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十九章 他的付出

许雅宁简直慌了,当她得知季萧然又偷偷跑去找季晓鸥时,满是愤恨地找上门,发誓要让季晓鸥好看。

结果人没找到,反倒是在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发现了瘫在地上,遍体鳞伤的季萧然。

她爱季萧然,从一开始就是爱着的。

所以她才假意接近季晓鸥,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后来更是得知季萧然急需用钱的消息,一举让他成了自己的男人。

如今自己满心爱慕的人被人打成这样,她怎么可能不心疼,不愤怒呢。

“医生,如何?”

见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许雅宁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一把揪着医生的衣领。

“唉,双手双腿骨折,肋骨断了三根,更有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伤口,唉,不容乐观啊,这是什么人啊?下手竟然这么狠?!”

许雅宁满目震惊地松开医生,颓废地跌坐到地上。

“是谁?!究竟是谁把他害成这样的?”

医生也是见惯这种场面的人,心里早已麻木,可还是象征性地安慰她几句。

“这可不是一般的斗殴事件啊,这每一拳都往偏离要害一分处打啊,姑娘,劝你还是快点报警吧。”

报警?!

呵,报警又有什么用!

她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谁把她的人打成这个样子。

“萧然,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别墅,转眼已到夜深。

自从秦暮天让陈嫂把她的行李箱推到自己房间起,季晓鸥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心乱如麻的状态。

秦暮天不是说在她不愿意之间不会对她做什么的吗?

那为何要把她的东西搬进他的房间?

秦暮天打开门,季晓鸥心里一颤,不由得僵直了身子,带着不安地盯着秦暮天。

秦暮天皱眉,难道他有什么不妥?

为何她的眼神如此怪异?

“晓晓……”

季晓鸥听到他的呼唤,抖着身子,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

秦暮天眯眸,看着女人眼珠子不安地到处乱暼,强装镇定地抓住床单的样子,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心里不由觉得好笑,难道在她眼里,他就是那么急色的人吗?

不过,她这模样着实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逗逗她,秦暮天勾唇,半眯起眸子靠近。

“晓晓……”

秦暮天步步逼近,季晓鸥退无可退,担心触碰到他,偏生他又近在咫尺,季晓鸥无奈,只好整个人半往后仰去。

秦暮天的呼吸近在咫尺,季晓鸥眼珠子到处乱瞟,禁不住红了脸。

看着他伏下身,更是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地抵在他胸前。

“你,你想干什么?”

秦暮天勾唇,一双眸子溢满邪气。

薄唇贴近她耳边,轻声呢喃。

“我现在要去洗澡,我希望,待我洗完你已经乖乖在床上等我了。”

季晓鸥怔愣,脑子像短路了一般,空白一片。

等反应过来后,秦暮天早已进到浴室了。

他说什么?让她在床上等他?!

季晓鸥的脸顿时爆红,听着里头传来的淅淅水声,吞了下口水,只觉得口干舌燥。

“秦暮天,你这个色请狂!”

季晓鸥低咒一声,听到里面的水声有停止的迹象,更是吓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该不会,已经洗完了吧?

季晓鸥心乱如麻,不知所措地揪住床单,发现自己一直坐在床后,猛地弹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

凭什么秦暮天让她等着,她就得等着啊。

她可是从来不听任何人的命令的!

季晓鸥想着,坐到了沙发上,床是个危险的东西,还是远离比较好,今晚,她还是睡沙发吧,沙发比较安全!

坐着坐着,兴许是太疲倦了,淅沥的水声不断传来,季晓鸥竟然睡着了。

秦暮天出了浴室,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女人躺平在沙发上,乌黑长发散落在两侧,在灯光下,她的皮肤更是显得白皙透亮。

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梦,还不断地呢喃。

秦暮天故意伏下身子倾听。

“秦暮天,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季晓鸥糯糯的声音传来,声线太过柔美,听起来更像是一种神吟。

秦暮天先是一愣,而后勾唇,眼波流转,带着宠溺的一吻落在女人额头上。

这傻瓜,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连做梦都在想着他。

秦暮天脸上的冰冷褪去,溢满温柔之色。

在这里睡会着凉的,还是把她抱到床上吧。

季晓鸥在睡梦中,只觉得身体一轻,突如其来的悬空和颠簸感让她不舒服地皱眉。

睁开眼,就看到秦暮天低头正要对她做什么。

季晓鸥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开他。

“你,你怎么可以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偷袭啊?!”

季晓鸥睡眼朦胧,散着头发防备的模样带着一丝慵懒魅惑至极。

坐起身,被子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季晓鸥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又回到了床上。

“傻瓜!”

秦暮天随意地躺平,一手撑着头,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在沙发上睡得还舒服吗?”

季晓鸥皱眉,一脸狐疑地盯着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对啊,自己那么高的警觉性,他要是真对她做了什么,她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什么也没有。”

季晓鸥眯眸,他这一脸淡然的样子确实不像骗人的。

季晓鸥稍稍放下心来,长叹一口气。

“不过,刚才没有不代表现在不会。”

秦暮天说着,就已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季晓鸥错愕,他的笑太过邪气和诱惑,她禁不住心跳加速。

“秦暮天,你……”

“嘘……现在可不是讨论问题的时候。”

秦暮天伏下身,季晓鸥逃不开,只好抖着身子闭眼。

唇上一凉,腰间横梗上一条铁臂,季晓鸥诧异地瞪眼,秦暮天将她一把搂进怀里,安然地躺下。

“秦,秦暮天?”

他这是打算睡觉了?不对她使坏了?

“怎么,还想继续?”

秦暮天勾唇,就要起身,季晓鸥被他吓了一大跳,慌乱躺下,死死地闭起双眼。

“呵呵,安心睡吧,我今晚,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像是一个承诺一般,秦暮天将下巴搁在女人头上,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他说过的,只要她不愿意,他就永远不会强迫她。

季晓鸥睁大眼睛,愣愣地盯着前方,心中五味杂陈。

今晚他是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不错,不过,他箍得那么紧,要让她怎么睡觉阿喂。

这样的姿势过于暧昧和危险,这样要让她怎么安心睡着啊?

虽是这么想,可季晓鸥还是睡了过去,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秦暮天的怀抱,温暖而宽厚,窝在他怀里,她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可秦暮天却不是这么想,心爱女人就在面前,只能看不能吃,温香软玉在怀,这一夜对秦暮天来说,是无尽的折磨。

隔天睡醒,秦暮天已经不见人影,身旁的被子更是失了温度,季晓鸥起身,难免有几分失落。

这么早,他会去哪里?

季晓鸥打开行李箱,正想把自己带来的衣服放进衣柜里。

这是……琳琅满目的各色衣服映入眼帘,一件件衣服的标签还未摘下,整齐地挂在那里。

季晓鸥眸子一滞,目光定格在最里头的那件蓝色晚礼服上面。

这不是秦暮天带她出席酒席的时候她穿的衣服吗?

当时弄脏了,她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如今居然在这里见到了。

难道,这都是秦暮天给她准备的衣服?

季晓鸥穿上,衣服尺寸正好合适,不由得加深了她的怀疑。

要么秦暮天之前的女人尺码跟她一样,要么这一衣柜的衣服都是秦暮天给她准备的。

“季小姐,这些衣服还喜欢吗?”

陈嫂给她送早餐,见她试着衣服,目光柔和。

“这是几天前少爷就准备了的,说要给他的女人,当时少爷那满心欢喜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呢。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到少爷那么开心过。”

陈嫂笑着说道,季晓鸥揪住衣服愣在原地。

难道,秦暮天一开始就知道她会搬来跟他住?

几天前?不会是她答应做他的正式女朋友的那一天吧?

可是,那时候秦暮天并没有提出同居的事,而她也还没有答应他啊。

万一她到最后都不答应,那他岂不是白布置准备了吗?

那个笨蛋!季晓鸥笑着,眼眶有些泛红。

原来从很久之前,他就期盼着她住进这间别墅了,他居然,在背地里做了这么多。

“他现在在哪里?”

“你说少爷啊,他在楼下花园那里……”

陈嫂一愣,一阵风吹过,季晓鸥就已经飞奔下楼。

陈嫂了然地一笑,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精力充沛啊。

年轻人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

季晓鸥冲下楼,远远地就瞥见秦暮天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骑马服,坐在花园的石凳上,悠哉地看着报纸,听到脚步声,猛地抬头,看到是季晓鸥,而后勾唇笑了笑。

“晓晓,你起床了。”

没等他说完,季晓鸥就已飞奔过来,一下扑进他的怀里。

“秦暮天,你这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