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百五十章 唯我不败

超级玩家 黯然销魂

第二百五十章 唯我不败

柳生平宗无疑是到目前为止,四服当中武功最强的,罗尼与其就还有一点差距。在天下论剑大赛上,他没能够遇到许为便倒在其他的高手手下,当然不会很开心。于是,苦练几个月之后,再一次卷土重来,摆下擂台等待许为!

这个擂台,他已经摆了半个月。许为一直都在各种奇特的地方练功,既不想理,也没精神去理,也就一直没有去。

现在许为既然决定了某些事,心情也就大开,立刻便在论坛里表示自己将在三天之后出现在皇城,那是柳生平宗擂台所摆的地方,隐约还有些羞辱东土无人的意味!

为你喝彩与柳生平宗一战,迅速点燃了玩家们的激情。这柳生平宗设擂半月来,上去闯擂的顶尖高手不下五六名,却都败了下来,其中还包括天胡。现在看来,也惟有为你喝彩才可杀得了柳生平宗。

皇城,擂台,人海!三个词很简单的将这一切都描绘出来,人海,的确就是人海!许为微微皱着眉头,纵身而起在空中盘旋而去!

稳稳落于擂台之上,全场不下数万人迅速响起了犹如波浪一样的欢呼与呐喊声!柳生平宗站起来,一脚将椅子踢飞,神情肃然向许为行礼:“为你喝彩,在下期待此战已久,感谢你赐我一战!”

许为微微诧异,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柳生平宗与之前的德川清月不一样,他更像是在游戏里追求一种武者之道的人,也更像是日本古代传统意义上正直的武士。

“在下在此设擂绝无恶意,只想与阁下一战!”柳生平宗缓缓闭上眼睛,就如一个虔诚的宗教信仰者,再睁开眼睛,爆出一团精光:“阁下的天外飞仙对我的人刀合一,这更像是港产影片里天剑绝刀的对决,我期待着!”

“我理解你的心情,为了表示尊重之意,我将绝不留手!”话是这样说,可天外飞仙与小李飞刀在还未升上3s之前,都够出一招,他只能有一个选择!

所有人摒住呼吸,静静的欣赏着台上两人。只见许为与柳生平宗各自拉开距离,翻手间,许为怀抱天魔琴,凌空虚坐,双手抚琴而动,流水般音符跃起!七绝杀音!

“喝!”柳生平宗狂呼一声,双手握刀,凌空劈下,一股极是强劲霸道的刀气席卷而来!许为悠然抚琴而动,三变三现音!气墙凝聚,再变做凌厉攻击而去!

轰然一声巨响,擂台竟为这一刀的刀气劈做两半,只剩下许为所立的位置丝毫无损!柳生平宗双脚力踏,顿时将破开的擂台并在一起,再获得立足之地!

怨不得柳生平宗如此之强,原来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了2s级!许为脑海里飞快窜过这个念头,手指却是不住在弹动着,琴音渐渐悠然。

“迎风一刀斩!”柳生平宗全神贯注,神色肃穆的握起刀,缓缓劈出一刀!空气在这一刹那被牵动,竟是风云色变,空气和风竟在瞬间变做极是凌厉的杀招,连同狂霸的刀气直逼而来!

当空气都变成了致命杀招,还有什么人能够抵挡?许为可以抵挡,身法不动,竟仍是虚空而坐,指尖不住在琴弦上拨弄,眨眼间连出两招,鬼啸音与七绝剑气音!

柳生平宗攻势微微一滞,得那么瞬间的空隙,七绝剑气扑上直击而去!眼见刀气与空气变幻的凌厉杀招即将斩中许为,许为身子迸发漫天气劲,竟是有些淡淡的青色,更是擒龙纵鹤的配合下将这些刀气化为乌有!

柳生平宗的迎风一刀斩很强,但作为全进攻招,他无力抵挡七绝剑气音!身体上顿时激射出七道鲜血,内力搅动之下,狂喷鲜血洒向天空!惊骇望着许为:“护体真气!”

只有把内功修炼到极高级,才可能出现这样的护体内功,而且许为的护体内功竟还有淡淡的色彩,那几乎便是达到了3s级的程度,这就是无人能敌的了。

柳生平宗果然是性格坚毅之人,此刻明知不敌,竟然还是举起掌中刀,一字一句道:“人刀合一!”

“天外飞仙!”许为翻手间,天魔琴消失,飞仙剑出现在手中,爆出一道细小的光柱。漫天剑影出现在空中,风云色变,黑云渐渐压下,实是恐怖的景象。更恐怖的是,当空中竟仿佛有些扭曲!

可是,在柳生平宗和许为来看,这种感觉却是难受之极,许为就仿佛察觉到自己完全被人刀合一锁定,压抑着自己的爆发。柳生平宗更是惊骇,他只觉得在这一刹那,时间的流动仿佛渐渐慢下来,只有许为不受时间的影响,正在以快得绝伦的速度刺出亿万剑!

黑云消失,所有异象都消失了,只剩下许为与柳生平宗傲然立于擂台之上!许为的肩头激出一道鲜血,血雨洒落空中。柳生平宗艰难的抬起头望着许为:“我输了!”

话音未落,柳生平宗口喷鲜血,连连跌撞掉下擂台,身体间无数道伤口忽然出现,鲜血呼呼飞上空中!

许为神色悠然一笑,纵身而起!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3s级武功的诞生。就在许为这纵身跃起的刹那,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猛然间盘旋着飞行离开!

许为自己不觉得什么,可是,下面的玩家们却都惊呆了。许为在空中盘旋飞出之后,天空竟在每个人的视觉中都扭曲了,许为则飘然如神仙一般飞上空中,眨眼间竟消失不见!

恐怖的3s级轻功,许为现在终于知道武功升到3s级之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了!他几乎可以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飞翔,久久都不需要换力!

但是,现在这只鸟儿很倒霉的被猎手给射中了,这完全是个意外!许为肯定是这样想的。几支箭射向天空,竟是把他给射了下来,这未免太离谱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跨进了3s的高手呀!

掉了下来,许为第一眼见到的是一个由于熊一样壮实的汉子,他认识,这汉子叫做童百熊!只见童百熊裂开大嘴笑了:“喝彩兄弟,东方教主要见你!”

东方不败,很久没有再见到的东方不败!许为苦笑不已,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会被射下来了,因为这是任务环节,恐怕还是东方不败养成计划的后续情节。

东方不败想怎样?许为眨了眨眼睛,苦笑连连。究竟会怎样,只要想一想那日在沙漠中,东方不败所发的誓言,就可以猜得到了。但他万万没有猜到,做了东方不败养成计划真正的奖励,就是可以直接进入笑傲江湖任务的最终环节——杀东方不败!

不能不承认,系统是很阴险的,当今世上有谁能够杀得了东方不败?便是许为的武功全到了3s,恐怕也做不到。当然,若是加上任务因素,那恐怕就不一样了。

黑木崖,来过几次的许为算是驾轻就熟极了,在童百熊他们的押送之下,无可奈何的出现在崖顶。很快便被带到了后花园,这里鸟语花香,隐隐飘来迷人芳香!

其他人将许为带到这里,便立刻退走了。许为在这里观察了一下环境,却发现此地与银幕上的决战地方不太一样。但有一点都是一样的,这个地方一样是在山崖边!

静待了片刻,见没人理会自己,许为眨了眨眼睛作势欲走。果然,一个柔和而且不乏英气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既然来了,还想走了?”

每一次听到有人说这样一句话,许为就忍不住联想起那句极搞笑的:“得罪了方丈,还想走!?”可他此刻全无好笑的心情,而是有些紧张,他即将要面对的就是游戏里最强大的终极boss。

以他现在的武功,要分辨东方不败的位置,还真不是太难的事。沉吟片刻,便折身顺着路前行,未久,便见到一个女子正在亭子里静静的刺绣,轻轻叹了口气:“东方胜,我来了!”

“为大哥,千万要记住,我现在不是东方胜,而是东方不败!”这女子猛然抬起头来,赫然便是林清霞的模样,挥袖间,人坐在椅子上飘出亭子,傲然望着许为道:“日出东方,唯我不败!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

得此提醒,许为想起那次自己跑来黑木崖“救”东方不败,在回去的路上提起了这句话。没想到游戏居然是如此设置的,想到自己曾经与东方胜的过去,不禁微微叹息!

“为大哥,如今你是朝廷的王爷,神州军的统帅,我想要造反,你以为我当如何做?”东方不败柔和一笑,凝视着许为,眼里流露出令许为感到熟悉的眼神:“当日你追杀我堂爷爷,伤我时,怕是从未想到能有今日吧?”

“那你以为我又当如何做?我是朝廷的王爷,又是神州军主帅,你和李福权做出这等叛国行径,我又岂能放过你们!”许为眼里爆出一团精光,神色凛然逼视着东方不败:“今日你找我来,不外是想杀了我。只管来便是了,我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杀你易如反掌!”东方不败冷冷一笑,挥掌向亭子,轰然一声,竟将亭子轰上空中而不碎裂。许为脸色大变,他可以击飞亭子,但绝不能做到不碎!却见东方不败眼里流露出一缕笑意,柔声道:“今日找你来,只是希望你能够履行承诺,与我共奏一曲!”

共奏一曲?承诺?许为顿时糊涂了,他几时答应要跟东方胜合奏过?倒是萧萧,他曾经说过很希望能与萧萧合奏一曲!想到这里,他微微一惊,抬头盯着东方不败,见到东方不败眼里流露出的熟悉目光,他几乎不假思索道:“你不是东方不败,你是萧萧!”

“答对,但是没有奖励!”萧萧顶着东方不败的身体望着许为,眼含笑意,料知许为想问什么,立刻就给出了答案:“这个任务的确存在,我只是借这个机会扮演东方不败来跟你说些事!等一下该有的程序,还是一定会有!”

许为张大了嘴怔怔望着萧萧,还有这样的事?他顿时苦笑不已,他知道萧萧想来谈什么,他就知道以萧萧的性格,在他没有把话说死之前,萧萧是不会放弃的。可是,萧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为什么不等他约了丹霞之后再来!

沉默,奇妙的氛围在两人间产生。良久之后,萧萧凝视着许为,轻轻咬着嘴唇:“你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我知道。但是,我只有一个选择,所以,我来了!”这是一种表态,可许为呢?

“姑姑要退了,我没时间了,所以,我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见你!”见许为沉默不语,萧萧神色黯然,继续道:“今天,我只想要一个答案和一个理由!”

许为知道萧萧想要的是什么答案和理由,沉默片刻之后,望着萧萧缓缓道:“首先,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更不希望见到自己的孩子将来得到你表姐那样的下场!其次,你的性格与我的性格只适合做朋友做知己,要是走到一起,迟早会分开的。”

“我不想要整天在那样沉甸甸的压力下过日子,我想要的是只是平凡普通的家!”许为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着心中的冲动和激情道:“你太出色了,而且又是焦点,我想要的只是平凡,只想要每天累了,有人可以陪我。”

“果然像爷爷说的那样!”萧萧顿时冷笑不止:“你精于计算与分析,这本是优点,可感情从来都不是计算与分析,而有些东西也不是计算和分析就能够得到的!”

感情从来都不是计算和分析,许为顿时如遭雷击,噔噔噔连退两步,怔怔的望着天空。是呀,感情从来都不是计算与分析,他可以计算好自己和丹霞在一起之后会怎样怎样,可那真会实现吗?

“当年爷爷公然向奶奶求婚,没有多少人看好他们的感情,可是,这几十来的风风雨雨,他们都是在一起度过的!”萧萧依然冷笑不止,今天,她一定要敲醒许为,让许为明白感情绝不是用计算和分析就可以幸福的:“姑姑与姑父结婚时,一样没人看好他们,可到了现在,他们依然是最幸福的!”

“你的头脑的确很厉害,可你要是以为能够凭着头脑就可以替代感情决定一切,那你就错了!没有人可以算计感情,那样换来的只会是破碎,而不是幸福。”

“我不想知道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可是,我知道自己现在会怎样,应该怎样做!所以,我来了!”萧萧神色俱厉,犹如刀子一般的目光凝视着许为:“我不在乎以后会怎样,只知道现在我想跟你在一起,那就够了。感情不是可以算计和分析的,没有人可以算到以后会怎样,所以,我只要抓住现在!”

萧萧的话就如惊雷,不住在许为脑海里炸响着,隐约间,他觉得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感情,真的不是靠头脑就够了,更需要的是感情的指引,抓住现在,不让现在的快乐与幸福就这样在面前流淌而过!

只是,一直以来的理智,或者分析头脑又在不住的提醒他,要是他跟萧萧走到一起,那以他们的性格,定然只能是分手作为结局。

相信头脑?还是相信感情,许为迷惘了……

看着许为的神色,萧萧失望了!她还以为凭着许为的聪明,定然可以迅速走出这个错误的思维。可她没想到,许为的惯性思维竟是那么强大。

就在这刹那,萧萧动了,身法如神出现在许为面前,竟许为一掌震得飞出去!现在,她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无论许为决定如何,她作为扮演者,都要把这个任务给继续下去!

这一掌立刻将许为给打醒了,几乎本能的使出了天外飞仙!天空中出现了恐怖的扭曲,时间仿佛亦停止了,只剩下许为依然刺向萧萧,不,应该是东方不败!

在这刹那,东方不败手中弹出几根针,眼见就要伤及许为,东方不败眼里浮现了以前属于东方胜看他的眼神!心下一横,东方不败竟是凌空牵引着针飞射到了其他地方。

许为很想收手,可是,天外飞仙一旦出手,就绝无回头!长剑深深刺透了东方不败的胸膛,剑拔出,鲜血激射向天空,内力与剑气在东方不败体内激荡着。只见她狂喷出一口鲜血,旋转着倒向山崖之外!

在这瞬间,许为脑海里浮现当初在黑木崖,他掉下去之后,正是东方不败奋不顾身的扑下来欲救他。他不假思索的扑上前去,试图抓住东方不败!

可是,东方不败掉落的速度竟是远远超过他的计算,惟有咬牙纵身向悬崖之下跳下!坠落二十余米,许为凌空折身,变做头下脚上,终于勉强抓住东方不败的衣服,双脚勾在悬崖的石壁之上!隐隐之间,一切竟与笑傲江湖里的场面重叠了!

许为一手紧紧抓住东方不败胸前的衣角,吃力的缓缓拉动,这时好象山崖下有什么吸力一样。就这时,东方不败四肢无力的软绵绵摊开,眼神迷蒙的望着许为:“现在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是东方不败所说,还是萧萧所说?再或者,是她们共同都想要问的问题……

在这眨眼之间,许为脑海里飞快的想起了方才萧萧所言,感情从来都不是计算和分析。他眼里滚落一滴泪水,悄然无声中打在下面东方不败的脸上……

心中那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身体里肆虐着,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激情。在这瞬间,许为想到了自己与萧萧这几年来并肩作战,相识相知的一切。突然间,他有一种渴望,不想要再用头脑分析计算所得来压抑自己的感情!

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只能由自己的感情来决定,而不是依靠感情来决定!需要的,永远都不是考虑以后会怎样,以后该怎样,而是现在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只要他想,他就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无论那在日后会是甜蜜,或者还是苦涩,都将是他的人生,永远没办法计算分析的人生!

去他妈的分析!去他妈的计算!

许为面容间浮现萧萧熟悉的笑容,张大了嘴,露出白净的牙齿笑了:“你是唯一能够令我忘却计算和分析的人,是唯一能够令我无法克制激情与火焰的人,更加是唯一能够与我心意相通的人!我喜欢你!”

“我也是!”萧萧面容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在这一刻,她不要什么永恒与永远,只要拥有现在,那就够了。至于未来,那就交给未来吧!

衣服渐渐撕裂,哗啦一声破掉,萧萧飘然欲仙一般跌落向深不见底的山崖之下,穿越了白云,穿越了风,穿越了现实与游戏,穿越了东方不败和她的两个不同命运,也穿越了她和许为之间那层始终默契保留着的界限……

她的笑容更是灿烂,就如最幸福的新娘,绽放出令所有美人所有花儿都失色的笑,这一切只因为她听到了许为在上面以饱含激情的语气呼喊出来的一句话!

“萧萧,不要忘了,明天来我家,我请你吃豆浆油条……”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