪参。”

阳云汉听到阳梦溪所说,大吃一惊,知道上官碧霄定是将那根万年雪参一半给了阳梦溪,一半给了诸葛承信。而上官碧霄自知金蚕蛊毒难解,不愿再连累阳云汉,独自一人下山飘零江湖。

阳云汉连忙拉起阳梦溪,悄然退出人群。

武林群雄正人人兴高采烈,或各自心怀鬼胎,谁也没留意到阳云汉和阳梦溪悄然离开。

阳云汉和阳梦溪下得泰山,取了“龙驹”宝马,策马扬鞭就要离开泰山。

泰山之巅,众人还在商议“龙甲神诀”秘笈分配之法。没想到大别山司空山寨主吴戈矛恰好扭头,正看到泰山之巅另外一侧的木屋燃起了炎炎火光。

吴戈矛失声惊呼:“不好,走水了。”

武林群雄闻言,纷纷扭头看去,个个心惊,连忙一起涌向藏有“龙甲神诀”秘笈的木屋。

阳云汉带着阳梦溪疾驰在山径上,突然心有所动,驻马回首望向泰山之巅,隐隐看到山顶亮起了冲天火光。

阳云汉心中疑惑,脸上浮现一丝苦笑,忍不住拨转“龙驹”马头,催马行了两步,却又勒紧缰绳停了下来。

阳云汉思索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再次拨转马头,打马绝尘而去。

此时泰山之巅,藏有“龙甲神诀”秘笈的木屋燃起了熊熊大火。

武林群雄眼看绝世神功“龙甲神诀”秘笈转瞬间被熊熊烈火焚为灰烬,个个欲哭无泪。无人知晓到底是谁放火将阳云汉苦心留下的绝世武学秘笈付之一炬。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流求岛上,一身乌溜亮丽古铜色肌肤的伊采正站在洁白如银的海岸边,痴痴极目远眺。

这些年的每一天,她都会守在海岸边很久。

海面平静,犹如万顷琉璃。

突然,远处海天相交之际出现了一个小点,伊采脸上浮现出久久未见的笑容。

****** ****** ****** ******

从此再也没有人知晓阳云汉的下落,生焉,死焉。

唯有江湖仍是那样的喧嚣,因为江湖永远属于后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