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大结局

姑娘好心机 果子姑娘

第四百七十五章大结局

“喂!傅枕啊,我跟你说一件事儿。你爸现在啊,脑子有问题了。”与傅斯年交谈结束之后,姚林艺打给傅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眼看着就要七十了。糊涂了!”

傅枕趁着午休的时间跑出来与姚林艺见了一面,这才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说那天展少昂约了他去江边,然后姚懿悦出现了跟他对峙?还说要把我儿子炸了?”傅枕越听越觉得事态很严重。

“姚姨,我跟你说,一切事情都不是这样的。那个牧眠就是跟悦悦长的有几分相似而已,阮昕跟康堤曾经在超市里与她碰见过。阮昕特意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还跟她交谈过,说根本就不是悦悦。而且这两个人性格上、声音上还有相貌上其实有很大差距的。电视上好多女明星都撞脸,像双胞胎的也不少。这种事情在医学上很容易解释的。”傅枕叹气:“我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是我爸年纪大了,当年悦悦自杀对他的刺激很深。”

傅枕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姚林艺:“前几天傅瑾的未婚夫宋楚与展少昂打了一场高尔夫。在这个过程中呢,见到了悦悦的一个同学。他们提起了悦悦,说了一些对傅瑾不太友好的话。宋楚觉得丢脸回家跟傅瑾吵了一架,我爸因此想多了。是他主动联系了展少昂,然后又是展少昂开着车二人去了江边。吹了风他不舒服了,展少昂给他吃了药又给我打了电话。在医院里等到家属都来了,医生确定我爸没事了,人家才离开的。全程我都在,我根本就没见过所谓的姚懿悦,还是牧眠!”

傅瑾与宋楚打架,傅枕忽略没说。

“据我所知,当年悦悦遗嘱里赠予的人力有一个叫王亚泽还有一个叫乔珊的。王亚泽在上学的时候就是通过姚懿悦的引荐成为展少昂公司的员工,而这个乔珊是姚懿悦的好朋友,后来与王亚泽结了婚。他们两口子都是给展少昂打工的,见到宋楚提起姚懿悦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当年姚懿悦跟傅瑾闹的那么僵,看不上宋楚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么。”

姚林艺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有些无力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要不然我还以为你爸年纪大了,是鬼上身了呢。左一出右一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哎呦我的天啊,吓死我了。你说她要是真回来了,不放过康堤也不能放过我儿子航一啊。”

傅枕见已经姿色不再的姚林艺,看着她即便纹了眉提了 眼角依然难掩老态的样子。

想着当年她摇曳生姿意气风发的模样,如今变成了一个迷信的老太太。

笑着安抚道:“姚懿悦是什么性格的人?她怎么会去害人?当年航一出生,不就是她没日没夜的在病房里照顾你的嘛?我看你也是被我爸吓到了,这件事原本就没有那么复杂。”

说到这里,傅枕怀疑的看着姚林艺:“除非当年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情,所以导致你们这对亲生父母如此害怕一个小姑娘。”

姚林艺慌张起来,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根本就没有的事儿。”

即便是嘴上不相信,姚林艺还是请了‘大仙儿’做了一场法事。烧了金银财宝、别墅、跑车、大把大把的纸钱。甚至还给她烧了一个大帅哥过去,如果不是臧珂拦着,她甚至还要给姚懿悦做一场阴婚了却她的遗憾。

“你天天就知道搞这些晦气的东西,不干点正经事儿!”臧珂与姚林艺前阵子闹离婚,更是因此提出来要察看姚懿悦的遗嘱。

他觉得因为自己如此逼迫姚林艺,所以才弄出这么一场戏来恶心自己。

“不是我一定要做,是傅斯年。姚懿悦缠上他了,把他吓得神志不清了。不信你去打听打听,现在在医院精神科住着呢。”姚林艺撇撇嘴,吐槽着臧珂。

“我是为了我儿子才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的,你以后要偷吃不给我留面子给你儿子留一张脸。滚远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姚林艺走到阳台上一边收拾着衣服一边唠叨道。

“你闺女琳达结婚的教训,你还没有吸取够啊?她妈一分钱没出,琳达趁着个机会什么都要。不给就说婆家瞧不起自己,哭哭啼啼闹腾了多长时间。我问你,离婚时候分给琳达她妈的钱跟房子呢?琳达奶奶的房子给了琳达,她咋不说一句呢?”

姚林艺翻了个白眼骂一句:“蠢,让人家给耍一次还不够。你还想让别的女人再耍第二次啊?你不给你儿子留点钱啊?”

臧珂嫌弃姚林艺唠叨:“行了行了,闭嘴吧。”

姚林艺却道:“你睡的是来娣,那是我亲外甥女。你是真不知道丢人啊,两个人还想离婚过到一块儿去。你不怕把你儿子饿死,你不怕把你自己脏死啊。占点便宜就行了,还真敢想啊。”

几年前姚林艺与姚兴伟合开的饭店倒闭了,溥伟也就是因此失去了工作。好在这些年做采购积攒了很多经验,拿着家里的钱出去自己做了干调生意。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自然与又懒又馋不思进取的来娣越走越远。

溥伟借口要买房子,与来娣假离婚。因为老家的平房也是自己的名字,这样一算就是两套房不合算。

来娣也只知道第二套房交的税更多,具体什么情况也不多问。仗着自己的娘家人都在这,量他溥伟也不敢生什么花花肠子。谁也没商量的两个人就扯了离婚证。

离婚证到手溥伟就找不到人了,来娣后知后觉这才想明白事情有问题。等姚家人找到溥伟的时候,溥伟甩出离婚证,每个月给孩子一千块钱的生活费,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之后来娣就理所应当的在娘家住了下来,姚林艺可怜她让她去臧珂的画室打扫卫生。臧珂这几年开了一个绘画学校,专门收艺考的学生,生意还算过得去。谁也没想到,一来二去的这两个人弄到了一块去。

招娣今年也不过三十出头,正是最有味道的时候。禁忌的果子吃起来格外有味道,两个人竟然生起了一股冲破世俗枷锁在一起的情愫。

姚林艺知道之后,十分的不理解。要说来娣这个人吧,从来都是脑残,越是别人不看好的感情越处的劲儿劲儿的。可是臧珂怎么就能被洗了脑,竟然敢跟自己离婚了呢。

离婚闹剧最终因为姚林艺将家里所有的固定财产都转移到了航一的名下。姚林艺到画室大闹一场,将招娣扒光了赶出去。王贵全气的进了医院,招娣没有了居住之所没有了收入,最后厚着脸皮跟姚林艺道了歉作罢了。

现在姚林艺也想开了,不管臧珂在外面如何胡闹。每个月固定交给她养家糊口的钱,还愿意管着这个儿子就行了。至于如何鬼混跟谁鬼混,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

没过几天,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就到了。

商场里面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置办年货的人们接踵而至像是不要钱一样往购物车里放东西。

姚林艺推着车艰难的在人群里挤来挤去,航一如今已经快有母亲一般高了。他陪着姚林艺逛着超市,不解的问道:“妈,家里平时什么都不缺,为什么非要过来挤啊?”

“过年啊就是过一个气氛,你看看这阖家欢乐,老人孩子在一起多幸福啊!”姚林艺慢慢的推着车子:“你看你一脸的不高兴,你姐要是活着,我能用到你!”

“妈,我都没见过我姐姐长什么样儿。她长的好看不?”航一没见过姚懿悦的照片,只是偶尔听家里人提起过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姐姐。

“嗯,好看,大个儿跟仙女似的。”姚林艺眼角微湿:“哎,你姐要是活着啊,现在 也得嫁人了。”

她抬起头看着一排排吊在棚顶的数字电视机,航一嘟囔道:“这个牧眠现在真火,广告天后啊,哪儿都是她的代言。”

“你姐姐啊,长的跟她可像了。但是比她有气质多了,你姐从小学跳舞的。”姚林艺絮絮叨叨,航一撇撇嘴:“还像牧眠,切,你咋不说长的像嫦娥呢。”

迎面走过来一个黄色羽绒服的女人,看见姚林艺上前打招呼:“阿姨,这么巧啊!”

姚林艺定睛一看,觉得有点眼熟。此时旁边走过来一个蓝色衣服梳着短发的女人,冷冰冰的嘟囔一句:“小雨,她早不记得咱们了。”

“啧,乔珊你够了啊!”说完黄色羽绒服女人笑着说道:“阿姨,我是郑小雨啊,姚懿悦的高中同学。”

姚林艺点点头淡淡的说道:“我记得,悦悦还给你们一人一万块钱呢。”

说完两个女人瞬间呆住,这话可没法说下去。姚林艺翻了个白眼,推了一把儿子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用二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人啊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拿了我闺女那么多钱,也不说来看看她的老妈儿。没良心!”

郑小雨一脸黑线,有些委屈的看着乔珊:“不是,咱们每次去她都说什么看见咱们心里难受吗?这不每次母亲节都给她买点礼物邮回来嘛,怎么就没良心了。”

“她嫌东西不够好,不够贵,不是大钻戒。”乔珊冷着脸拉着郑小雨的胳膊:“别理她,她要是个好妈妈,也不会任由姚懿悦被欺负死。”

“妈?你怎么了?”从超市出来,马路上拥挤不堪。航一坐在副驾驶上,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母亲。

姚林艺呵斥儿子道:“别管我,我现在更年期,情绪不稳定。”

航一吐了吐舌头不说话,想要问刚才的那两个女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红灯后面一排排车子不动弹,姚林艺觉得心烦意乱。“呵...呸!”按下车窗冲着外面吐了一口痰,这才觉得心情舒畅起来。

旁边停着一辆levante白色suv,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女人闻声转过脸来。

二人双目一对,皆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之色。

姚林艺慌张的将车窗摇上,颇为紧张的说道:“我的天妈呀,我是吃错药了吧。精神恍惚了,难道我也是被这个死丫头缠上了?”

想到这里她又摇下车窗,冲着对面大吼:“喂,喂!”

还沉浸在不知所措中的牧眠按下车窗,只见对面的姚林艺冲着自己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冲着自己破口大骂:“你妈的,都给你烧了纸钱找了替身了。你以后别来缠着我了,你个横死的倒霉鬼,死远一点!”

展少昂按下车窗,脚踩油门,车子像是火箭一样蹿了出去。

牧眠平静的关上车窗,笑着对他说道:“事情办完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度假?”

“蜜月之旅,随时可以开启!”

“明天就出发吧,展先生!”

“遵命,展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