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16章 返回法国

念九看着傻傻的艾弯弯,觉得不对劲,在对程徐狠狠虐待一番之后,程徐终于在招出他给艾弯弯用了药,所以才能放心带艾弯弯外出,艾弯弯现在神思根本集中不了,就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身体轻轻的,脑袋轻轻的。念九抱着艾弯弯直想哭,他决定立马带着艾弯弯和孩子们回法国。

林林还是紧紧的抱着凌止泽的脖子不撒手,刚刚撒手她就立马眼泪汪汪,谁抱都没用,艾弯弯此时就像个几岁的小孩子,也哄不了林林。凌止泽没办法,决定把烂摊子交给査理收拾,自己和念九带着孩子们先撤。

关于风阳集团董事长陈光明,蓝芊儿轻描淡写的说死了。程徐也交代说死了,査理虽然不知道这个陈光明是何许人也,但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人。凌止泽深深的看了一眼蓝芊儿和蓝正阳,便抱着林林和森森上车了。

凌天宇和安一念得到消息说他们都平安,而且即日便可以回法国,都是兴高采烈,安一念瞬间满血复活,张罗着给林林和森森做什么好吃的,凌天宇则时不时的催手下人打探消息,翘首以盼。小大人的木木得到他们安全无恙的消息,笑的春光灿烂,转头却一个人躲在阳台上哭,他知道终于可以放心了,爸爸妈妈,舅舅舅妈,弟弟妹妹,他们终于安全了,这段时间,他要照顾着安一念,没有表现出同龄孩子应有的悲伤哭闹,可实际上他却比谁都难过伤心,那是他最最亲近的人哪,从小的时候,他的世界里只有妈妈和妹妹,与他一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妹妹,后来有了舅舅,爸爸也出现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小小的人儿心里是无比欣喜的。

念九送艾弯弯去了医院,幸好摄入的药量不多,但需要住院两天,林林和森森经检查没有大碍,只是受了惊吓。可是爱弯弯需要住院,凌止泽便临时决定带着林林和森森和保镖在俄罗斯转转,孩子们毕竟是第一次来俄罗斯,之前一直被关押,也没有好好看俄罗斯。凌止泽这么考虑的原因是一方面害怕这样带孩子们回去,孩子们的状态会吓到凌天宇和安一你念,所以不如让他们在这边玩开心了,如何再跟艾弯弯一起回去。

艾弯弯躺在病床上,脑袋里似乎注入了清泉,没错,自己是在医院,自己怎么会在医院呢?艾弯弯努力的想要想起来,直到看到念九焦急又欣喜的脸才哭出来,像个小丫头一般哭得瑟瑟发抖,他真的害怕,她只是带着孩子们去看看惊喜,没想到哦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在俄罗斯了,她害怕念九找不到他们,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们了。闹钟的欣喜渐渐汇聚,程徐带着医生给自己扎针,还有蓝芊儿的嘴脸,还有林林和森森惊恐的眼神和撕心裂肺的哭声。她一把抓住念九的手,急切的问:“林林和森森呢?他们怎么样?”

“放心吧,他们没事,只是受了惊吓,加之你要住院,凌止泽带着他们去玩去了,放心吧,带着保镖们呢。”念九温柔的替艾弯弯捋了捋碎发说道。

“程徐呢?是程徐把我们带过来的,他给我扎针,我想要思考,却脑袋里好像都是棉花,怎么都无法集中精神。”艾弯弯啜泣着回忆道。

从法国到俄罗斯,她知道程徐纠缠自己,却不知往日的爱人竟如此恶毒,原来自己从前从来都不曾真正认识他,他卑鄙不堪。

“放心吧,我教训了程徐,你这次出事是我没照顾好你,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对不起弯弯,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念九搂着艾弯弯轻声呢喃,没错,他是真的害怕了。

“舅妈,舅妈。”林林率先闯进来,一把推开念九扑上去抱住艾弯弯。“舅妈,都是我们不好,对不起舅妈。”林林又开始梨花带雨了。

艾弯弯心疼的看着林林,轻轻的抱住:“是舅妈的错,没有保护好你们,看,我们这不都没事了吗?不要再苦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艾弯弯抱着林林那是劫后余生的感慨。

“舅妈,对不起,是我的错。”病床边上又冒出一个小脑袋,是森森就,他认真的跟艾弯弯道歉,低着头,好像是不好意思。念九一把捞起森森坐到病床上,艾弯弯一手抱着森森一手抱着林林,心里暖暖的。“森森,可不是你的错,现在呀,咱们大家都平安无事了呀。”

两个孩子被凌止泽带出去玩了几天,孩子的活泼天性就出来了,毕竟只是个孩子,玩了两天似乎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此刻看到艾弯弯安然无恙,都是喜不自胜的哭起鼻子来了。艾弯弯也同样的感慨万千。

念九和凌止泽两个大男人互相对望一眼,所有想说的话都在一瞬间明了起来,他们守护的东西都还在,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呢。

凌止泽和念九决定立马带着他们回法国,因为孩子们现在都好了,艾弯弯也已经恢复了,凌天宇和安一念还在日盼夜盼的等候。凌天宇一天一个电话催着凌止泽,査理负责押送蓝芊儿还有蓝正阳以及程徐去了g市,凌止泽已经安排了陈翔接应。蓝正阳将面临故意杀人的指控,还有之前的贩、毒。

凌止泽一大早带着林林和森森捧着鲜艳的玫瑰和百合去医院接艾弯弯,到医院的时候,念九已经吩咐人去办理出院手续了,两个小家伙欢欢喜喜,早上刚跟安一念通过电话,颇为想念妈妈的他们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

艾弯弯换完了念九买的衣服,整个人便精神爽利了起来,连念九都觉得眼前一亮,林林和森森两个小家伙自然狗腿的献上鲜花,然后扑上去夸艾弯弯漂亮要抱抱,念九拎起森森扔回到凌止泽怀里,幽怨的看着凌止泽,森森还不明就里的委屈。

机场里,收拾妥当的凌止泽一左一右的牵着两个萌萌哒的孩子,念九跟艾弯弯手牵手的紧跟其后,身后还有保镖跟随,金童玉女,粉雕玉镯的小家伙引来了机场的客人频频侧目。飞机、场里,想到不久就可以见到妈妈,刚跟安一念通过电话的林林不由得大眼睛闪闪发光,一直都不跟森森一样到处乱窜了,窝在爸爸怀里,安安静静的做个小美人。上了飞机,更是不睡觉,不说话,也不喝水直接就一个人静静的躺着,艾弯弯看着她那样子觉得可能是真的吓到了,还是心有余悸,想到可以见到妈妈便欢呼雀跃。

下了飞机,安一念和凌天宇看到对面走过来的一行人,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林林率先冲过去投入了凌天宇的怀抱,甜甜的喊“爷爷,爷爷,我好想你呀。”凌天宇看着失而复得的孙子孙女,亦是老泪纵、横。安一念一把搂住艾弯弯也是泣不成声,彼此都不知道今生还可以再见,原来对方对自己都是这么重要。

天气晴朗,蓝天上白云在游弋,宾客都在讨论着这一场即将举办的盛大婚礼,安氏集团的董事长的姐姐嫁凌氏的当家人。凌止泽和安一念都很忙自不不必说,艾弯弯和凌南月忙着招待客人,连凌霸天都回来参加婚礼,政界军界商界名流皆齐聚于此。凌天宇日前便把法国的事情交代给査理,轻松回国了,整天由着孩子带着自己到处玩,自己就负责买单,负责看着他们,这日子其实也很滋润的,每天吃饭的时候一大家人,真的是天伦之乐。

此时此刻,林林和木木可忙得很,他们是爸爸妈妈婚礼的花童,负责给妈妈提着裙摆,看着妈妈穿上洁白的婚纱,美得像坠落凡尘的仙子。

市长亲自主持婚礼,当音乐响起,凌止泽穿着西装,英俊的他在这个时候几乎成了所有女宾客梦中情人,帅气,冷峻,最重要还多金,可是看看新娘早前边为他生下了三个孩子,众位女宾客也只能看看而已。

安一念出现在地毯的另一边,凌止泽的整个眼睛里此时只能容得下新娘,他眼睛亮晶晶的朝新娘走去,挽着新娘缓缓的走过红地毯,似乎他们俩已经奔过了无数的春夏秋冬,是呀,共同经历了那么多,庆幸的是,最爱的人一直都在身边。

交换戒指的那一刻,新郎和新郎久久的凝视对方,一起说出:“我愿意。”新郎和新娘之间的爱交融在一起。这样盛大的婚礼,凌止泽对着宾客说道“我一直都想娶她,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给我的儿子女儿一个温暖的有爱的家,可是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选择了推迟婚礼,今天我要让全世界宣布:“安一念,这辈子,我只爱你。从今以后,你的名字之前可以冠以我的姓。”宾客们沉浸在凌止泽的表白中,不断的议论他们两个人的过去,以及新郎有多么宠爱新娘。

“你听说啦吗?安小姐身上那婚纱是专门去法国订的呢,据说值好几百万呢。”

这句话引得无数女宾客纷纷尖叫。