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傻瓜,一辈子那么长,多等几年算什么。”

深夜时分,康星穿着医生的衣服,戴着口罩走在医院走廊里。

icu病房门口,康星在窗外看了一眼里面的霍骁。确认霍骁所在的病房之后,他走到一边的墙角等机会。

片刻之后,值班医生走了出来。康星见状,悄悄潜入病房。

看到值班的小护士坐在一边打盹,康星连忙走到霍骁床边,伸手准备拔掉他的呼吸机。

此时一把枪顶在了康星背后,原来是马警官。

又有其他两个警察从门口进来,都举枪对准康星。

康星见状,惊恐地举起了双手。

被带到审讯室的康星,很快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什么都交代了。

医院外的车子内,莫凡一直盯着手机看,康星却一直没给他来电话。

等天边露出晨曦,莫凡意识到不妙,立即发动汽车开走了。

马警官带着两个警察,拿着厚厚的资料走出du集团。

警察说:“家里、公司,还有莫凡常去的地方都找过了,一无所获。”

马警官看了看表,对身边两名警察吩咐说:“距离康星被抓还不到五个小时,莫凡肯定没还走远。赶紧通知下去,控制一下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以及高速公路收费站等交通关卡,不能让他跑了。”

厉薇薇和陈亦度前来探视霍骁。

厉薇薇在他的病床前说:“霍骁,对你行凶的凶手已经抓到了。”

陈亦度也说:“警方正在全力缉捕幕后黑手莫凡,你可以安心了。”

此时医生来做每日的例行检查,看了看各项仪器的数据说:“伤者的病情趋于平稳,生命体征稳定,可以说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厉薇薇听了,含泪露出激动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没用,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陈亦度看着霍骁,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两人挽手走出医院,厉薇薇说:“阿度,我现在觉得好幸福。为什么我们兜兜转转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才能真正在一起?为什么我们的幸福来得那么晚?”

陈亦度笑了:“傻瓜,一辈子那么长,多等几年算什么。”

厉薇薇反驳说:“你才是傻瓜,你知道这几年我等得有多辛苦吗?”

他点头:“我知道,因为我和你一样。无数次醉酒后只叫你的名字,看到你掉眼泪总会难过好几天,嘴上说着忘记了,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薇薇,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能重新追寻自己的幸福。”

厉薇薇调皮地笑:“喂,这句明明是我的台词,怎么被你抢去了!”

陈亦度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一次我会牢牢抓紧你,再也不放开了。”

厉薇薇看着他,幸福地笑了。

陈亦度说:“现在真相大白了,霍骁也没事了,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你一整晚都没合眼了。”

厉薇薇摇头:“我还不能休息,紫澜的蒋总那边……”

陈亦度打断她:“蒋总我去拜访吧,我会跟他们解释一下毒面料的事,给他们一个折扣,争取挽回原有的订单。”

厉薇薇说:“那我去工厂稳定一下供应链,争取尽快恢复生产。总之,挽回公司损失之前,我不能闲着。”

他还想争辩:“可是……”

厉薇薇打断他说:“可是什么,公司和家里,都是我说了算!”

陈亦度看着她,无奈地笑:“好吧,我投降。”

陈亦度的车子停在制衣厂门口,厉薇薇从车上下来。

“我进去了,你路上小心。”

陈亦度说:“一会儿我跟紫澜谈完就来接你!”

她笑了笑:“好,我等你!”

陈亦度点头,随即开车离开。

厉薇薇刚要进门,在一边等候已久的莫凡突然蹿出来,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拽着她往外走。

厉薇薇惊恐地奋力挣扎,依然不敌莫凡。

写字楼门口,陈亦度和蒂凡尼顺利地跟客户谈完,面带笑容走了出来。

蒂凡尼感慨:“这个蒋总还真是通情达理,不仅同意重新下单,还愿意等我们重新生产。”

陈亦度点头:“销售问题是解决了,回头你把公关问题再抓一下,联系重要的媒体,愿意采访的可以来采访,不需要采访的我们提供案件真相的新闻素材,一定要让公司的形象得到修正。”

蒂凡尼答应下来:“没问题。”

此时陈亦度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厉薇薇。

他接起电话说:“薇薇,好消息……”

话音刚落,就被莫凡打断了:“我倒是有个坏消息。”

陈亦度一惊:“怎么是你?薇薇呢?”

厉薇薇在那边急切地说:“阿度,你千万别理他,不用管我。”

莫凡冷笑:“听见了吗?厉薇薇在我手上!立刻赶来惠河路37号的厂房,不许报警,一个人过来,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到你的女人。”

说完,他直接挂断电话,电话听筒里只传来一阵忙音。

陈亦度看着手机,神情大变。

蒂凡尼好奇地问:“出什么事了,你脸色这么难看?”

陈亦度来不及回答,急切地上了车,直接发动车子,从蒂凡尼面前开走。

蒂凡尼纳闷了:“陈亦度,你搞什么名堂啊?”

蒂凡尼无奈,只好打电话叫里奥骑着摩托来接她,里奥到了后奇怪地问:“不是说你坐陈亦度的车一起回来的吗?”

她抱怨说:“别提了,那家伙莫名其妙就自己跑了。”

里奥笑了:“肯定是我家薇薇把他召唤走了吧?”

蒂凡尼答:“是啊,他接了厉薇薇的电话突然就不对劲了,然后二话不说就把我扔下了。”

里奥警觉地问:“等等,难道薇薇出什么事了?说起来,我今天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蒂凡尼突然想起来:“莫凡还没被抓住,会不会……?”

里奥顿时反应过来:“快报警!”

蒂凡尼听了,慌忙掏出手机拨打110。

马警官很快带着几名警察过来,接了两人上车。

“刚刚在赶来的路上,我已经根据你们提供的线索查询了陈亦度的通话记录。他的确接到过厉薇薇打来的电话,厉薇薇的主叫位置是惠河路的一家废弃厂房。”

里奥皱眉:“薇薇没道理去那种地方的。”

马警官点头:“种种迹象表明很可能是莫凡劫持了她,我已经报告总部,请求派支援警力到厂房集合。”

废弃厂房内,莫凡拿绳子绑着厉薇薇。

见莫凡挂了电话,厉薇薇皱眉:“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可怕!”

莫凡冷笑:“我可怕?是谁杀了我的父母,让我十二岁就成了孤儿?”

厉薇薇辩解说:“那只是一场意外事故!”

莫凡说:“要不是那场事故,我不会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世态炎凉;要不是那场事故,我不会在仇恨中苦苦挣扎二十多年;要不是那场事故,我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厉薇薇反驳:“那要问问你自己,遭受不幸的人很多,为什么只有你在二十多年里一点点地用你偏执的大脑,硬生生地把不幸变成了仇恨?我以前一直很恨你,但我今天真的很同情你,因为你在这样扭曲的世界观里活了二十多年,天天都活在仇恨的地狱里,天天都生不如死!”

莫凡怒吼:“你给我闭嘴!”

厉薇薇说:“警方已经发出了通缉令,你逃不掉的,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莫凡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她说:“我没想逃,今天是我的死期,但也是陈亦度的。”

说着,他亮出一把刀子,逼近厉薇薇:“你是陈亦度最在意的人,你猜如果我对你下手,陈亦度会不会奋不顾身跟我搏斗,一刀把我杀了,跟他父亲一样也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犯?或者他眼睁睁地看着我把你杀了,然后怀着对我的仇恨,过一辈子跟我一样的地狱般的生活?”

厉薇薇听了,惊恐地瞪着莫凡。

莫凡看着她的反应,露出阴沉的笑容。

陈亦度焦急地进入废弃厂房,一边快步走进去,一边警觉地朝四周查看。

莫凡站在天台上,看着陈亦度走进了厂房。

“看见了吗,陈亦度已经来了。叫啊,快叫你的阿度来救你,叫得越惨越好!”

莫凡转过头对厉薇薇冷冷笑着,脸上带着一点就要得偿所愿的兴奋。

厉薇薇却很冷静,丝毫不见之前的惊慌,冷冷地瞪着他:“你算错了一件事,陈亦度是很爱我,但他不会杀了你,更不会因为你杀了我就怨恨你一辈子。”

莫凡怒了:“你凭什么这么说?”

她说:“因为他跟你不一样,你就是个胆小鬼,只会用仇恨和偏激掩饰自己的懦弱!”

莫凡气得狠狠揪住厉薇薇:“你说什么?”

此时陈亦度赶到天台上,见状高喝一声:“住手!”

莫凡立刻用刀抵着厉薇薇的脖子,看着他脸色一沉。

“二十多年了,我总算等到了这一天!今天,我们俩的恩怨就在这儿做个了结吧。”

陈亦度冷静地说:“时至今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之前得到du的计划会进行得那么顺利?”

他的问题让莫凡猛然反应过来,虽然知道陈亦度说得没错,但依旧嘴硬:“那是因为我的计划天衣无缝!”

陈亦度说:“我是故意把du给你的,我早就发现你有问题了。”

莫凡问:“你玩我?”

陈亦度叹气:“我原本希望你得到du之后能够平息心中的怨恨,就此收手。”

莫凡愤怒地说:“你太天真了!你爸爸撞死我父母,这样的血海深仇是区区一个du就可以一笔勾销的吗?当你阖家团圆的时候,你可知道我作为一个孤儿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如果不是为了复仇,我绝不可能坚持到今天!”

陈亦度痛苦地说:“二十多年了,你已经对我、对薇薇做了那么多,放下吧,哥。”

莫凡怒吼着打断他:“我不是你哥!好,你不动手,那我就跟你最爱的人同归于尽,让你也尝尝失去至亲的切肤之痛!”

说完,他突然拖着厉薇薇一起站到了天台的边缘。

陈亦度神色震惊,下意识地扑过去伸手去抓,却没能把两人带回来。

莫凡拉着厉薇薇似乎马上就要跳下去,两人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吓得厉薇薇发出一声惊惧的尖叫。

陈亦度见了,急得大声吼叫:“哥,当年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那起车祸的罪魁祸首是你父亲。那天他是酒后驾驶,是他害死他自己和你母亲的!”

莫凡听了,怒吼说:“不可能,你撒谎!”

他联想起当年,自己年纪小忽略了很多事。

现在陈亦度提起,莫凡顿时想起了那时候的莫父满脸红红的,分明是喝得醉醺醺之后开的车。

那么害死他父母的罪魁祸首果真是莫父自己吗?

陈亦度出示自己的手机,手机里是一份当年事故的鉴定报告照片。

“这是当年的事故鉴定报告,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费尽周折才找到。因为怕你难以接受,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你,没想到最后却在这种情形下拿了出来。”

莫凡眼中噙着泪,摇着头依旧不愿意相信:“我不要看,这是你伪造的!”

“你告诉过我,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找一个当年资助过你的好心人。正是靠着这个好心人的捐助,你才能继续生活下去,勉强念到大学毕业。但这些年不管你怎么寻找,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陈亦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份泛黄的汇款凭证:“几个月前我在爸妈的老房子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出了这份汇款凭证,二十多年前这笔钱应该是我们家所有的积蓄。我爸一定是担心你不肯要他的钱,所以才隐瞒身份。虽然那起车祸的主要责任不在他,但毕竟让一个年幼的孩子失去了双亲,我想他是一直心怀愧疚的。”

莫凡听得崩溃,却知道陈亦度不可能拿这种事来骗他。汇款凭证不可能有假,尤其当初汇款的数字他没说过,陈亦度并不清楚。一想到二十多年来他执着的复仇到头来居然是一场乌龙和闹剧,他顿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心想要为父母向陈家寻仇,没想到陈家父母却是自己的恩人。

这些年来自己费尽心机,满腹算计,到头来却是一场笑话?

陈亦度继续说:“虽然我们两家从这次意外之后就没有了交集,但是没想到十年之后我在大学里遇到了你,我们还成了最好的兄弟。”

莫凡打断他:“接近你,认识你,只是我复仇计划的一部分!”

陈亦度叹气:“不,这是老天让我来偿还我父亲对你们家的愧疚,让我来把你从仇恨中解救出来。二十六年了,放下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闻言,莫凡却痛苦地摇头:“不,已经来不及了!”

错把恩人当作仇人,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一念错,满盘错,莫凡自问还有什么脸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除了以死谢罪,他实在想不到还能怎么祈求陈亦度的原谅。

思及此,莫凡突然张开手臂往后一跳,脸上带着释然的微笑:他知道得实在太晚了,还好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只是在最后一刹那,他伸手把厉薇薇向陈亦度的方向用力一推。

黄泉路上只有他一个人就足够了,没必要再拖上其他无辜的人。

陈亦度上前一把抱住失声痛哭的厉薇薇,惊惶地想要伸手抓住莫凡,可惜实在太迟了,根本抓不住他。

“哥——”他眼睁睁地看着莫凡从自己眼前坠下,望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不由得狠狠捶着地面,眼眶微红。

如果自己动作再快一点,或许就能救下莫凡,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

“阿度,莫凡没事。”厉薇薇从惊慌中稍稍平静下来,拍了拍陈亦度,指着楼下。

原来楼下的警察早就赶到支起了气垫床,莫凡从楼顶坠下后重重掉在气垫床上,看样子并无大碍。

知道莫凡没死,陈亦度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伸手替厉薇薇擦干脸上的眼泪,安慰她说:“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两人看着对方,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

两个月后,莫凡被判杀人未遂罪、商业欺诈罪、诽谤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马警官带陈亦度穿过幽暗的监狱走廊,去探视莫凡。

探视室里,陈亦度坐在外面,憔悴的莫凡在两名狱警的带领下,在他对面坐下。

两人相视,心中感慨万千。

陈亦度问:“还好吗?”

莫凡点头,自嘲地说:“只判了十五年,真是便宜我了。我听说巴黎警方控诉我纵火和故意杀人,是你竭力寻找证据帮我澄清的。”

陈亦度摇头:“我只是还原事情的真相,秀场火灾完全是一场意外,杀人案是当地黑社会所为,本来就跟你没关系。”

莫凡神色动容:“为什么,我一直在害你,你却还要救我?”

陈亦度真诚地看着他:“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十五年比二十六年要短得多,你表现好还能争取提前释放。哥,我等你出来。”

莫凡哽咽:“对不起,阿度……对不起……”

陈亦度看着他,眼里含着泪光,却露出微笑。

这天,住院多日的霍骁终于能出院了,他换下了病号服。欧秘书正在一边帮忙收拾东西。

霍骁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都两个月了,总算能放我出去了。要是再这么躺下去,我胳膊腿都快生锈了。”

欧秘书收起厚厚一沓注意事项:“医生可说了,你就算出院也有一大堆注意事项,不能激动、不能熬夜、不能抽烟喝酒……总之我会看紧你的!”

霍骁开玩笑地问:“公报私仇是不是?”

欧秘书故意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是对工作认真负责。对了,根据莫凡在法庭上的证词,服装行业协会已经撤销了对厉总的处罚,厉总现在可以重新做设计师了。”

霍骁听了,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此时,厉薇薇和陈亦度过来探望他。

厉薇薇问:“你这是准备出院了?”

欧秘书点头:“是啊,医生刚刚已经批准他出院了。霍总心急,这就着急要走。”

陈亦度说:“这是喜事啊,咱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庆祝一下?”

霍骁看着两人挽着的手,有些心酸地说:“陈亦度,我要向你借薇薇两小时。”

“借我?”厉薇薇一听,下意识地看向陈亦度。

霍骁却不等陈亦度回答,直接拉起她朝外面走。

陈亦度神色诧异,欧秘书直接拦在他面前:“你都抱得美人归了,我们霍总就借两小时,你不会那么吝啬吧?”

霍骁开车载着厉薇薇离开医院,她内疚地说:“霍骁,我全都知道了。”

霍骁问:“知道什么了?”

厉薇薇说:“莫凡被捕之后把之前所有的事和盘托出了,我才知道原来你之前做的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你做了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委屈,都是为了我。”

霍骁故作轻松地说:“这不是身为你最要好的男闺密应该做的事吗,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啊!”

厉薇薇感动得哽咽:“霍骁,对不起,我以前太冲动太鲁莽,我对你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对不起。”

霍骁笑了:“傻瓜,我已经都忘了。”

霍骁的车子在蔷薇花屋门前停下,两人下了车。

厉薇薇问:“这是什么地方?”

霍骁不说话,只是拉着她走进蔷薇花屋。

屋子里盛放着蔷薇,微风透过窗户吹进来,粉红色的花瓣在空中飞舞,仿佛童话中的梦幻之境。

厉薇薇被眼前的景象惊艳到了,听到霍骁说:“你还记得七年前,你提着行李箱哭着来找我吗?你说你什么都没了,没了事业,没了家,甚至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厉薇薇说:“后来你说服你爸在霍氏旗下成立了玲珑,帮我实现了我的设计师梦想。”

霍骁有些心酸地说:“七年前我买下了这块空地,建造了这间房子。因为你的名字叫薇薇,所以我亲手栽下了这满屋的蔷薇花。七年了,我看着它们从小小的幼苗长得枝繁叶茂,满室绚烂。想象着有一天把这个家送给你的时候,你会是怎么样的兴奋表情。本来我是想把这间蔷薇花屋当作结婚礼物送你的,现在就算是祝贺你创办初心,还有跟陈亦度重新走到了一起。”

厉薇薇感动地说:“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霍骁说:“你知道吗,其实我很早就放弃做你的未婚夫了。因为爱你,所以终于学会了放手,好让别人有机会爱你,给你你想要的幸福。我不只保护你,也好好保护着陈亦度。因为我要帮你实现你最后一个心愿,给你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厉薇薇看着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辆车在蔷薇花屋外停下,陈亦度和欧秘书从车上下来。

欧秘书不满地嘟囔:“说你小气,你还真小气啊!我们霍总的人品难道你还不了解吗,他可是天字第一号的正人君子!”

陈亦度不理他,过去推门走进蔷薇花屋。

霍骁看见他进门,含笑对厉薇薇说:“去吧,没有负担地去爱你所爱的人吧!别再犹豫,也别再回头。”

厉薇薇流着泪看了他一眼,随即走向陈亦度。

霍骁站在厉薇薇身后,看着她一步步走向陈亦度,只觉得心酸不已。

陈亦度抱住厉薇薇,她幸福地靠在陈亦度的肩头。

见状,霍骁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叫上欧秘书:“走,别当电灯泡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呢!”

这天一早,玲珑公司召开内部会议,邀请所有的董事出席。

霍锐勇主持会议说:“玲珑目前的状况大家都看见了,这一年来销量和品牌美誉度都呈直线下降趋势,总经理霍骁在医院当甩手掌柜,全公司上下都靠我一个人在苦苦撑着。对于霍骁,我这个当叔叔的,真是敢怒不敢言。”

此时会议室大门突然被推开,霍骁和霍锐强站在门口。

霍锐勇尴尬地看向霍锐强,又打量着霍骁:“你出院了?”

两人在会议室落座,霍锐强宣布:“各位,今天我来是向大家宣布一项重要的决定的。我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感到力不从心。未来应该是年轻人的,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逐步退出霍氏的管理,包括玲珑在内的整个霍氏集团将由我儿子霍骁接手,请大家支持他,拥护他。”

在座董事都有些诧异,霍锐勇第一个跳出来:“我反对!霍骁和厉薇薇的婚事黄了,设计总监厉薇薇也出走了,整个玲珑的婚纱礼服业务被他们牵连,现在是每况愈下,这种情况下让霍骁来领导霍氏,谁能服气?”

霍骁颇有自信地说:“勇总说的的确是事实,玲珑的婚纱业务的确做得越来越糟糕。所以我决定逐步削减传统的婚纱礼服业务,未来玲珑将会转型专注做女便装。至于厉薇薇,她和陈亦度新创立的品牌初心在国际时尚界崭露头角,发展势头非常强劲。目前他们正在融资阶段,我已经和他们达成了协议,霍氏将大规模注资初心,占股百分之三十三,我相信这将是霍氏集团又一个巨大的利润增长点。”

此言一出,在座众董事都是赞许地点头,霍锐勇顿时哑口无言。

董事赞叹:“没想到小霍总有这样的远见和魄力,我完全赞同他出任霍氏集团新一任的董事长。”

其他董事连连附和,都表示没有异议。

霍锐强让出最前面的位置,霍骁接替父亲在最前面的位置就座,全体董事一起热烈鼓掌。

霍锐勇一声不吭,犹如斗败的公鸡一般。

霍骁说:“谢谢各位对我的支持,我今天还有一个决定,我将给我叔叔勇总安排一个特别的岗位,以便于他能更好地了解公司,管理公司。”

霍锐勇愣愣地看着他,最后得知霍骁居然把自己下放到婚纱门店做导购。没把店里的销量翻三倍,就不能回来!

霍锐勇语噎,一副想死的表情。

因为被邀请参加里奥和蒂凡尼的婚礼,厉薇薇在工作室里试穿陈亦度亲自设计的伴娘服,陈亦度则是试穿厉薇薇亲自设计的伴郎服。

“镂空的蕾丝花边,缀有小碎花的透明褶皱,多层次的宽松裙摆,带来浪漫唯美的感觉。”

陈亦度一边赞叹,一边穿上一套新设计的西装。

厉薇薇也说:“潇洒率性的翻领设计,单排扣、单开叉,严肃中略带休闲风格,棕褐色给人以亲切感,却也适合正式场合。”

两人挽手一起站在镜子前,十分般配的样子。

陈亦度笑了:“看来我们多年之后再次合作互相担当对方的设计师,还是那么默契!”

厉薇薇说:“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为什么之前霍骁去巴黎调查失火的事会查到你在失火之前也去过秀场?”

陈亦度叹气:“因为有个我爱的女人曾经跟我说,有一天她要穿着我设计的婚纱在我的秀场上嫁给我,所以那天我受了刺激之后,就跑到秀场去触景伤情了。”

厉薇薇盯着他说:“想不到你看起来像座千年冰山,内心原来那么多愁善感。”

陈亦度假装生气,伸手胳肢她,厉薇薇笑着跌进他怀里。

他紧紧搂住厉薇薇,深情地说:“幸好现在我心想事成,初心的大秀就定在两个月后,你有什么想法吗?”

厉薇薇甜蜜地笑了:“你这算是求婚吗?”

此时曹钟拿着婚礼用的花球路过,以惊叹的眼光看着陈亦度和厉薇薇:“简直是绝配啊!”

两人听了,相视而笑。

这时候穿着正式婚纱的蒂凡尼拉着穿着新郎礼服的里奥走出来。

蒂凡尼对着里奥抱怨说:“你看他们两个那么喧宾夺主,把我们的风头都抢走了,到时候人家都不知道婚礼上谁是主角!”

里奥抓住她的手,深情地说:“没关系,在我眼里你是全世界最美的。”

蒂凡尼娇嗔地说:“就你最急,我还没准备好呢,你就向人家求婚。”

里奥说:“我当然急啦,你那么好,万一哪天被人抢走了,我可怎么办?”

草坪上,蒂凡尼和里奥的婚礼正在举行。

仪式还没正式开始,众来宾正三三两两地说笑着。

霍锐强在王秘书的陪同下走向伴娘厉薇薇和伴郎陈亦度。

厉薇薇看见霍锐强,有些紧张地打招呼说:“霍伯伯,您也来了?”

霍锐强挑眉:“怎么,不欢迎我来凑热闹吗?”

厉薇薇连忙摆手:“当然不是了,我还以为您一直都在生我的气。”

霍锐强说:“你和陈亦度的事我都听霍骁说了,我不是冥顽不灵的老古董,做长辈的无非就是希望你们这些做小辈的过得好。薇薇啊,看着你现在一脸幸福的样子,霍伯伯真心祝福你们!”

厉薇薇感动地说:“谢谢您的理解。”

此时,一边的人群中传出一阵喧哗声。

原来是霍骁带着歌迪亚出现在婚礼上,歌迪亚一边朝着众人挥手,一边站在舞台上。

“诸位,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我也给大家带来了一份礼物。我在此郑重宣布,陈亦度先生和厉薇薇小姐共同创立的品牌初心将正式入驻枫丹百货。”

陈亦度和厉薇薇一听,满脸惊讶。

陈亦度忍不住问:“歌迪亚女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歌迪亚说:“是霍先生说服了我,他告诉我玲珑将做一个巨大的战略结构调整,他愿意主动退出枫丹百货。而且他认为只有初心这个品牌才能代表中国婚纱礼服设计的最高水准。”

人群中,厉薇薇对霍骁投以感激的目光,后者悄悄冲着她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

歌迪亚说:“我为你们的爱情骄傲,也为你们有霍骁这样的朋友而骄傲。陈先生,厉小姐,我在巴黎等着你们。”

话音刚落,全场掌声雷动,陈亦度幸福地搂着厉薇薇。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婚礼正式开始,蒂凡尼和里奥挽着手入场,众人笑着把花瓣撒向幸福的新人。

厉薇薇和陈亦度跟在两位新人身后,感受着喜庆的气氛。

里奥和蒂凡尼在众人的见证下交换戒指,又喝下交杯酒。

然后蒂凡尼在来宾的祝福声中准备抛花束,珍妮和众姑娘跃跃欲试。

花束一抛,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厉薇薇。

厉薇薇抱着花束,幸福地和陈亦度拥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