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复仇少女

姑娘好心机 果子姑娘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复仇少女

“悦悦?”看见牧眠站在防洪坝上站着,一如当年心灰意冷的时候。

傅斯年走上前,老泪纵横哭的很是伤心:“原来你没有死,你没有死!”

“姚懿悦早就死了,现在这个站在你面前的人叫牧眠!”

傅斯年满脸狐惑:“我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样的心结?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非要自杀呢?”

“我也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样的缘由,让你卖女求荣?”牧眠双手背在身后,腰杆笔直:“是怎样的原由能让你亲手将女儿送到别人的床上去呢?”

傅斯年装傻,黑着脸呵斥道:“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难道,当年你就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闹自杀?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妈妈当年伤心欲绝,我老年丧子有多可怜?”

“所以在我尸骨未寒之际,公关危机处理好那个强.奸未遂的男人。打捞队还没有放弃,你们俩先放弃了。死了还不到一个月,就为了遗产争夺起来。”牧眠摇着头叹气:“我想知道,傅瑾死了,你也会这样么?”

傅斯年愕然,下意识的吼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对傅瑾干什么?我警告你,你活着已经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我不去追究这些年你做过什么,但是我知道当年郑晓林一家的事情跟你脱不了干系。还有,我们是你的父母,有什么做的不对,你直接提出来。我可以补偿你,但是你绝对不能伤害傅瑾。”

傅斯年脸色极为难看:“我就知道,傅瑾跟宋楚不会平白无故的吵架。一定是挑拨的对不对?”

他站在原地转圈圈,若不是时机不对他都想抽姚懿悦两巴掌。搞不懂这个扫把星回来干什么?

“原来过了这么多年,你一点愧疚都没有!”牧眠仰起头目露失望:“也是,但凡你有一丁点的良知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傅斯年脸上浮现几分气急败坏,他跺着脚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实在是你出现的太突然了。而且这些年我们完全没有你的消息,我们已经接受了失去一个女儿的现实了。”

“所以你都不问问你的女儿,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么?”牧眠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傅斯年后退两步摊手,瞪着眼珠子看着牧眠:“这不是显而易见嘛,这还用解释还用再说嘛?你现在是谁啊,你是娱乐圈里呼风唤雨的经纪人,你是举国瞩目的小魔女。你现在出去都要戴口罩,你一个普普通通的代言费就足够我赚一年的了。现在又攀上了展少昂,你还有什么不好的?”

尽管心里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可这些话还是刺痛了牧眠的神经。

“所以,我应该感谢你当年对我做出的这一切。如果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牧眠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水,时至今日她还是不争气的想要哭。

“今天我们父女见面,我一直都搞不清楚我们是仇人啊还是亲人!”傅斯年面冲着黑黢黢的江边背对着牧眠。

他嘶吼道:“难道你不知道一句话,无不是的父母吗?即便当年我确实有一些失误,但是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我怎么没有找不三不四的人带走你?我也是为了你打算的?可你呢?你做了什么?跟我视频,当着我的面跳了下去。一走了之这么多年,你可想过你的父母是什么心情?我们不慈,你也不孝!”

“原来这都是我的错啊,原来一个父亲与一个禽兽联手,原来一个父亲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拖进酒店,这是为了女儿的前途着想。”牧眠实在是想不出还有比无耻更贴切傅斯年的形容词了。

“你当初找的那个是什么男朋友?你自己非要跟他在一起,我们当老人的不同意,你一意孤行。我们找了一个喜欢你、迷恋你、家庭条件好的男孩子给你。就像是害了你一样!”傅斯年手背敲打着手心,他想不通眼前这个女儿为什么如此冥顽不灵。

“为什么不说是因为你资金链断了,又还不起高利贷。刚好郑家的人看上了我,你以为两家联姻可以平复那场难关。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自己,哪一件是为了我?”

傅斯年猜的出她已经知道了当年的内幕,没办法她的那些奇怪的朋友们总有两个有点手段的。郑家落难,他已经心知肚明因为什么。

“你要直接说出来,就因为你要做这件事。我作为你的女儿,或者说作为你的棋子,你就要我这么做。我还当你是条汉子,你敢做敢当。”牧眠嗤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旧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傅斯年,我对你无话可说了。我就想当面锣对面鼓的问问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傅斯年盯着牧眠,冷笑:“因为我生了你养了你。你吃我的喝我的,就该为我做点什么!”

“啪啪啪!”牧眠鼓掌为傅斯年的直白喝彩。

“说得好,我从来都知道我跟傅瑾不一样。我从来不祈求你能把我们两个公平的放在一起。但是我拿你当亲爹,你拿我当玩具,这事儿我真理解不了。”

牧眠冷笑着看着傅斯年:“咱们俩之间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也没什么意思了。傅斯年,这辈子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要为你的错误买单,我要你眼看着你的孩子重复我当年的噩梦。”

“别做梦了,即便没有我,傅瑾还有她妈妈呢。”傅斯年十分不屑:“你以为你抱上了大腿,就能为所欲为么?”

“我弄不了牧眠,我还弄不了傅康堤么?”牧眠冲着傅斯年狞笑:“你们傅家的金疙瘩,他要是瘸了、残了,你肯定要心疼死吧!”

傅斯年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他冲过去要掐住牧眠的脖子。被牧眠灵巧的躲开了,故意气着傅斯年:“哎呦,不高兴了,忍不了了?想要杀人灭口了?”

“你忘了么,我这辈子没有亲人缘分但是我有贵人缘。我的朋友明知我已经死了,都会想方设法的查找真相为我报仇。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最受不了我受到伤害的人,他会把你们全家千刀万剐的。剥皮、拆骨、炸肉.....”傅斯年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骂着牧眠:“疯子,你是个疯子!”

牧眠居高临下的看着傅斯年,大声喊道:“爸爸,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疯子!”她吸了吸鼻子,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来:“我不是个疯子,我怎么可能活到今天。我不仅是个疯子,我甚至还是个傻子。直到今天,我还对你有那么.....呜.....”

牧眠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千言万语所有的委的委屈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展少昂上前环着她,拍着她的后背鼓励道:“慢慢说,你有很多时间的。”

牧眠抓着展少昂的衣领,尽量的平复心情。她侧过脸看着蹲在地上呼吸困难的傅斯年,吞咽了一下口水:“从小到大我每一次过生日许的愿望都是我想吃一顿真真正正的团圆饭。我拼了命的努力,一定要成为一个耀眼的受人瞩目的人。只不过是想要,想要你能够骄傲的得意的对别人说:‘你看,这是我女儿!’”

傅斯年抬起头露出惨白的脸,眼神动容。

“我听话、我努力、我乖巧,可是你依然不喜欢我。我叛逆、我胡闹、我作,你对我丝毫的包容的都没有,你只会更讨厌我。我考上一所好大学,不如双腿张开找个富二代。”牧眠抓着展少昂的手,二人十指交叉。

“爸爸,展少昂比郑晓林优秀千万倍。他给的起很多很多的彩礼,他给的起很多很多的资源,他比那个什么都干不好的宋楚强多了。可是,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牧眠深吸一口气,擦掉脸上最后的泪水:“因为你不爱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所以不关我受伤了还是高兴了,是哭还是笑你都不在意。爸爸,这辈子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下辈子,我们也不要再有任何的瓜葛。”

说完牧眠扭身大步朝展少昂的车走去。

傅斯年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展少昂上前从他的衣兜里面取出了药。帮他服了下来,然后拿出他的手机拨打了傅枕的电话。

傅枕赶到现场,发现傅斯年整个人好了许多只不过还不能说话。他不明白为什么傅斯年会在这个地方,冲着展少昂点了点头道谢。将傅斯年扶进了车子里,送进了医院急诊。

展少昂与牧眠一路在后面跟着,看着袁琦红赶过来。听着医生说傅斯年没有大碍,悄悄的离开了。

“我只是把话说的难听一点,吓唬他而已。”牧眠有些内疚:“我不该提傅康堤,他也不会差点被气死!”

“他来之前已经有了应对的想法,只不过一时怒火攻心吧。冷静下来用脑子想一想,你要是真的对一个孩子下手,何必提前告诉他呢。人吵架,总是会说最伤人的话。”展少昂握着牧眠的手:“你只想要一个结局罢了,又不可能真的去煎炒烹炸。”

牧眠噗嗤笑了起来:“我也是,搞的跟鬼片里的恶灵一样。估计那个时候面目可憎,吓到他了。”

傅斯年清醒过来之后,就要傅枕将傅康堤带到医院。他不肯说原由,只说有人要害了他。

袁琦红跟傅枕都觉得傅斯年受到了刺激,小题大做而已。

出了院傅斯年见到家里人对傅康堤的安全不够重视,急得团团转。想了想,通知了姚林艺,想让她出面阻止姚懿悦的复仇计划。

“悦悦死而复生?她就是电视上的牧眠?”姚林艺听完傅斯年所说的话,翻了个大白眼,一副他大白天说梦话的表情。

“你是不是岁数大了,老年痴呆了?你现在是不是小脑萎缩了?”姚林艺好笑的说道:“就算,就算是她们俩是一个人。这么长时间了,她不回来见见我?可能吗?”

“她要杀你!”傅斯年前倾着身体,压低声音嘟囔道:“她回来复仇来了,她不会放过我们所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